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老孟“要账”(第二十届叶圣陶杯省赛获奖佳作)

2023-04-21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老孟“要账”

孟兆敏(山东省新泰市第一中学北校高三)

 

老孟是个画家,近几年为附近各乡镇搞乡村文明。

夏天在酷暑下顶着暴晒,爬上高高的架子,认真仔细地为广场上的毛主席像再添上几根发丝。到了冬天呢,接的活就少了,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他便多戴上一层棉线的劳保手套以防冻手,手套包裹着沾了红色丙烯颜料的大毛笔,在雪白的墙上熟练地写上一个个整整齐齐的大字。

眼看就到过年了。一到过年,老孟便开始犯愁——又该“要账”去了。

“要账”难啊,老孟是搞艺术的,“要账”也是门艺术,不去登门拜访、费尽心思地去要,钱难不成还能自己飞到家?于是每年这个时候,老孟便到各个村里“管事的”那里去了。

令老孟最愁的大概就是迎春村了,老孟已经向这个村要了三年的账了——两万块钱的工钱,还要分给共同干活的人。两万块钱是多少?是闺女上大学一年的学费,也可能是治胃病的一两次手术费,又或是可以买一辆二手车。

老孟有两个孩子,大闺女要上大学,老二刚上一年级,两边操心。老孟有个三轮车,但他想买个小轿车,有了车就不用挨冻了,送孩子上学也方便。

到了年关,老孟又开着他的绿色三轮车去到迎春村了。结果呢,等不到人。一打听,是到城里的新家过年去了。那就再找其他管事的人,找到了也是推脱:“我不管事啊,你找那谁去!”

老孟因此生气,毕竟三年了,这钱就是要不出来,老孟又去问给迎春村修路的工人,他们也一样,要不出来钱。

在迎春村要账的事不欢而散,转眼又到了下一年。

迎春村换新书记了,听说是个年纪轻的,是个大城市里来的。

老孟没跟年轻书记打过交道,老孟坐在他的绿色三轮车里,但没有打火,他心里还是有些发慌,决定还是先打个电话。

老孟打给了迎春村的办公室,接电话的却不是书记本人。

“你们新书记呢?”老孟试探着说:“他现在有空吗?我去一趟吧。”

“书记带着大家,去村里挨家挨户了解情况去了,一时半会来不了。你也是给村里修路的工人?那笔钱不是昨天刚结清了?”那个人回答。

“不是,我是给村里搞乡村文明,画墙画的。”

“哦!我跟他说一声,下午等他忙完了,给你把钱送家里去,你在家等着吧,书记说天挺冷的,外庄的账他给亲自送过去……”

老孟下了车,去小区门口买了几斤肉和一条鱼,嘱咐妻子今天有客人来,但到这个时候,他还是不太相信,欠他三年工钱的迎春村竟然说把工钱给他送家里来!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个新书记,是个好书记。

到了饭点,新书记还没有来,老孟就让妻子把凉了的饭菜再热一遍。

过了饭点,新书记终于是来了,新书记一进单元门,老孟就听见脚步声,早早开了门,他下楼迎接,跟新书记和另外几个人握手。

新书记确实很年轻,穿得像大学生,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儿子上大学回来了。

老孟盯着他看,见他抬起头,两眼放光,接着裹紧棉袄,亲切地叫:“叔!”

“刘书记。”老孟道。

“叔,叫我小刘就行。”新书记跟着老孟进了屋门,放下手里提着的水果和牛奶,老孟光顾着欣赏小伙子,这才注意到他还拿了东西来。

“哎!带什么东西?应该我请你吃饭才对,你不早点来……”老孟又想了想,“哦!我忘了你忙,应该打个电话先问问你的。”

新书记小刘摆摆手,笑着说:“我是来还钱的,又不是蹭饭的,您吃了吗?”

“这不等你一起……”

“都几点了,叔你快吃饭。”

“哎,好。”老孟笑得灿烂。

……

迎春村的钱总算是清了,今年老孟总算也没再为要账的事而生气,老孟也买了新车,日子过得蒸蒸日上。

到了年三十,老孟一家人包了饺子、炖了鸡和鱼,家里的小孩坐在电视机前等待春晚节目。

老孟拾掇好一切,给小刘打了电话:“你到家了吧?”

“没有,我不回家,我在办公室呢!”

“干嘛不回家啊?”

“我老家太远了,而且我家里人都不在了,就我一个人,我想就在办公室过吧。”

老孟想起,之前听自己在迎春村的亲戚说过,新书记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长大了人聪明又争气,考了省里的重点大学,真是个好孩子……村里下不来钱,修路工人和老孟的工钱一大半是他自掏腰包。

“来我家过年,你婶子炖的鸡,还包了包子。”

“不用,我……”

小刘话还没说完,老孟便说:“我去接你,我刚考了驾照买了新车。”

“嘿嘿,谢谢叔。”小刘憨憨得笑。

今年老孟家的饭桌还是老三样,鸡、鱼、饺子,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个好书记、一个好孩子。老孟看到小刘,突然想起自己在迎春村村政府墙上写的标语——“以村如家,情暖人间”。现在老孟有三个孩子了,大闺女在上大学,最小的刚上一年级,最大的是个好书记。

过了年,熬过了寒冬,春天就来了。迎春村的花都开了,好像在迎接一个明媚的新生。

(指导老师:张广印)

 

【点评这是一篇立意、构思、叙事都比较老道的小小说,其起、承、转、合,既在情理之中,又出意料之外。

小小说讲究篇幅短、构思巧、意味深。作者用1700余字的容量,构思了一个巧妙的故事。比较老道的是,他在讲述故事时,虽然采用的是第三人称叙事,但却将视角限定在“老孟”这一人物身上,既节省了笔墨、浓缩了篇幅,又让情节变得脉络清晰、故事紧凑,还能一波三折、反转叠出;通过新旧对比,生动地反映了当前基层行政出现的可喜新风、新貌。“老孟”邀请“小刘”书记来家过年这一情节的设置,以及笔墨一洇,旁白一句“现在老孟有三个孩子了,大闺女在上大学,最小的刚上一年级,最大的是个好书记”,让文本的意味变得更加丰盈,主旨更加深刻——行政新风不独会施惠于民,更能消弥隔膜,使官民亲如一家,其乐融融。而其结尾“过了年,熬过了寒冬,春天就来了。迎春村的花都开了,好像在迎接一个明媚的新生”,在扣合小说情节发展的同时,又赋予文本主旨以令人咀嚼的余韵,这出自一个中学生之手,的确难能可贵。本文获省级一等奖。(张宗涛  作家、教授)

 


更多阅读
  • 林伊莎: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二十届..

    2023-12-26

    文学有太多的表达形式了,我把它称作真挚的诈骗,狡猾的微醺,赤裸的暖昧,不清和斑斓的精神勾引。.. 查看详情
  • 常景皓:花自飘零水自流(第二十届叶..

    2023-12-22

    立于湖畔,一席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发乌黑如泉,化黑眸韵律其间,如花事般绚烂的一生,将会被历史永远铭记。.. 查看详情
  • 山,我们的孩子(第二十届叶圣陶杯省..

    2023-12-20

    那一年,拉罕来到了西北边疆。 那背景是巨幅的,无声、苍凉,独属于山的伟岸身躯在云下起伏,空气中有干燥土尘的气.. 查看详情
  • 金姝妍:山居的明月(第二十届叶圣陶..

    2023-09-28

    昨日画了一张画,让我想起了山居的时光。 这画的右上角是一轮圆月,月光如雪,树木都被镀上一层微微的银光,左下方..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