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赛佳作

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优秀作品选(四)

2018-06-08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dee7a8b7069aa910610f353c4f75f31b5c4afe8fb1c5-S9pyWK_fw658.jpg


  


曹如水 成武第一中学高二19班

 

无声地,默默地,我抬起眼,再一次尝试着去读懂他的意愿。

“专心读书!作什么四处乱瞟!”他大喝一声,卷起书页使劲敲着桌子。我一撇嘴,无视他“大声朗读”的要求,依旧逐字逐句地默默记诵。唉,老爸真不矜持,作什么朗读呢?我俩的想法,为什么总是背道而驰呢?

我眯起眼,隔着两层镜片,触不到他的眼神,读不懂他的心。

追忆往事,似乎父女俩总是站在对立面上。小到用铁筷还是木筷,大到——对于两个书虫而言,自然是读书啦!尤其就诵读这件事来讲,默读还是朗读简直可以酝酿出第三次世界大战!结局总是不欢而散。我也曾偷偷尝试过朗读,学着父亲,在镜子前端起架势,放开喉咙……“做作!”我痛心疾首地指着镜子里那个人的鼻子。主人公细腻的情感,那温柔的意境,全被一嗓子吼破了!

读不懂,读不懂。我默默叹息。

日子流水账似的过着,父亲依旧挥舞着书本高歌,我依旧窝在椅子里默读。隔着两层镜片,两对目光轻轻一碰,随即四散。

在一个清爽温柔,落叶飘零,极其适合读书的午后,我没有窝在椅子里享受,而是站在房间中央,恼怒地盯着地板上一张雪白的纸。

“多大仇啊?”父亲笑呵呵地溜过来,拾起那张纸煞有其事地吹了吹灰,“再来啊,《当你老了》,你不是最喜欢吗?念呗!”

“谁爱念谁念啦!”我气得跳脚。肩膀上还残留着老师手掌的触感,那信任的温热被焦灼一点点煮沸,烫的我龇牙咧嘴。

“朗诵比赛……朗诵比赛……”我神经质地叨叨着,双手埋进发丝,气哼哼地盯着父亲。他抱着双臂歪在门框上,那份朗诵稿被他捏在手里摇得欢快。镜片后的那双眼睛似乎盛满了得意的笑意,而我就像一个节节溃败的将领,在敌军洪水猛兽般的侵吞下,勉强支撑着那岌岌可危的最后一道城门。

他要打败我了吗?我要输给他了吗?我茫然地望着地板上的一道小缝,一种被侵犯到隐私的刺痛感逐渐改过了被要求朗诵的不情愿。是这样吗?他想要的,就是要我妥协,放弃我的默读,去选择那无趣的朗读吗?

“为什么你会喜欢朗读?”我低着头,大声吼叫,因为不适应高声说话,我的声音尖细得有些陌生。这似乎给了我某种安慰,好像这个大声冲父亲吼叫的人其实不是我,而是一个单纯的和父亲观点不合的陌生人。“朗读和默读完全没有可比性!朗读根本无法让人深刻体会到作者的内心!你为什么要强迫我放弃默读?你为什么就是不能体会都默读的好。”

我胡乱发泄了一通,低着身子“呼哧呼哧”地喘气。我没有抬头,没有去看父亲到底是什么表情,做了什么反应,只是在心里一遍遍默念着“完了”。我居然如此决断地把父亲的不理解全都归结成他一个人的错,如此狂妄地认为自己无比正确。其实在把愤怒喷发完后,我就隐约察觉到了问题的根源。我们太针锋相对了,完全不给对方机会和时间去理解自己,也固执地不去理解对方。

那少年人带刺的自尊没有允许我就这样轻易向父亲低头,然而我内心却如洪水肆虐,一种足以使我窒息的懊恼和悔恨慢慢没过我的头顶。在愤怒面前,我引以为傲的理智几乎不堪一击。我凭什么去批判父亲的阅读习惯?我质问着自己,质问得自己哑口无言。因为我知道,无论是从女儿还是一个默读者的角度,我都没有任何理由如此对待我的父亲。我明白,无论结果究竟如何,我都彻彻底底地输了。

然而,父亲什么都没有说。

父亲的沉默于我无异于一种煎熬,每一秒钟都被不安无限倍地延长。我的心在这沉默中惴栗着,我甚至渴望父亲的呵斥,只要父亲打破这沉默。

但是,降临的并不是呵斥。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我猛地抬头,却见父亲垂着眼睛,珍重地捧着那张稿子读着。

“当你老了 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 回忆青春。”

无视我探究的眼神,父亲微阖着眼睛,暖蜜色的阳光在他的发丝上旋转。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唱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父亲笑微微地看着我,低缓的读音了仿佛有歌在流淌。窗外掠过鹊鸟,日光晴好温柔,四周静谧宁和,正是个适合默默品读、默默回味的好时候。一股暖洋洋的冲动促使我抬起眼睛,带着些许犹豫,一点迟疑地去触碰他的目光,进行那重复了千百次,却总是无疾而终的默读。本以为那两层冰冷的镜片会再次横亘在两颗心之间,课暖融融的阳光在玻璃层里无声流淌,有无息地融化另外四只小小的白玻璃片,使两抹眼光猝不及防地交会,碰撞。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那个眼神跳动了一下,带着一点不知所措与羞涩。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我的沉默的探究被那个极温和的眼神包容。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虔诚的灵魂。”它的温柔与纵容使我想起炉火、摇椅和老照片。

“爱你……”“苍老脸上的皱纹。”我细若蚊蚋的声音突兀地插入,一下子破坏了温柔意境。

我脸上一烧,在爸爸忍俊不禁的笑容中懊恼地推了推眼镜。一片朦胧的金芒中,爸爸调皮地冲我挤挤眼,道:“不要因为和爸爸吵嘴而轻视朗读喔。”我刚想反驳,他又不紧不慢地说道:“因为我家女儿的读功确实有些惨不忍睹,在完完全全教会她朗读之前,我这个当爸爸的就勉为其难地顺着她默读吧。唉,女儿太内敛了,不明说还真难读懂心思呵……老爸没小鬼头有活力,小鬼头要多体谅老爸!”

“做作啦!”我小小地吐槽,却又慌忙推了推丝毫未动的眼镜掩饰笑意。“唉,那我这个当女儿的就也勉为其难地顺着我家老爸吧。不过——你得再朗读给我听!就到让读功惨不忍睹的女儿自己满意为止吧!”

“嘿,你这小鬼头……”

扬起眼睛,目光穿越两层镜片,默默读懂眼底温柔。

(指导老师:王园媛)

 

获奖理由】这是一篇真正走心的文章。甚至它更像是一间封闭的房子,忽然打开了一扇窗,吸引人一探究竟。所以文章一开篇就能吸引你读下去,读下去,且欲罢不能。文章表面上是写父女俩关于读书法的分歧,做父母的总是有意无意的会用自己的标准和成年人的思维要求自己的孩子,而日渐长大自我意识不断膨胀的孩子却想按自己的方式行走。这种矛盾有时尖锐到看似很难化解,其实双方内心都渴望走近对方,打破隔阂。作者将这一敏感的青春话题用细腻的笔触,通过真实而深刻的心理描写,为我们展示了两代人两颗心由对立逐渐走向理解的过程,引人深思。


             1500273257620557.jpg


我的茴香情结


张艺霖 文登新一中高一16班

 

童年时,我跟随奶奶住在烟台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那里,山清水秀,乡风纯朴,村里的乡亲对一种叫茴香的菜特别青睐。无论荒郊野外,无论沟坎坡崖,都遍布着亭亭玉立的茴香丛,村里村外,大街小巷,时常氤氲着各式茴香食品独有的芬芳,随着时光的推移,潜移默化中,我也为茴香倾倒,爱上了这特殊的芬芳,馋嘴的我蹭东家,吃西家,可是吃遍了苘香的各种美食,什么凉拌茴香杏仁、茴香炒蛋、炸茴香丸子……。

到了城里,却极少有人将茴香搬上餐桌,我经常吵着妈妈要吃茴香饺子,妈妈带我逛过各家菜市场,都没有寻见它的踪影。

盛夏的正午,一个人悠闲地骑着自行车,在大街小巷里迂回穿梭。在小区旁边意外地见到了一个蹲在路边兜售茴香的乡村姑娘,烈日灼灼下,茴香很齐整地散放在一个敞口的筐里,很新鲜,羽状的叶子上滚着晶莹的露珠。姑娘一边用手里的花边草帽驱着周边的热浪,一边用热切的嗓音不停地叫卖。她那清纯得如山涧甘泉般的微笑,浅粉的碎花连衣裙,穿着塑料凉鞋的白胖光脚丫,以及用白色箩筐装着的翠绿的茴香,将山村的盛夏风光仿佛一下子带到了城里的街头。路上如织的人群充耳不闻,而我却像被磁石吸引一般,闻香而来,爱屋及乌的不知是那茴香菜的芬芳还是那姑娘的微笑。称重时,她用沾满茴香叶沫的葱白手指轻巧地码着砣绳,直到秤杆高高翘起,然后又添上一把,并解释说,自家菜园种的,不值钱,能喜欢就好。那爽朗的微笑一下子又让我想起那个温馨的小村,那淳朴的乡邻。

  我抱着一大捆茴香,头埋在芬芳的菜叶中,一路闻,一路冲上楼梯,喊上爸爸妈妈一起挤进厨房,爸爸将水嫩的茴香连茎带叶一并洗净、剁碎。妈妈打了十几个鸡蛋,做好蛋丁。再将茴香与蛋丁倒入菜盆中,倒入油盐酱味精和五香粉等诸调料,调拌均匀,此时,一盆鲜香的饺子馅就备好了,绿的,泛着油的清光;黄的,透着酱的酥红,养眼又清鼻,富含诗情画意。我快速地帮妈妈擀出了几张薄如纸张的面皮。妈妈熟练地挖馅,包裹,捏合,一只只圆滚滚、胖嘟嘟地饺子,如同鼓着肚脐的小企鹅整齐地排列在盖板上。

  我迫不及待地从袅袅的蒸汽中将饺子捞出来,排放于青瓷花碗中,来不及洗净满手的面粉,便大声呼妈唤爸,围坐桌前。等不及凉透,便将嘴探至盘沿,寻着一个目标,呲牙一咬,“嗤”地一声,汤汁四溅,烫的唏嘘不止,终于将整个饺子吃进嘴里,忍不住扬膊振臂,高呼好吃,父母被我猴急的吃相逗得开怀畅笑。

我的味觉又回来了,曾经美好的童年画面,帧帧回放,昨日重现。

茴香,又名“怀香”,与“茴”字相比,“怀”字附载了更多的温存,丰盈和诗意。凡人生活中诸多琐碎,少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历,但采撷一个小小的碎片,哪怕一株小小的茴香叶片,也能绊惹出那无尽的乡思,牵动游子的心弦,把归梦追寻。

指导老师:丛燕妮

 

获奖理由】本文借写茴香,书写了乡愁。儿时的记忆是关于乡村的,关于田野的,似乎也是关于人生本质的,所以那些美丽的风景、美味的食物才会有那么深刻的记忆。而城市的生活离自然、离生活的本质越来越远了,能够唤醒童年记忆、唤起生命意识的好像只剩下吃食了。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吃茴香馅饺子,但是每个人都该拥有一份美丽的童年记忆。

文章在写法上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例如描述包饺子的过程显得太琐细了,这也是很多同学会有的问题:表面上看是叙述得很生动,但这些叙述和所要表达的乡愁之间是不是有很直接的关系呢?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