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赛佳作

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优秀作品选

2018-06-2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201803100930187585035.png

香椿芽儿

 

保定市第一中学高二 陈雪儿

 

学校东边有个蔬菜市场,平时特别喜欢到那儿转转。不买菜,只为看一看那久违的绿色。

   昨天下午没什么事,又到那里转了一圈。走着走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幽幽地沁入我的鼻子,我心头不禁一震——椿芽儿!扭头望去,眼前顿时一亮:刚掐的椿芽儿,紫红的叶儿上还带着水珠,映着落日的余辉闪闪发亮。嫩嫩的椿芽儿一小把一小把码得整整齐齐,放在筐头,看上去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卖椿芽儿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站在筐子旁边,怯怯地问:“姐姐,买椿芽儿吗?”

我笑了,冲着小姑娘摇了摇头。她不知道,要是买了,谁给我做啊?

“刚掐的椿芽儿呀!”小姑娘又加了一句。

是啊,又到掐椿芽儿的时候了。往年在家里,母亲也是在这个时候掐椿芽儿的啊,现在家里那棵大椿树一定又吐了不少的嫩芽儿吧……

往事浮上眼前。

小时候,妈妈栽下一株小小的树苗,告诉我这叫香椿树,要我好好地侍弄它,“等树苗长大了,给你炸椿鱼儿吃”母亲说。

椿树苗长的很快,没两年功夫已经有小房子高了,也就到了探秘椿鱼儿的时节。

椿鱼儿是用香椿芽儿做的。母亲把掐下来的嫩椿芽儿放在水里冲得干干净净,用淀粉搅上鸡蛋,调成稠稠的粉糊,把椿芽儿一支一支在粉糊中蘸过,然后放进油锅里炸一下。刚出锅的椿芽儿呈纺锤形,被油炸成金黄色,很像一条金色的鲤鱼,所以称之为“椿鱼儿”。

母亲炸的椿鱼儿真是太好吃了!咬一口酥脆,吃一口喷香。每次我都要吃得满嘴流油,仍不住口。唇齿留香的感觉一生难忘。

六七年后,小树苗已经长成一棵大椿树。因为院子太小,限制了椿树的生长。母亲就请了人,把椿树移到院子外面空地上。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看着蔫蔫的椿树都很担心,可没想到的是,宽敞的土地,充足的光照,让椿树不但活了下来,而且长得比以前更加壮实。春天一到,偌大的树冠上吐满了紫红色的椿芽儿;远远看去,就像笼罩着一团淡淡的紫色祥云。站在树下,就能闻到一股椿树特有的清香。

随着椿树从院子里移到了院子外,它的魅力也迅速扩散,独特的香气每天都吸引着一群群不知名的鸟儿前来嬉戏。时间久了,人们发现树上竟多出来一个鸟巢。这使得大椿树更加引人注意。大家都说是大椿树的香气把鸟儿引来的,说不定它们也想“掐椿芽儿,炸椿鱼儿”呢。树上的鸟儿一天比一天地多了起来。每天早晨,鸟儿们“啾啾”的叫声伴着人们起床,晨练,吃饭,上班。欢叫的鸟儿,幽幽的香气,给整个大院平添了不少生气。

时光荏苒,我离开家乡在外求学已经多年。每年寒假回家大椿树已经变得光秃秃了;春节过后,还没椿树吐芽儿我就离开了它。淡淡的香气,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中,现在在异乡遇见这熟悉的椿芽儿,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想起了母亲,想起了椿鱼儿,想起了欢快的鸟儿,想起了那美好愉悦的时光。

……

“姐姐,买些椿芽儿啊,嫩着呢!”甜甜的声音和淡淡的香气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我只能再次抱歉地笑着摇摇头。再次深深地吸一口气,闻一闻这母亲的味道。

 

(指导教师:荆盼)

 

获奖理由 文章借“椿芽儿”引出回忆,描写亲情与成长。香椿树似乎可以看成家的象征,承载了自己成长的记忆;香椿芽的味道可以说是母爱的味道;而面对香椿芽却没法吃、没法买则是象征远离母亲的无奈与乡愁。

不过,如果这样安排文章的主题,原文中有些内容和细节就需要重新设计、调节一下了。

 

 tu14044_8.jpg

·书

 

广东省惠州市第一中学高二 刘雨晴

 

 

我扭开台灯,写一封信,寄给归去故里的游人。

“先生:

“您在阴郁的冬日里离开,满天都是呼啸的大风,直教人不得安生。

“没有雨。没有——没有您爱听的冷雨。

“这似乎是一件极其不合理的事情,与我认为理所应当的一些东西相悖。帝王落地应有红光遍地,伟人陨落应有天地鬼神为之低泣,一位诗人带着他的笔离开了,为什么没有一场雨?

“一场雨。一场冷冰冰的雨。多少年前的前尘隔海古屋不再,茁壮饱满的白玉苦瓜,如今又是几番沧海桑田。先生有灵,会为自然这般无情而默然吗?”

我停下笔来把信纸揉成一团。先生去了,他去的地方远比人世间干净纯粹,用不得我来拖泥带水。离去者都不应悲伤,我微不足道的字句,也不能惊扰了安宁才是。

悲伤的只是我们。十二月不是苔藓滋生的时机,那种阴阴的密密的墨绿色的造物,截下流水,也包藏火种。我该用它来保管先生的碎片吗?又该怎么阻止它火一样熄灭水一样流走?

车流在夜晚仍旧川行不息,雷打不动地沿着既定的路线汇集又散去,不管有谁降临,也无论何人远行。多么怪异又漠然的生活。我回想着记忆中模糊的雨声,继续写下去:

“您说过人间有一日再无我,人间又如何等得来您的第二次路过?哈雷上一次路过没有我,下一次路过没有您,2061,有谁幸得惊鸿一瞥呢?再下一次,那抹天光向前流逝,向着太阳继续它的轮回时,这人间会有几人吊唁吗?在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

“再见,我听见雨说,再见。雨没能是您的绝色,该是她太灰太憔悴吧。只是小声地,小声地,模模糊糊,又多变,只能被听见,被您听见。直到这时候还闹脾气不出现,她的眼泪只在夏季来得痛痛快快,满天的满瓦的满城的雨啊,再在里边留一小片为您。她舍不得。”

——我第二次揉皱布满笔迹的信纸,泄气地把笔抛在桌上。雨声于我是朦胧的,尤其在冬季,远不及普天下人声鼎沸。但先生爱他们,他爱雨,也爱世人。雨的言语,先生听得真切;世人言语,他听得也多,远轮不到我来当传声筒。

我只害怕没有人记得和先生告别了,像站台上雨中起青烟,一块块车窗飞驰而过,映出的只是千百副一个模子的嘴脸。我翻来覆去看写着先生名字的五颜六色的封皮,只看到一条条标签被钉在那三个字上,排得严丝合缝,实在叫人怀疑底下一如面上波澜不惊。

离别,离别,床边的安魂曲,麦田里的枪声,一泓江水盈盈一轮明月。从初见到离别的泪水,中间又何止三十年欢笑。太多了,何止三十年,何止是欢笑。只有那场雨,从头下到尾,最后一刻反而缄默了。

听。雨说,听听。

湿的,细细的。

我想着先生的呼吸安静而悠长,他最后该是想看一眼家乡便心愿了了的,但他又如何放心把笔搁下?我犹豫着,笔尖在纸上慢慢地滑动:

“先生不必愁乡了,那边有归处,这里有雨。有诗。”

——我最后一次揉起纸团扔进篓里,盯着圆珠笔在空白的稿纸上骨碌碌地滚动。

我眼睁睁看着那支笔在山海之隔的他乡猝然落地,我留不住,像先生捧了几十年的念想,雨滴却无论如何也还不了他瓦片最初的模样。

我还能做什么?我还能为了这微不足道的悼念做些什么?我看先生的名字既熟悉又陌生,我无数次为先生惊叹也无数次与先生擦肩而过,我看着先生,却做不到目不转睛,我只是埋在千万人群里的一颗心脏,和所有同类一样与先生若即若离。

我该做什么?献出我转瞬即逝的悲伤、朝生暮死的泪水?我该如何铭记,又该如何与俗世划个分别?

合拢手掌该是最深情也最心碎的姿态,像捧起一抔沙土,风来就消散在风里,雨去就随着雨水蜿蜒入海,再寻不到一点踪迹。我翻箱倒柜找出蒙尘的钢笔,清水洗净,一点点用蓝墨水灌满。我近乎虔诚地双掌合拢捧起那支笔,想它幸运的伙伴曾在纸上留下洇倒一片细绒的墨迹,想我无缘亲见的灯火在雨中打下错落的影子,想那些遥远而陌生的所有东西用油墨印了再印,想我不知何时第一次听见纸页中响起雨声,细密不停。

最后那信纸还是干干净净,在昏黄的灯下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东西。

我把它叠好放进信封,翻过来用那支钢笔在正中郑重地、工工整整地写下:

余光中 1928-2017

 

指导师:陈佳新

 

获奖理由 本文以给已去世的诗人余光中写信为线索,表现了自己对先生的理解、敬仰和怀念。一方面是余光中诗歌中纯粹的、美好的世界:有雨,有爱,有乡愁;一方面是现实社会中无奈的、苍白的世界:干枯,淡漠,匆忙。作者具有极好的文字驾驭能力,用诗化的语言将两个世界结合在一起叙写,尤其将自己所了解的余光中的个人作品与经历融合其中,有张有弛,富有感染力。

 

 22436828.jpg

半世花开,刹那芳华

 

河北定州中学 高二 张纯祎

 

推开尘掩千年的木门,踏着榕花的芳泽,循着张张墨色,赏这花样年华,浮生若梦,光阴静好;留恋鲜衣怒马,倾心回眸,岁月如歌。

壹﹒梦花

人生悲欢一场梦,梦醒几人得蒹葭。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当读起这句诗时,我又想起了你。世人爱你风情万种,倾国倾城,殊不知容貌在你心中不及他一分重要;世人赞你工书善诗,才绝京都,殊不知为你指点迷津的人却是凉薄似水;世人辱你风流放荡,心机善妒,哪曾想前因后果不过还是为了一个他?幼薇,不,现在已是鱼玄机了。在你久居咸宜观,淡看风流才子、百态人心之时,心可还思念着他?那个温庭筠。

“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沉”,这句句寄飞卿的诗句,是闺中少女寂寞无聊。等待无望,奈何情窦已开?芳心暗许的孤独与愁怨,纵使情深意切,可结局只得将一腔情意付诸东流,唉,这就是玄机你的宿命!

愿你下一世能在暮春时节繁花盛放的树下,不醒那个美好快乐的、有你有他的梦。

贰﹒迷花

才倾唐朝,超然不屈纵官场;一纸信笺,无悲无欢渡空门。

不过童稚,便能张口续出“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的诗句;屈作营伎,却于诗酒之外,可见才辩绝伦;置身官场,仍游刃有余,公文中文采外溢;名震长安,怎奈以一句“但得放儿归舍去,山水屏风永不看”的恬静与超然寓居于浣花溪畔,乐赏满院枇杷……这就是你啊,薛诗人。

坎坷的命运无法黯淡你的光华,凭着聪慧的头脑和满腹才情,一首《谒巫山庙》,你便声名鹊起,历史长河中第一位“女校书”,这是何等荣耀?我赞你,敬你!更令我钦佩的是,你的清明与高远,淡然与洒脱。“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这正是你一生品格的追求。而故事的最后,你终于也活成了一株青竹,高洁屹立于锦江之畔。

世间几多繁华于喧嚣,未曾迷了你澄澈的心,愿你永为自己人生的摆渡人。

叁﹒飞花

各色岁月尝一遍,暮深几时,青灯黄卷。

当凛冽的风卷起漫天黄沙,故人可曾念家?你是养尊处优的小姐,却似孤苦伶仃的丫鬟;你是才艳双绝的奇人,却有不幸福薄的命运。“宁当太平犬,不做乱世人”,一朝千金成难民,向着清风落叶的深处,迤逦而行。

南望中原,乡烟袅袅,身旁是匈奴蛮人,心中是中原故老。你的不舍,你的无奈,你的悲苦,你的如孤雁长飞无处安放的怅惘,弥漫飘飞,纷落成雪。可怜你的故土,离你太遥远,几乎看不到你凝在腮边的泪滴,听不到冷月下草原上高一声低一声的“胡笳”。文姬,世人一定会牢记你所做的牺牲。

愿来世的你可独享一份繁华,愿年年此夜,人月两清。

看吧,这些彷徨在历史长河畔的纤弱身影,不屈于命运而挣扎,引人怜惜。岁岁年年,百年千年,等洪荒化为阡陌,这些身影定会永恒成最美的风景。

辗转流年,花开必有时,花落终相随。就这样半世花开,燃尽刹那芳华。

以此文赞你,灼灼红颜。        

                                     指导教师:郑强

 

获奖理由 本文以诗意、灵动的笔墨,轻柔勾勒出鱼玄机、薛涛、蔡文姬等三位才女有故事有才情的一生,抒“梦花”,叹“迷花”, 掬“飞花”,情真意切。灼灼红颜已逝,却化作某种永恒,留下万千叹惋——半世花开,刹那芳华。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