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牛典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牛典

2019-10-28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个人简介


牛典,内蒙古师范大学锦山实验中学高二五班团支部书记、学校文学社副社长,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赤峰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中国文化报》《未来作家向导》《神州》《经典美文》《红山晚报》等级报刊发表作品20余篇。先后获得全国性写作大赛奖励4次,其中《点亮心灯》在第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现场决赛中荣获一等奖。

 

■佳作欣赏


走在飘雪 


猝不及防,一场大雪从天上洒了下来,这在四月里显得格外不可思议。不过,我们又不是预言家,谁说得清这颇似“柳絮因风起”的雪何时飘下呢?暂且受用这北方土地上辽阔、清爽而略显苍茫的白吧。

放学的铃声响了,我随着渐趋渺茫的铃声向窗外望去,洋洋洒洒的雪乘风而下,在空中翻飞。是自由,抑或是身不由己?窗外的人群——哪里见得到人,满眼尽是各色的伞。世人几乎都爱雪的纯洁与落在发上后与所爱之人共白首的蜜语甜言,可现在却在用伞拒绝这漫天飞舞的雪,我并没有去书柜里拿伞,径直走下了楼。

我不想拒绝雪。

我想,走在飘雪。

感受到一楼门口的风,我几乎迫不及待地想冲出去给雪一个拥抱。我看到很多人站在房檐下,吃力地撑开伞然后互相搀扶着走向雪中的家。也有人纷纷转身跑回教室,去寻找拒绝雪的伞;而我,走在飘雪。

外面,风大,雪大。踉跄的行人感叹着四月飞雪的神奇,也抱怨着雪扼住了那些刚开放不久的花的咽喉,为雪硬生生安排上数条罪名。然而,雪就是雪,不会因为他人的评论而改变人间的行程,他依然要妆点人间,润湿土壤,“瑞雪兆丰年”。也许,他的热烈与清冷会让几朵花飘落树根,但也不必过于悲伤。禁不住一场雪的花,也同样无法享受春日的鸟鸣。

走在飘雪,竟是如此无拘无束,肆意畅快,似乎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来到一片自由的洁白的世界,我好像感到自己醒来了,从那个温暖得令人头晕的地方醒来了。微冷的风在身边翩然轻擦,像极了泠泠作响的泉水激石之声,轻快而节奏鲜明地拍打着我的灵魂,引着我去看纯洁与天真。雪大朵大朵地飘下,落满衣襟,就这样,我独自一人戴着雪做的丝巾,穿行在人中、伞中。我为我的独一无二而欣喜,更为走进了飘雪而激动。想想柳宗元,在“万径人踪灭”的幽寂凄寒之境,却能乘孤舟、披蓑戴笠、独钓寒江雪,这份淡然与脱离尘俗的高洁,让我在历史中觅到了知音。

不合时宜地想起苏轼的一句诗来:拍手笑沙鸥,一身都是愁。诗人本是愁自己白了华发,而拍手笑沙鸥一身皆愁。现在我似乎也算“满头白发”,只不过没有苏子洒脱的愁,只有自己默默的沉思。想到这,双腿忽的沉重起来,像雪一样被吸在地上,似乎还要向更深处延伸。走在飘雪,又可笑地感到孤独了。

看着行人纷纷撑伞与我擦肩而过,我头上的雪却未有一刻停止下落。一个人走在飘雪的快乐,也是一个人走在飘雪的悲凉。无人为我撑伞,也无人问候一句我为何不打伞,但无人奚落嘲笑我孤单的背影与满头凌乱且无助的白发,也足够我欣慰的了。我依然爱这自由与轻松。

不过,伞外的世界,真的没有半点爱了吗?不,不会的,不是这样的。

那年中午的暴雨,一个女孩的头上出现一把花伞,为她挡住了雨,而这把伞来自一位与她素未谋面的女孩。我记得了,我是那个被关怀的人。

那年中午的骄阳,一个女孩举着手臂挡住阳光,而她后面有人疾步向前,与她分享自己伞下的阴凉,两人依旧是素未谋面。我记得了,我是那个撑伞的人。

不知不觉已走到家的楼下,风依然很大,雪依然很大。眼睛在风雪中挣扎着向前看去,一对父女的背影闪入我的视线:父亲为女孩打着伞,他们右转时我清晰地看到两人脸上都是笑意,父亲的左肩却落满了雪。是啊,走在飘雪便会看到社会与人性的些许折射,从雪上反出的笑脸与泪水都承载着一个人心上难忘的回忆,每个人都是记忆这辆客车上的乘客,被岁月带向远方。

邂逅飘雪,那是上天的馈赠,欣然领受。品味雪的纯洁,感受像拿着棉花糖的小孩子一样的天真,带着生命的圣洁。而在漫天的飘雪中,无论视线怎样朦胧,耳边的风声怎样猛烈,那内心的静啊,依然是梭伦在瓦尔登湖垂钓的宁静,也是我们在雪中所守护的心中叽叽喳喳的寂静。如此飘雪的季节,在人生中还不知要走过几程,也许随着某一片雪的落下我们便会突然地长大,进入另一重境界,融入雪,融于道,与天地并行,与万物并生,抛弃一切烦恼,享受自然的至乐。身为人类一份子的我们已做了太久自然的逆子,是时候融入飘雪,让自己更明道些,再去弥补对自然与人生的亏欠。

一朵雪落在眼窝中,那是许久未曾落的泪。

 

再展芳华的古诗文 


它,曾在历史中绽放美丽,飞跃舌战群儒,跳过惊鸿一瞥,驻足于谪迁失意的墨客肩头,游走于世外村庄的平凡幸福……它的名字,便是晓喻千古的:古诗文。

时代是一直向前走的,作者、作品都应该将新潮奉为膜拜的对象。实则不然,2017年9月份的语文教材“大换血”有力地驳回了这一点。在中、小学课本中都增加了古诗文的分量,这无疑是对传统的重视与回归,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再度关注与继承。古诗文篇目的大幅增加,对于语文教材来讲是一次被赋予新思想的重生;对于万千学子来讲则更像一扇门,打开了去向历史的道路,也像一盏明灯,照亮了尘封着的珍藏品。

古诗文的大幅增加,有利于人们,尤其是学生更多地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并不是迷信的言论、无人性的规矩此类埋于黑暗的淘汰品,它是“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的不识人才的叹惋;它是“松树千年终是朽,槿花一日自为荣”的超然生死观;它是“鱼得水逝,而相忘于水,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的对感恩的善意提醒;它是“木受绳而直,金就砺则利”的勉励后世人勤于学习磨炼的教诲;它更是启迪人类心灵成长的灯塔。此类文章的大幅增加,在借助教材这一平台的同时又具有了些许强制的意味,但无论如何,都能够使人们多了解我国的灵魂源头,多接触我国的优秀文化,使之与耳濡目染中根植于新,伴随一生。中、小学是绝佳的黄金阶段,在此时加大古诗文的学习,不使背的更牢,更是能够以纯净的心灵来面对,看到一个澄澈的传统文化。

古诗文再展芳华,使每个人的文化素养都能得以提高,思想高度都得以提升,精神世界都得以充盈。重回经典古诗文,是一场心灵的旅行,任心灵徜徉在这些刚柔并济的文字中,那是与圣贤的无声对话,可以体会到一对一时间内收获的喜悦。张履祥曾言:“少年立志要远大,持身要紧严,立志不高则溺于流俗,持身不严则入于匪辞。”少年,该是个多么美好的年龄,着实不能肆意荒度。应在最好的年龄遇见最好的她——古诗文,让她陪伴着走过懵懂,安抚这段高压时光里的一切焦灼。

古诗文再展芳华,是文化自信的展现,而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在人最宝贵的年少时光留下深刻印象,教材里的身影,助少年们接近与优秀传统文化的距离,增长心灵的智慧,怀揣光明,坚定向前!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