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 陋 习(十八届叶圣陶杯初赛佳作)

2021-02-2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陋  习

 

杨凯迪(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第九中学高二)

吉祥村有这么一户人家,周围的人对他们既同情又鄙薄——同情他们穷,鄙薄他们懒。包产到户后,大家的日子都好起来了,就他家还没什么起色。闺女凤兰带着两个弟弟吃百家饭长大。这户当家的叫老寇,干瘦的身体常年在青布短褂里晃荡,皱巴巴的脸白里透黄,呆滞的眼珠子深陷在眼窝里。女主人桂芬每天日上三竿才起,趿拉着鞋摇摇摆摆地去搓麻将,太阳下山才回到自家的毛庵房。凤兰十六岁就出嫁了。家里几分薄田,全交给两个未成年的儿子打理,收成将将填饱肚子。全家就靠老寇给村里放羊的工钱糊口。

别看他们家现在穷,上辈儿——就是老寇他爷爷那代可还是个十里八村都晓得的大地主哩,家里住着大宅子,人人见了都叫声“老爷好”!自打老爷子归西,这沉甸甸的家产落在老寇他爹手里头可就越来越少,但总归还有点东西。趁这当口,家里给老寇娶了个胖媳妇儿桂芬,性子泼辣,嗓门大。众人当初都说这媳妇有福。没成想过了没几年家产就让小两口败了个光!凤兰出生的时候家里还有底,跟着过了几年好日子,到来福出生的时候这个家就剩下个空壳子了。人,越活越懒;光景,越过越差。

 

 

日子不会因为穷就过得慢一点。一转眼,大儿子来福到了该成家的年龄。好在凤兰出嫁时就说好了要换亲,老寇一直在忐忑中掐算着提亲的日子。

这天,老寇领着来福,拎了半只羊和一条官厅烟,往“亲家”家提亲去。亲家福全热情地把他们迎进门还喊了凤兰端茶招待她父兄。“哎呀老兄,好久不见!你说说,你来就来吧还带这些东西干嘛?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家里头啥情况嘛,咱们俩搞这些多见外!”老寇吧砸吧砸嘴,笑着说:“有些日子没来看你了,看看我这女儿有没有给你添麻烦。”福全哈哈笑了几声,大手一挥:“行,那你们今儿中午就留这儿吃个便饭,咱哥俩好好唠唠!”

饭桌上,几次推杯换盏下来,老寇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清清嗓子,故作惊讶地问,“咦,这次过来咋没见你家兰芝?”福全心下知道这才算进入正题了,抿了口酒,摇摇脑袋,叹了口气:“这丫头走了有小半年了,连封信也不往家捎,我和她妈还是听别人说的,好像看见她在广东打工。我想来福也该成家了,可这死丫头连个音信也没有,怕是心野了!我越想越觉得她在逃亲。你说咱商量好的换亲,这……唉,怕是兑现不了啦!儿大不由爹,老弟我也是真没办法呀!我……我在这儿替这个不孝女给你赔个不是……”说着,颤颤巍巍地作势要给老寇跪下。老寇涨红了脸,喝道:“别装了,我是来定亲的……今儿你一定要给我个说法!”脸上已经没有半点笑模样。来福心里也明白:福全叔分明就是看他家穷,不想把兰芝嫁给自己过苦日子!他看看他爹,心里头也生出来几分怨气,垂着脑袋喘着粗气,不言语。一时间,热热闹闹的饭桌冷了下来。

老寇心里极不舒坦,看来这亲是换不成哩!想着,摔下筷子,起身拢了拢肩上洗得发白的青布短褂,板着脸叫来福:“走,回家!”扭头就往门口走。福全一看老寇这架势,忙起身小跑着去拦他:“好哥哥,别走别走!还有个好法子,保管能给咱来福娶上媳妇!”来福忙问:“甚法子?”福全拉着老寇挤着眼睛,“我打听了,宝胜能从外地买回媳妇来!”他示意父子俩把头凑过来,小声说:“就从偏远的地方贩,年年都有货。只要老哥你点头,其他的我一手操办。钱我掏,人我联系,你们看看合不合眼就行啦!咱是一家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老寇一听,眉头舒展些了:既然换亲无望,不花钱就能娶个媳妇,也成!来福笑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三人又就着剩饭,商量起买亲的事儿……

几天后,有个穿着蓝布工服的人来找老寇,说又领回来新人了,就住在隔壁村王婆家里。老寇和大儿来福赶忙跟着宝胜去看——模样倒是周正,只是脸上没啥笑模样。即便这样,父子俩也满意的不得了。商量好价钱,一大家子就开始筹办事宴。

老寇张罗着变卖了家里值钱的东西,又挨家挨户上门借钱,邻里们听说老寇家终于也能娶上媳妇了,也大都出力帮忙。来福天天脸上喜洋洋的,领着弟弟来财和几个青壮伙伴把后山村里放杂物的土窑收拾一番,让家里人住进去。又请村里的粉刷匠重新修缮毛庵房做新房。就连桂芬也扯着大嗓门吆喝牌友上家来洗被、晒褥子。吉祥村一下子热闹起来。

当天,迎亲队伍披红挂彩地打头阵,新郎官来福站在四轮车斗上。村民们熙熙攘攘地跟在车后面,小孩子笑着打闹着,点着鞭炮噼里啪啦作响,狗吓得四处奔逃,汪汪狂吠。鼓乐师傅情绪高昂地吹起《百鸟朝凤》……一时间,喧闹的人声,震耳的炮竹声,狗吠声,唢呐声,孩子的嬉笑尖叫声混杂在一起,所过之处黄土飞扬,好不热闹!邻村的人都想过来沾沾喜气,看看热闹,在小山头上啧啧称奇:想不到啊,这老寇家也有这么气派的一天!老寇努力把腰挺得直直的,好让村里人都注意到他,多少年没这么风光过了啊!

一番招摇,来到了新娘子住的地方。老寇正要上去叩门——突然,王婆迈着短腿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边跑边喊:“新娘子不见啦!新娘子跑了!”人群一下子安静了,老寇眼睛登时睁得老大,他仿佛被人当头打了一棒,只觉两眼冒金星。他疾步跑到王婆面前大吼一声“什么?!”可怜那王婆此时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来,那“新娘子”和人贩子是串通好的,等的就是在结婚当天卷钱跑路!

人群窃窃私语。不一会儿,围观的人都散开了,四处一片寂静。

只剩下双目赤红的老寇空张着嘴,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他只觉得双腿直抖,两眼一黑,晕倒在地上。来福也跌坐在四轮车斗上,捶胸顿足地哀嚎……

 

指导老师:王凌霄

 

【点评】

这篇小说最值得肯定的地方是其对现实生活的关注。我们的国家和社会正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总的来说是越来越好了。但毋庸置疑的是,我们的社会还存在着很多不那么美好的事情,有的还十分严峻。稍稍留心一下,就能有所发现,光是男婚女嫁方面的“陋习”就有不少。本文中涉及到的就有“换亲”“买卖”“骗婚”等,哪一件都是沉甸甸的社会问题。本文用看来轻松语调叙述了这个农村贫困男青年换婚不成、买婚被骗的故事,揭示了农村大龄男青年娶妻难的问题,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不过,作为文学作品来说,这篇文章的毛病也不少。一个是行文语调过于轻佻,似乎就是讲一个“活该如此”的故事,感觉不到对于故事中的小人物“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正义感;另一个是很多情节设计不够合理(例如开头一段叙述就很奇怪),对于主题表现没有太大意义的场面描写不少,而和主题相关的细节却很少。

 


更多阅读
  • 每一只象寻找到的归宿,都是一个让..

    2021-04-06

    每一只预感到生命即将结束的大象,都会在它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日子里,寻找到属于自己族群的象冢。一只小象从出生.. 查看详情
  • 看见荒凉,看见不经雕琢的诗意(十八..

    2021-04-06

    马毛很长,马背上只垫了几块布,脸颊晒成黑红色的人在鞍上展翅。“那是儿子马,要参加那达慕的好马。”旅店老板告.. 查看详情
  • ​城市浮萍(十八届叶圣陶杯初赛佳..

    2021-03-27

    爷爷来了又走了。 我本以为他会多待一段时间,至少等过了中秋节,毕竟,中秋节是团圆的日子啊。 可是他没有。.. 查看详情
  • 春风一度满城生(十八届叶圣陶杯初..

    2021-03-27

    安徽怀远是花鼓灯的故乡,作为怀远人,骨子里藏着花鼓魂……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