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杨一凡

2017-09-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不见长安


□杨一凡(浙江省绍兴鲁迅中学高二)



那一晚一如之前的许许多多个夜晚,他枕着手臂躺在屋顶上,听着瓦片下的厅堂里,聚在一起的人们絮絮叨叨说着油盐酱醋,也说着长安。

长安是很多人心中的梦。他知道它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因为小时候读的书里有着“举目见日,不见长安”的字眼。他知道长安城很繁华,那里有重重的楼阁,还有红妆白袖和着金迷纸醉的歌舞。

人们说起长安时,总是用很歆羡的语调。

他想了一整夜,在村头那棵古树下的青草刚刚滴下第一滴露珠的时候,作出了决定。

他要去长安。于是他翻身下了房顶,去自己的屋子收拾了些东西。

趁着年轻,总要做一些想做的事,省得以后老了坐在摇椅里后悔。

晨雾初起,他站在渡口回望。自小生长的村落里渐渐升起了炊烟,袅袅飘散在微明的天光里。

他还有一些积蓄。他念过书会认字写字。他还很年轻有的是精力。所以他总有办法让自己到达长安。他是这样坚信着的。

至于道别,他一向讨厌那些纠缠不清的东西。

而他在很多年后才明白什么叫做后悔。

那时的他对未来之事一无所知,只是凭着对故事里的长安的向往,欢欢喜喜地向前走。

那个书生,是他在路过某个江南小镇时遇见的。

那时夜凉如水,天边颤巍巍悬了一弯残月。书生坐在垂满杨柳的河岸,念一首很好听的诗。

他忽然就想走过去,歇歇脚。

书生见他过来,笑吟吟拱了拱手,极随意地问道:“兄台面生得很,怕是途径此地的旅人吧?”

他抿一抿嘴,困惑于这人的自来熟,一面又觉得这性情很是讨喜,于是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往何处去?”

“长安。听说那里很美。”

书生笑得更欢了,随后便开始念叨他从书里头看来的关于长安的故事,末了添一句:“不过是些纸面上的传说罢了,谁知道有几分真假。”

他眨眨眼,不置可否。

直到晓风吹拂时,他才想起来,他还要继续向前。

“难得遇到你这般知己。不考虑留一段日子吗?”书生挽留道。

“你不考虑同我去看看长安么?”他反问。

“父母在,不远游。”书生微微苦笑,眼里却又有些他不懂的心甘情愿,“我的牵挂比你多。”

“真可惜。”他说,“那么,再见。”

于是转身离去。

很久以后他到了洛阳。也是极繁华的都市,但他就是没来由地觉得,长安一定比洛阳更好。

长街熙熙攘攘,他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像个孤魂野鬼,没有着落。

擦肩而过的姑娘掉了一块手帕。他拾起,叫住她,把手帕递回去的时候看见上面绣的华贵牡丹,针脚细密。

姑娘脸微红,接过手帕,留给他一个极恬淡的笑意。

他忽然就觉得自己很累,满面风尘,一身困顿。他已经走了很远了。

他想,他其实是可以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的,比如洛阳。他可以在这里成家立业,过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那个笑容一直停留在他眼前。

可他只是沉默地背着行囊,继续向前。

他还没有到长安。他走得还不够远。

那是在花开了几季之后,他终于站在长安的街头,带着春夏秋冬的风。

那时阳光正好,万物正是自由生长的季节。

而他站在长安的街头,站在入梦千百回的地方,却是满目的陌生。

这重重楼阁,浩浩殿堂,都非他所想象。

他终于想起来,他向往的,一直都只是故事里的长安,未曾以任何形式被证明的长安。

长安城忽然开始下雨,湿透了千百年的繁华沧桑。

人潮不断聚拢又散开,各自向家的方向涌去,慌慌张张。

而他站在街头,终于忘了来时的方向。

我想我做错了很多事。比如,将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远方,为了到达那个地方,我放弃了能放弃的一切,亲情,友情,爱情……而我却只能对自己说:我还年轻,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要尽全力追求自己的梦想。所以我一再地放弃,因为我始终觉得那些错过的还可以追回。我还有大把的时间。我可以先去远方,先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我只看着远方,却忘记看看路上的那些风景,我本应该停留的。

所以即便最后我到了远方,依旧没有最初的欢喜。我依旧孤身一人。

如果有机会,我想重新再走一遍那条路,那条通往远方的路。

那年转身离去,水声远了河岸。村落是否依然?千万里外,我怅然回看。

(指导老师 莉)

 



□杨一凡(浙江省绍兴鲁迅中学高二)



无机小分子可生成有机小分子,由米勒实验证实。

有机小分子组成生物大分子,由福克斯实验模拟。

生物大分子形成多分子体系,奥巴林的团聚体学说和福克斯的微球体学说均已实现。

还有最后的,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多分子体系演变为原始生命,至今无解。

这道生命与非生命的鸿沟,以强硬至极的姿态,将一切揣测隔绝于外。

起源计划(传承计划,永久生效):

第一阶段:探寻多分子体系构成原始生命之过程。已探明40光年外E星,环境与本星球早期近似,可能发展出生命。

历时一亿年,无果,判定第一阶段失败,转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探究低等生命演化至高等生命之过程。由于第一阶段失败,低等生命由本星球引入。

历时30亿年,演化至高等生命,第二阶段成功。由于本星球动乱,实验数据部分丢失。

第三阶段:尝试引导智慧生命的发展。实验进行中。

“长官,E星已探测到本星球,预计将展开调查,请指示下一步行动。”白衣的研究员站在书桌前,恭敬地低头。

长官正站在落地窗前,军装齐整,面容英挺,闻得此言竟有些恍惚。

这个计划已进行了太长的时间,久到连他们自己都面目全非。过去一切资料中都精心养护的那个星球,竟已有了察觉他们存在的可能。

他望着暗红的日光,心中转过几千种念头,最终又归于平静。

“通知夜半球,进行视频会议。”

夜半球的首领是个女子,长发如瀑眉眼如丝,眼底却有岁月沉淀下的淡漠无情。

“左右不过一个实验基地,且放着看看吧。若是真发现了我们,那便处理了。相差那么多年的科技水平,他们威胁得到我们才奇怪。”

昼半球的长官凝视面前的3D虚影:“你明知道,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们的科技就没有进展了。据我所知,E星那边可是日新月异。”

有片刻的沉默。双方同时想到了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存在的时间太过长久,本星人早已失去了再发展些什么的动力,转而开始长时间地研究所谓生命。

E星若是毁去,大约又是一场动乱。毕竟,那是无数代人代代相传的任务和寄托。

“既然养了只狼崽子,就要做好被它挠花脸的准备。”女子侧过头,看向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以及更远处无止尽的黑暗。

长官沉默良久,最终提起了一个仿佛完全不相干的话题:“最近的辐射又增强了,已经有人出现了癌变。”

女子同样沉默,而后回以一笑:“所以有什么好担心的。说不定,他们……永远都找不到我们呢。

艳丽的女子步下舷梯,却迎上一件冷冰冰的防辐射服。

“如果你不是一心求死的话,就穿上它。”长官显然缺少怜香惜玉这种情绪。

女子眯起狭长的凤眼,望向巨大的暗红色日轮:“情况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

“每天都有几例病人发现。癌症是最轻的了……病毒变异的速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顽强的低等生物。”女子嗤笑道,“试过阻断它们的SOS修复机制了吗?”

“很遗憾,它们的修复机制已经变异出了数种方式。”长官耸了耸肩,目光落在空气中暗红的光芒上,“它们适应得太快了。”

“我猜,现在有不少人叫嚣着去占领E星。”

“差不多吧。他们宣称那本来就是我们的基地——主人想要回自己养殖场,天经地义。多么无耻的说法。E星实际上已经半脱离了我们的掌控。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去冒险。”

“冠冕堂皇的理由,应付那些老顽固倒是足够了。但其实只是不忍心下手吧?世世代代传承的计划,忽然有了毁在自己手里的风险,哪怕是圣人也会不甘心吧?”女子调笑道。

长官不语。

女子幽幽叹了口气。

夜半球叛乱。叛军首领攻打E星,于10光年外被阻,被迫返航。原夜半球首领与昼半球长官联合追击,于昼半球爆发战争。

最后的叛军基地湮灭在反物质炮下。

“警告,警告,武器库能源耗尽,建议立刻返航。”机械的冰冷女声在飞船中响起。

女子看了看身后的数十人,微微苦笑:“还有哪里能够返航呢?”

对于高度发展的文明而言,战争永远是可怕的东西,尤其是其中一方已穷途末路之际。

本星球几乎全部毁灭,只有飞船上的数十人幸存。

他们的能量只够一次短途的空间跳跃。

长官浏览着曾经是绝密的文件,光屏上飞速闪过密集的文字,最终停留在一处。

“去E星。”他抬起头,“去E星,然后销毁一切资料。E星上还有近百个我们的备用身份。”

“做一个普通人,然后,活下去。”

传承计划(绝密):

目标:培养与本星球相近环境,以为退路。

后因生命起源研究兴起,目标改为探究生命演化,并更名为起源计划。

“长官,Trappist1行星If发现智慧生命活动的遗迹。”

暖金色的阳光划破晨曦前的黑暗。

(指导老师 莉)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