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郑雪秋:油菜花又开(十六届初赛复评获奖作品)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郑雪秋:油菜花又开(十六届初赛复评获奖作品)

2019-03-19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2.jpg

油菜花又开

□ 郑雪秋(浙江省平阳县浙鳌高中高二)


“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长在南方,每逢三四月,油菜花就开满了整个镇子。乡间小路,一大片油菜花田映入眼帘,春的气息涌来。

老家屋子的西边,也是大片的油菜花地。那微风梳落了她枯黄的头发,让她又重新滋长出金色的秀发。风一吹,花朵就似一个个少女穿着黄裙翩翩起舞。而那叶子就像二把扇子,上下晃动。她又似一位温柔清秀的江南女子,以她那婀娜的身姿轻轻诉说着一段美丽的往事。

油菜花开放时,我总会央求爷爷带我去油菜花田。少不更事的我特别喜欢让爷爷那饱经风雨洗炼、布满老茧的大手握着我细嫩的小手。那大手不仅是农人的象征,更是土地给予农人最珍贵的馈赠。

穿过一片片油菜花田,爷爷会摘下一朵油菜花,戴在我的头上,叫我“迎春小喜神”。我总会大笑,一片笑声便回荡在田野之中。

太阳出来时,油菜显得更加耀眼。阳光下,油菜花是奔放的。南风吹过,涌起一股又一股金色的波浪,这些波浪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过来一波一波的亮光。油菜花田里清新、自由、沁人心脾的香味与热烈、灿烂、无以言表的色彩调和成了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焰,吸引着、炙烤着那双稚嫩的脚丫。在灿烂的油茶花田中,我成了一个逐光的少年,狂热地向无尽的花田奔去。

于是,我带着好奇心步入那金色的海洋,一阵阵微风吹来,海上泛起了波纹,一股股迷人的芳香从我的鼻尖步入全身,这种香味不似玫瑰的热情,不似桂花的内敛,而是带着泥土气息的自然香气。她似无边无际的海洋,让我得以在其上畅游;她似金色的地毯,让我踩得舒适,睡得安心;她像苗条的少女,在和我们捉迷藏。

有时我舀起一大瓢水,就向一片菜田泼去,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一个个小小的水滴竟反射出耀眼的亮光。让我明白,我们每个小小的个体都有可能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那光亮令人有些睁不开眼,我便转过头笑着望向爷爷,说:“看我厉害吧,嘿嘿。”爷爷放下手中的农活,捶捶弯下了很久的腰,慈样又和蔼地看着我。“爷爷,爷爷,我来帮你哦。”我像是又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又跑到了爷爷的身边,扛起了锄头,也像模像样地耕种起来。我在前头一阵忙活,爷爷就跟在我的身后替我收拾“残局”。“咦,这是什么啊?是稻子么?”我急急忙忙地跑到前面,蹲了下来。“傻孩子,这哪里是什么稻子啊,这分明是芒草啊!”爷爷赶了上来,看了一眼,摸着我的头,笑着说。

 干完了一天的农活,那太阳披着彩霞也想归去了。走在回家的路上,爷爷摘下了一根根的狗尾巴草,手指上下翻飞一阵,一只生动的小狗就出现在了我面前。

“哈哈,喜欢吗?”爷爷拿起小狗在我眼前晃了一晃。“爷爷你真厉害,快给我瞧瞧吧。”我迫不及待地伸出手。“那就看谁先到家了。”爷爷笑了笑,就向远处奔去。“等我啊,爷爷!”我马上也追了上去,只留下那太阳缓慢向地平线移去。

韶光易逝,已经许久没有踏足那西边的农地了,连老家,一年也回不了几次。那儿的油菜花应该又开放了吧,那儿的草丛约莫已经布满了整片的田野了吧。我这么想着,却不知道何时才能重见那人、那地、那花。

萧红曾在她的小说《呼兰河传》中回忆自己家的菜园子,回忆与祖父在一起的童年时光。那些可爱的词句,越读味道越显浓烈,越让人欢喜。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

或许是岁月,带走了温暖;或许是清风,带来了远方的呼唤;在记忆的深处,那美丽的油菜花开遍!

(指导教师:吴兴杰)

【点  评】

文章以“油菜花”贯穿全文,实则是以“油菜花”写春天、写对爷爷的想念之情,对童年时光的怀念之情。把“油菜花”拟人化,写景状物,入木三分,除了展示出作者对“油菜花”的喜爱之情外,还更深刻地表达了“油菜花”所附带的感情。文章立意新颖,材料运用有美感、有意蕴,见灵性与文采,运笔从容恰当,笔调轻松,照应自然。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