首页>本站新闻

祝贺十五届全国“十佳”小作家陈开圆梦清华

2018-08-29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99411189030155010.jpg


又是一年开学季。叶杯组委会不断接到各地选手的捷报,很多同学考上了理想的大学。陈开,高中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江苏省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在《读者》《少年文艺》《江苏散文》《散文选刊》《海外文摘》《北方文学》《新作文》《现代快报》等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共40多篇(首)。先后获得全国、省级写作大赛奖励5次,其中《灯影》在“2016年度中国散文年会”评选活动中荣获全国二等奖。已出版个人作品集《此心安处是吾乡》。2016年参加第十五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荣获全国“十佳小作家”荣誉称号,今年8月他如愿走进清华校园。在开学典礼上,他作为新生代表做了精彩发言。


474413591642663049.png


祝贺陈开,祝贺叶杯选手,新的起点,新的征程,愿你们在文学的陪伴下,人生更丰富、更精彩!

 

美文选登


午睡之中的孤独感 

陈  开 

与马尔克斯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相比,《礼拜二午睡时刻》同样是一篇孤独感袭人的小说。整篇文章从多方面将读者包围在一种“午睡”的气氛中。午睡,这是一天中最特殊的一个时刻,与完全昏睡的夜不同,这一时刻的人依然生活在一片光明的背景下,可心中却开启了休息的“夜间模式”。在这样一个时刻,若有尚未午睡之人,一定是最孤独的。

文章的开篇便打出了“孤独牌”。“铁路的另一边是光秃秃的空地,那里有装着电风扇的办公室,红砖盖的后营房,阳台掩印在沾满尘土的棕桐树与玫瑰花间。”这样的景物描写不同于一般荒凉的戈壁沙漠,这里明显是有人烟的,只是在一个特定时刻显得特别孤寂。在地理学名词中,常把这样的景象称为“鬼城”,棕桐树和玫瑰花不过是粉饰出来的一种假象,它们终究无法掩盖全镇人在午睡的事实。没有醒着的人,再美的事物也会失去生机,终于孤独地“沾满尘土”。王阳明的观点“此花不在你心外”,从这一点来说,也不无道理。

在如此孤独的背景下,同样孤独的母女出现了。她们的孤独是因外界的反衬。“车站上空无一人”、“镇上的居民都困乏得睡午觉去了”。她们可以说是唯一醒着的人。母亲此刻的孤独还包含着深深的丧子之痛。她是一个世俗眼中小愉的母亲,但始终在神父面前坚持“我的儿子是一个好人”。她的眼神“平静”,又很“执拗”。一直深深的沟将她与世人的理解隔开。她越坚持,便越孤独。有这样一个午睡的小镇,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引起众人悲悯的情怀,这里也就名副其实是一座“鬼城”了!手捧鲜花的母女,该是对外界昏睡的一种温柔抵抗。老子曾说:“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有冷酷的世俗下,母女即使打动了尚存人性的神父,可终不免被镇上的孩子嘲笑。

再回归小说的标题,“午睡”两个字可以说是对全文孤独感的一个隐喻。孤独感是借午睡这个载体而愈演愈烈。处在午睡之中的人们麻目、愚昧,他们的精神被一种世俗的偏见禁锢。母女二人的孤独,是人性的孤独;而小镇居民的午睡,是人性的昏睡。

与鲁迅的小说类似,马尔克斯的小说并没有显示完全的绝望,这并不是永久的沉睡,当烈日收敛时,人们终会从午睡中醒来。神父是一批午睡人的先锋,他在最后送去一把阳伞,想保护孤独的母女!

“我们这样很好!”

母女们回答。或许真正的觉醒者是孤独的,但她们终有强大的支撑,作为他们永久的陪伴!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