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李纳米

2018-08-1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个人简介

李纳米,女,2001年生,江苏省南京市金陵中学学生。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学生》《少年博览》等杂志校园记者。从2009年开始发表作品,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中学生》《中国教育报》等全国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300余篇,60余次获得全国性写作比赛的奖励。

>>写作感言

写作是生活的写作,写作要留住生活的趣味。有人把写作比作一场旅行,我觉得它更像一场有惊无险的历险,有那么多出乎意料的风景,还会有一些绝处让你觉得无从下笔,可是最后庆幸的是,它总会化险为夷,当你又翻越了一座山头,回首会惊呼你已走了这么一路。而当你闭上眼睛沉思的时候,一字一句,又那么清晰地浮现在你的脑海中.

>>获奖理由

李纳米的作品特别富有生活气息。她能把中学生平淡乏味的生活演绎得趣味盎然,那些看上去似有若无的感情萌动,那些为了成绩而焦心竭力的奋力苦读,都能够被她变成作品中让人感到亲切的文字。当然,这种生活气息最终还是来自对生活的独特观察和巧妙再现。

 

                           青春里的秘密


                   李纳米(江苏省南京市金陵中学高二)

   

            一


快到家了,高若悬先停下脚步,冷漠地望着思明道:“思明,我们分手吧。”说完,就转身走了。

蒋思明紧跟几步到她身边,但并没有拉住她,只是喊道:“小悬!”

高若悬没有理他,离他越来越远。

蒋思明望着她的背影,喊道:“小悬!你别信李崇安的话!”

眼看着高若悬一个转弯就要消失,思明紧跑几步,喊道:“小悬,李崇安说是假的,我没有和林芷彩好!你别信她!”

思明隐约听见高若悬被掩盖在风里的声音:“你走吧。”


            二


思明在想,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女孩的?

她太贪心,什么都想要最好的。她想当班长,就大张旗鼓地捧着零食在教室里转悠,见人就给,一双眼睛弯弯的,忙着拉拢她那些小姐妹给她投票,那么势利。她想考第一,就用功学习,连老师讲笑话的时候手上也拿着笔,忙得连眼镜滑下来也来不及扶,就那样微微仰着头看黑板,那么傻。

她可能没有注意到,她收作业的时候嘟哝一声“蒋思明你卷子没写名字”然后提笔帮他把名字补上的动作很可爱;她拼尽全力参加运动会跑800米,在最后20米左右看到一个一个人从自己旁边超过去的难过样子也很可爱……

那首《What makes you beautiful》里唱的:You don’t know you are beautiful. That’s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他一直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因为钟情是不自知的,当你发现自己,你早已经看她看了很久很久。

“崇安,我担心小悬会找你问我之前的事。别告诉她,好吗?”

“凭什么?”

“求你了,真的。”

“老规矩,两百块。”

“凭什么?”

这个小狐狸掉钱眼里了,暂时还摆不平。


          三

    

高若悬把林芷彩约在操场。长椅湿漉漉的,也不能坐,她们就站着讲话。

“林芷彩,上次你说有我的照片对吧?”高若悬尽量让自己做出理直气壮的样子。

林芷彩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嗯。”

“我也有你的照片。”高若悬怕她告密给老师,也想同样反击回去,等着林芷彩做出慌乱的表情。

林芷彩反而笑道:“我可没谈恋爱。”

高若悬胸有成竹地说道:“你骗人!我都拍下来了!你和思明……”

“我和蒋思明?”林芷彩露出诧异的表情道,“高若悬,你糊涂了吧?现在和蒋思明谈恋爱的人是你,被拍下照片的人也是你,我和蒋思明那都是几百年前的陈年老黄历了,你还兴致勃勃地跑过来跟我说什么?你有完没完,就这么点儿事儿的话,我可走了。”

高若悬一下子愣在原地,但是她不甘示弱地回击道:“你自己说了,你以前和他谈过恋爱!”

林芷彩露出好笑的神情道:“是,我们初三在一个班的时候谈过,现在想想,都只是很好的朋友罢了。高若悬同志,我们那是深厚的革命友谊,你不要胡乱猜忌。”“话说回来,你手里的照片哪儿来的?”林芷彩问道。

幸好高若悬早早想好答复:“跟你一样。”

“得了吧!”林芷彩笑道,“你俩的照片是我拍的,你的也是吗?咱们初中可不在一个中学。”

“啊?你手里的照片是自己拍的?”高若悬感觉自己就像站在女厕所里夹紧双腿等了又等,结果看见来了一个人试探般的拉了拉自己面前的门,然后泰然自若地进去了那样,吃惊又难过。

“是啊!我去上课,顺路看见的。”林芷彩看高若悬脸色不好,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就回教室休息一下,要不要我扶你?”

高若悬知道自己是输了,如果林芷彩向老师告密,自己会失去班长的职位。她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缓缓坐在长椅上,低着头摆摆手道:“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林芷彩点点头走了。没走几步又拐回来说道:“高若悬,你不用担心我会把照片交给老师,照片我早删了,我会拿这件事情要挟你。”她又狡黠一笑道:“不过你要是想知道我把你拍得好不好看,虽然没照片了,但是我想告诉,你和他很般配的哦!”

高若悬猛地抬头望着转身而走的林芷彩,微笑着对着走远的背影说了声“谢谢你”。她的头上,一片叶子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滑落下一滴雨水,叶子轻轻颤了两下,雨水刚好落在高若悬的发间,细小的水珠串在漆黑的头发上,闪着亮晶晶的光。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