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张羽佳

2017-09-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张羽佳(山东省泰安市二中高二)



她注定了一生孤苦无依。

母亲早逝,父亲将她寄住在远方的贾家,本就多愁善感,一入人心混杂的贾府,她更敏感极端。

更奈何,命运还空降了一个贾宝玉给她。

初见时他说,这个妹妹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于是这句话几乎成了现代言情剧争相模仿的台词,都市里的高富帅男主一见白富美女主就会在内心涌上一股莫名的熟悉感,然后开始对女主死缠烂打,每每看到,心里都会嗤笑一声,真“作”,那么多类似的情节,可再也出不了一个《红楼梦》。

他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摔了玉,令黛玉开始感到惶恐不安,或者还有那么一分的受宠若惊——这便是缘的开始。

或许恰恰也正是因为宝玉摔玉,令宝玉的母亲王夫人对黛玉产生反感,这便是从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不得善终。

正是青梅竹马时,莫不静好。

命运的变数也在这一刻出现——同样一个才姿过人、落落大方、家底殷实,甚至比黛玉宽厚得人心的宝钗出现了,好巧不巧,一个是金锁,另一个是美玉,天生一对。她开始猜忌,开始悲悯自己的身世,开始杯弓蛇影,所幸,她心底那人告诉她,他不要金玉姻缘,只要木石前盟。

黛玉的性子变得更加敏感,她始终明白自己寄人篱下的身份能够在贾府里存活下去,不过是有贾母做保护伞,还有一个对自己死心眼的宝玉,如果有一天贾母不在了,王夫人等人又不喜欢自己,那她所依靠的便只有宝玉一人。

更何况,她是真心实意爱宝玉的。

林黛玉的世界里,失也贾宝玉,得也贾宝玉。

她怕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宝玉失玉,变得呆傻,贾母等人决定为他寻一门亲事冲喜。

玉还是要用金锁来压一压的,他们想着,于是选了那个温婉可人、贤惠淑良的宝钗来当这个宝二奶奶。

甚至平日与黛玉交好的凤姐也不顾多年情分,为了讨贾母与王夫人的欢心,出了那么一个掉包计。

何其残忍?

一夕之间,她仿佛回到了十三岁那年从姑苏乘船来到贾府的晚上,孤苦伶仃,一无所有。

命运给了她一个贾宝玉,她鼓了好多年的勇气,正当她想抛下自己的闺阁小姐观念,抛下自己的矜持,抛下自己的自卑,抛下自己的敏感,抛下自己的一切去接纳这个恩赐时,上天跟她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在她伸出手的一刹那,他又把这份恩赐给收了回去。

于是,她一无所有也失去了贾宝玉。

没有了贾宝玉的林黛玉是活不下去的。

他成亲抱得新人归的那晚,她撒手人寰,香消玉殒。

曾经这大好河山年年岁岁,他许诺过要与她一起,终抵不过物是人非事事休。

黛玉死后,她的宝哥哥才开始幡然醒悟,呀,我这个笨蛋,我娶错人了。

那又如何,她都不在了。

不在了,就是每年桃花花季时,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女子在所有人赏花时一人悲叹落花的孤苦伶仃,一人扛锄葬花。

不在了,就是每年他们大观园里举行诗会时,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女子漫不经心地写下一句字字珠玑的诗,然后满座叫好。

不在了,就是每年潇湘馆里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时候,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女子春困时娇慵地念下“每日家晴思睡昏昏”。

不在了,就是每年每月每时他想念她的时候,就只能听廊上的那只鹦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吟着那首当年他们相猜忌时她写下的《葬花诗》。

不在了,就是春夏秋冬一季又一季的轮回中,他遇见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面孔,可全都不是她。

哪有那么多的爱情在海誓山盟中归于荒芜,大多都葬于海市蜃楼。

她临死都在咬牙切齿地恨着他,可她到死都不知道他其实爱着她。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前世的恩,这一世的痴缠眷恋,在她羽化回归绛珠仙子的时候就已经结束,

绛珠不是林黛玉,绛珠是悲哀的清醒者,林黛玉是糊涂的沉醉者。

所以,再也没能再有那样一个敢爱敢恨的林妹妹了。

枝头有黄鹂,柳色青翠,依稀那年二人青梅竹马时。

他的语音亦尤曾回荡耳边:“任凭世间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而饮。”

草木疏廖,山河颓废。

可惜已经没有下一世了。



 


□张羽佳(山东省泰安市二中高二)

 


史湘云是《红楼梦》中与女主角林黛玉命运身世极其相似的一个人物,却大概也是最反感黛玉为人处世的一个人物。

她也是无父无母,寄住在亲戚家里。她甚至还比黛玉更惨,黛玉好歹也有贾母怜惜、宝玉照顾,而湘云不仅要遭受婶娘的白眼和训斥,就连苦闷也只能对丫鬟翠缕排遣。

还好,命运也不算不公。贾母还时时处处惦记着这个无人照料的外孙女,有时也会将她接到府邸来住上几天,于是,她就得以遇见自己的知音——薛宝钗。

湘云虽然孤苦无依,但是性子却十分开朗活泼、灵动大方,只不过心底攒了许多苦楚,而正好宝钗是个最温婉、宽容、善于倾听,可以与她相排解的一个角色,二人一见如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更或许在大观园中,有了宝钗的衬托,湘云厌恶黛玉的小性子,也不是说不过去。

就好比有一年,一唱戏的戏角儿扮上妆眉眼之间颇似黛玉,旁人知晓,但都明白黛玉心思的敏感,都只会心一笑,绝不说出来。偏只有她,就是不肯弯腰去迁就,一定要依着自己的性子把这话说出来:

“倒是林妹妹的模样。”

这下子,急了宝玉,更恼了黛玉。

再者,有一年冬,李纨寡嫂携二女李绮、李纹,薛宝钗的表弟薛蝌、表妹薛宝琴,邢夫人兄嫂携女邢岫烟等一大帮贾府亲戚入京,贾母素喜宝钗性格温良宽厚,一见她的妹妹薛宝琴模样水灵娇婉,性子也是如宝钗一般可人,更是喜得逼着王夫人认了干女儿。

当大观园一众姐妹围坐说笑时,湘云知晓黛玉小性子,肯定得见不得贾母疼惜薛宝琴,于是故意引着宝钗的话说道:“只怕有人真心这样不高兴呢!”

琥珀指了宝玉,湘云为宝玉辩解说不是,而当琥珀指着黛玉询问时,只有薛宝钗出来解围,而湘云则不吱声。

她也并非是不喜欢黛玉,或许只是不喜欢她的悲天悯人,不喜欢她的性子,不喜欢她的目中无人。

她也曾在一年中秋节时在凹晶馆里与黛玉吟诗作对,与黛玉相互排遣心中悲苦。

其实,她比黛玉还要敢爱敢恨。

偏偏就是这么一个怀着“惟大英雄之本色”的巾帼女子,还是逃不脱命运二字。

史家将她许配给了贵族公子卫若兰。

所幸,卫若兰长相俊美,才气过人,正是她期许的良人模样。

可大抵上天应是太过仇嫉她,之前那么多的苦难她都以笑面对,老天不服,偏偏不要她得意下去。

于是,卫若兰病死。

她一生都如云,漂泊无依。

如果再唤一声“湘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那么一个满身海棠压石香的女子慵懒睁眼,美目滟滟。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