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陈炀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陈炀

2017-09-28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陈炀,女,14岁,江苏省如皋市实验初级中学初三学生。发表作品7篇,获全国性作文大赛奖2项。.jpg

 作者简介:陈炀,女,14岁,江苏省如皋市实验初级中学初三学生。在《初中生》《中考快乐作文》《少年作文辅导》等报刊发表作品7篇,获全国性作文大赛奖2项。主要作品有《她是优秀的》《阳光下的古镇》《那一次,我笑了》《长发剪去后》等。

  写作感言:其实,写作对于我来说,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快乐的时候,我也许在写作,忧伤的时候,就把心交给写作。我觉得,写作是需要灵气的。灵气来自于对于生活细腻的感知,也正因有了灵气,才有了对文字的驾驭能力。我相信自己是个有灵气的孩子,因此才爱写作。但愿一缕清风、一个回眸都能在我的笔下化蛹成蝶。

作品选登:

 

站立成一棵树

那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阳光穿过浓密的绿荫,星星点点洒落在地面,绽开一朵朵金色的、灿烂的花。“砰——”一颗种子从高高的古树上掉落下来,滑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掠过暖暖的阳光,坠落在地面,扬起粉末般的轻尘。

种子是一棵极名贵的树的生命结晶,它睁开眼,打量着四周。鸟儿欢跃的身影在树间隐约可见,阳光被轻轻搅拌,轻柔而美丽。可是阳光却又是那样珍贵——古树巨大的树冠把它们捧在怀中,只有那纤细的一丝一缕可以柔柔地触摸种子,这对于幼小的种子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于是种子默默许愿:我要生根、发芽,长成古树这般的巨人,接受阳光的爱抚。

日子一天天流过,种子感到饱满的身子裂开了个口子,几根软软的细细的须状的东西钻出来。可是,一个人闯入了它的视线。那是位探险家,在雨林中寻找名贵树种。探险家蹲下来,细细端详种子,像观察一件艺术品似的,不敢轻易触碰。可是种子并不欢迎他——他巨大的身躯挡住了它的阳光。探险家说:“跟我走吧,我带你去研究所,那里有无菌室、营养液、充足的阳光!你一定能长成参天大树!”说着,他把种子揣进了口袋。种子想象不出研究室的完美,可他知道,森林才是自己的家,离开了这里,就再也听不到清脆鸟鸣了。它不愿意离开,于是在颠簸中悄悄跳出了口袋。

种子惊喜得快要叫出声儿来啦!它来到了一条小溪旁,那里的大树并没有把阳光完全揽走,阳光从树隙间一束束地滑落下来。种子开始拼命地扎根,拼命地吸取营养,拼命地长高。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种子幼小的身子抽了芽,长了枝,渐渐长成一棵小小的树。它努力地挺直的身子,仰望着树冠间一方蓝天,一遍一遍默念着誓言:我要站成一棵大树!

可是平静的日子被一个园艺家的到来打破了。他上下打量着小树,心里打着算盘:“多好的树苗啊,枝叶繁茂,枝干笔挺,要是你移植到肥沃的土壤,有充沛的阳光,经过我的修剪,定会成为最高贵最美丽的树!”小树很厌恶园艺家油滑的腔调,它极不情愿地扭动身子,表示反感。它听奔流不息的小溪说过,去到园林里的树苗,虽然能享受完美的呵护,但却被人修剪成各式的盆景,再也无法自由地长高。可是小树的梦想是长成参天大树啊,怎么能去园林呢?园艺家可不管小树愿不愿意,他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铁锹,想把小树挖走。小树拼命地抓住脚下的泥土,就是不松手。园艺家一锹锹生生地挖着,小树依旧坚持,坚持。小溪愤怒了,林间的鸟儿也愤怒了!天阴沉下来,不一会儿,豆大的雨滴砸下来似乎是要帮小树度过难关。园艺家住地上啐了口痰,恨恨地离开了。

生活又重归宁静。小树惊喜地发现,自己渐渐强壮起来的手臂,也能挽起暖暖的阳光了。小树满足了——阳光对于它来说已不再是诱惑,而是财富。对了,我们也许不该再叫它“小树”,因为它已经成为森林里最高、最壮的一棵大树。

又是一个春天,阳光穿过大树健美的臂膀,零星地洒落在地。像很多年前一样,大树和种子划过阳光,落到地上。它倔强地昂着头,倔强地用身躯追寻阳光,因为它记得父亲的教诲:“拒绝诱惑,朝着阳光,生长、生长……”

 

在青丝里绽放

 

坐在理发店的镜子前,看自己的头发一缕缕地飘下,那一刻感觉自己像朵无力的花,无奈地望着丝丝缕缕的头发就像花瓣一样飘落。那些童年的欢声笑语,似乎也随着它们,优美地打上几个旋儿,落在了冰冷的地面……

长发陪伴了我的整个童年:从刚开始记事时的两个发鬏儿,到六七岁时的羊角辫儿,再到高年级的长马尾,长而柔顺的辫子,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可是,在妈妈的“命令”和繁重的作业面前,我顺服了……

刚失去长发的那一夜,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我只觉得自己如临深渊,而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那些似曾相识的长发,我拼命挣扎,可是那些瀑布般倾泻到我面前的长发,却挣脱我紧攥着它们的手,缩短、缩短,化为泡影……我惊醒了,哦,只是一场梦。我边揉着惺忪睡眼,边去摸索床头的辫子绳。模糊间,我似乎是碰倒了床头的手电筒,“啪”的一声使我猛然醒悟——我剪发了!

我恍恍惚惚起来洗漱,呆望着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自己,我的心里涌起阵阵失落。我定定地看着梳妆台前那盒花花绿绿的辫子绳,想起从前自己每天早晨麻利地把它们绕在手上,另一只手握住一股乌黑发亮的发鬏,轻盈地缠绕上几圈,然后得意地对着镜子甩甩头发,满意地看着鲜艳的头绳在纯黑的发丝间灵动地跳跃。可惜,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特权了。

我低下头,无意间瞄了一眼手表,时间不早了!匆匆吃了几口早饭,就向学校奔去。风清凉地掠过我的双颊,发丝似乎还是像从前那样,亲切地挠着我的额头,轻快地随着风声在我的耳边上下拂动。我飞快地奔跑着,尽情地享受着风和发的舞蹈。

很快,学校附近的车流让我放慢了脚步。我习惯性地轻挑起一缕鬓角的细发,让它们随着我手指的滑动被夹在耳后。我的短发好像是和我有默契似的乖顺地贴着我的耳根,和我说着悄悄话,我会心一笑,心情也豁然开朗起来。我轻抚着发梢,五根手指轻插进茂密的发丛里,接着慢慢松开,享受着发丝滑过指间的清凉。我在同学们惊讶的目光中踏进教室,机灵地一笑,一切的失落都烟消云散。

不要为一朵花停留太久,的确,长发串连起的童年带给我太多的欢乐,但是,我不属于记忆。从那一刻起,我收拾起心情,投入到快乐而充实的学习生活中。渐渐地,我发现,没有了发丝的轻抚,我柔弱的双肩,也能挑起班级的重任;没有了绸缎般长发的陪衬,我灿烂的笑容,依旧阳光而美丽。

当然,我那些美丽的记忆,也不曾因为长发剪成短发就悄然而逝,它们藏进那些长发编织成的琴弦里,每当思绪拂过琴弦,就会弹奏起童年最纯美的乐章。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