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眷念一塘芦苇,一生乡情(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获奖佳作)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眷念一塘芦苇,一生乡情(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获奖佳作)

2020-03-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老家的芦苇

周一航(江苏省盐城市高级实验中学高二)

    草木各有其心性。心性温柔敦厚者,要数芦苇。

芦苇和老家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春来了。芦芽悄悄钻出湿漉漉的地面,嫩绿嫩绿的。阳光下,鲜亮的芦苇充满劲头。

暮春时节,密密的苇叶里藏着小鸟的窝,窝用草、用树叶编织巧妙地绑扎在芦苇秆上。

“五月五,过端午,粽叶青,糯米香。”这粽叶用的就是芦苇的叶子。站在池塘边,抬眼望,一簇簇、一片片芦苇,向着远处缓缓铺开。偶尔有不知名的水鸟在静谧的芦苇丛中穿行,抹出道道涟漪。小青蛙已经学会蹲坐在水莲叶子上哼唱了,窝里的小小鸟已经能绕着芦苇窜来窜去了。

还有龙虾!懒懒的,抱着水下的芦苇茎。我穿着凉鞋,卷起裤脚去抓龙虾。哪知倏的一下,龙虾倒着弹射开去。爸爸哈哈大笑在我耳边说:“想不想钓龙虾啊,一脚盆又大又红的大龙虾?”“想,想,想,我要钓龙虾。”

怎么钓龙虾?嘿,有学问,要找水深芦苇茂密处,要用有荤腥味的鸡肠、鸭肠或者肉皮做饵,用线拴在粗壮的芦苇秆上。饵放进水中,龙虾闻到荤腥就咬,这时候就慢慢提起,在接近出水的那一刻,用长竿子的兜网从水下面抄住后路,当贪吃的龙虾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又来倒着弹射的绝招了,哈,一下子弹射到我的兜网里啦!

爸爸在芦苇丛里采摘些野生的红萝卜缨子新鲜的薄荷叶片石蒜把它们洗干净,把柴火大灶的火烧旺,在大铁锅里放少许小榨豆油、香葱、小蒜、朝天椒,还有奶奶在芦苇叶中21天做出来的大酱,把剪去头盖的龙虾滋溜溜下锅,水汽带着油粒四处飞,香味四散。

深秋,芦苇黄了。黄色的秆,黄色的叶子,微风吹过,发出一阵阵响声,犹如在演奏。站在坝上眺望,一顶顶洁白、轻盈的芦花随风而起,漫天飞舞,白茫茫的一片。我小心地摘几朵芦花,插在粗瓷瓦罐里,延续芦花的美。

冬天,芦苇叶子枯了,只有细细的苇秆在风中摇曳。乡里人就靠芦苇把冬天过得暖和,过出滋味来。爷爷奶奶在年轻时就用芦苇编制苇席、铺炕、盖房。芦苇可用来编织各种席、筐、篮、手提包以及炊具、渔具等,并且可打成箔,刮编为宫灯、四扇屏、大屏风等;还有人用芦苇的茎制造乐器——芦笛爷爷脚冷,爸爸就从镇上买来用芦花编织成的“毛窝子”,我抢着穿,乍穿上去有些刺脚,过了一会,“毛窝子”里生出的暖气,脚暖全身就不冷,怪不得爷爷说他穿不惯城里人的皮鞋。

老家的芦苇,从叶到根滋养人。老家的芦苇,温暖着我们的心。即使远行千里,总会时时眷念,从爷爷到我父亲,到今天的我,从未断绝过。

一塘芦苇,一生乡情。

(指导老师:蔡金春)

 

【点评】

 

     家乡有特色的景物,往往铭刻着对家乡的记忆,萦绕着散不去的浓浓亲情。本文写家乡的芦苇,以其一个生长周期展开铺叙,围绕“老家的芦苇,和老家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这一主题,展示了芦苇的多种功能,表现出它与人们的密切关系,文末进一步归结出“一生乡情”。大量生活细节的描述,增添了乡土味和亲切感。本文荣获初赛一等奖。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