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张羿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张羿

2017-09-29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个人介绍

张羿,男,出生于1990年10月(17岁),贵州省贵阳市一中高一学生。迄今已在《贵州都市报》《贵州日报》《语文报》《全国中学优秀作文选》等报刊发表习作20余篇,多次在全国性征文大赛中获奖。

 

写作感言

不少写作爱好者和我一样都有过这种困惑:面对自己急于想表达的东西往往“难以言状”。我想,除了表达的事物微妙而难以择言外,更多的是文字功底不够深厚。写作除了情感的宣泄,也是在考察我们的积累和对事物的认知。就像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不是一时兴之所致,而是画家经过3年时间苦苦观察、琢磨、理解得来的。同样,完成一部成功的作品也需要长年累月的构思、修改。灵感的火花并非偶然空降到某人头上,积累深厚的人才能够站在更高的平台上捕捉灵感。

 

佳作选登

 

 

 

深秋的露西琳大街,满地的落叶昭示着深秋的到来。不远处,圣母院高耸的塔楼传出空灵的钟声,路边就是塞纳河。微风荡起阵阵涟漪,寂寞的塞纳河流逝着亘古不变的忧愁。推开虚掩的铁门,一片寂静。此行的目的地——圣拉兹雪甫神甫公墓终于到了。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墓地,巴尔扎克、伏尔泰、莫里哀、雨果都长眠于此。一百多年来,人们争先恐后来到这里,在雕像面前瞻仰大师们的遗容。这里还长眠着另一个人,一个终身落魄的画家——温森特·梵·高。他的一生似乎是一个秋天,关心与理解不眷顾于他,鲜花与掌声与他无缘。而寂寞与忧伤却与他如影随形。他的作品在他生前从未被人瞟过一眼,他爱过这个世界,但这个世界却不曾施爱于他。直到他怀着满腔怨忿结束自己的生命若干年后人们才注意,才开始理解他的作品。世界终于承认了他。人们在他的作品前赞不绝口,而一幅《梵高自画像》竟拍卖出350万的天价!长眠在地下的梵高再也看不到这一切。可怜的梵高,他一生唯一的梦想,就是能在一间小小的咖啡屋里展览自己的作品,而这个梦想对他而言却是一个永远无法补救的遗憾。他多么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关注,哪怕是一个眼神。甚至他希望能像莫奈、高更一样在得不到掌声的时候可以得到唾骂,因为至少,那可以说明有人知道他。但他得不到,就像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被遗忘在无垠的天空。

梵高的一生是在贫穷与孤独中度过的,除了他的弟弟约翰让他在黑暗中望见一丝光明。约翰默默地支持他,梵高一生似乎只卖出过一幅画——《粉红色的葡萄架》。而这幅画却是约翰雇人买下的,梵高至死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在梵高最后的日子里,苦难仍没有结束。约翰由于经济紧张而对梵高的资助也窘迫起来,并且也无意中向梵高流露出不满的情绪。梵高不愿再连累弟弟,他预感到命运就是要他这样苦难孤独至死。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年轻的梵高独自踉踉跄跄地跑到原野,举起shouqiang对准自己扣动了扳机……

梵高并不止是一位杰出的画家,他更是一股在逆境中奋起的最伟大的力量。他忍受孤独和世界对他的排斥,一个人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搏击,在冷暖色调中荡涤着灵魂,彰显着生命最本质的色彩!

有人说春天是生命的初始,是最具生机的季节,当深秋来临后,一切皆会枯萎。而我认为,秋天是生命那种凝重的季节,梵高就如同深秋的化身。在他的笔下,秋天并不只是一个怀古感伤的时节。我见过他的作品《有乌鸦的麦田》,惨淡的天空,浮云万里,低沉压抑,令人窒息。广阔的原野上,寂寥一片,但分明感受得到其中蕴藏着隐隐的悲哀,一股脉脉的忧伤。梵高的线条勾勒出孤独。

孤独,我也曾为这个字眼困惑。人,赤手空拳而来,经历世间沉浮,悲欢离合,又空拳赤手而归。到底是什么使得人们明知一步步接近死亡,仍能如此义无反顾?就像片片飘飞的秋叶,坦然地将自己葬入大地。但人们却惧怕孤独,于是人们聚在一起,于是有了“主流”方向,于是有了迎合与妥协。正因为如此,萨伏热内洛让僧侣烧死了自己和自己的作品;年轻的高更“聪明”地将自己的绝世才华融入大众,有了“方向”。唯独梵高,一个天才的灵魂,一个精神上的贵族,死守着自己心灵的疆域,除了让命运对其一波三折,但丝毫不让命运背叛心灵。在世界抛弃他之后,他毅然将自己放逐于自然,寄情于山水。他捡拾山的雄浑,捕捉风的耳语,集成一幅幅本真的画作。于是我看到,“向日葵”绽放着生命的华彩;“星空”回旋着斑斓的冥想,一个人的孤独终于幻化为不加任何杂质的思想。在梵高寂寞的背后,我感受到的是对生命如火如荼的眷念和超越生死的心灵的追忆。我终于明白:珍惜生命的最好方法就是“挥霍”,而不是吝啬。

暮色已至,深秋的风裹夹着寒气。远方的小提琴声余音绕梁,像是郁郁沉沉的云霭,像是久久不散的幽思,沾着暗香,在圣拉兹雪甫公墓上空低婉地回荡。依旧是千年的月光,朗照着微风拂过的塞纳河,流逝着亘古不变的寂寞与忧愁……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