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牵丝戏(第二十届叶圣陶杯省赛获奖佳作)

2023-02-24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牵丝戏

 张成长(河南省新蔡县明英高级中学高三)

 

我十八岁生日的愿望是摆脱老皮的控制。

老皮既是我的师,也是我的父。

但我从来不喊他师父,我和所有人一样,喊他老皮。

老皮是一名技艺精湛的皮影艺人。他擅长掌控。于皮影是,于我亦是。

从老皮把我捡回家,他便努力想把我培养成一名优秀的皮影艺人。他把全部技艺都交给我,指望我把皮影戏发扬光大。

但这不是我选择的路。

皮影早就没落了,现在已是电影、电视剧的时代了。

我不想在这条路上与时代背道而驰。我想成为一名歌手。

我在歌唱上颇有天赋,老皮发现了我的天赋,却浪费了我的天赋。我应是在自由的舞台上尽情高歌,而不是躲在幕后,拉扯着几只傀儡。每当我坐在幕后,都感觉自己也像傀儡一样。

皮影被丝线束缚,我被老皮给我安排的命运束缚;皮影不会挣扎,但我会。

当我步入成年人的行列,我发誓要以我自己的方式生活。

我去找老皮的时候,他正在做新的皮影。

我和老皮说,我不想学皮影了,我想去唱歌,做歌星。

老皮头也不抬,手拿着刀反复刮制在药水里泡过的牛皮。

老皮说,你想得美。

我说,老皮,我说真的。皮影已经没人看了,不如去唱歌有前途。我在一个酒吧找了份驻唱的工作,后天就能去上班了。

老皮手上的活停了下来,他的老脸变得通红,问我,你说的什么混账话,谁说皮影没前途了,没前途我能靠唱皮影戏养活你?

我硬着头皮说,早就没几个人看皮影了,现在除了几个老头老太太,谁还稀罕皮影啊。天天唱皮影戏,能挣几个钱,能有什么前途?

老皮眼睛瞪得大大的,气得嘴角发抖,扬手给了我一巴掌,让我滚。

我带着鲜红的半边脸去了我即将工作的酒吧。

我大口地喝扎啤,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在。

我审视这家镇上的小酒吧,发觉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荒凉。

可能因为是白天,整个酒吧里加上我也就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调酒师。

突然一个荒唐的念头冒了出来:在这驻唱还不如唱皮影戏观众多。

甩甩头,我决定忘掉这个想法,对调酒师说,给我再来一打。

再醒来已经是傍晚了。酒吧里的人多了些,调酒师正忙着。

见我醒了,对我说,刚你手机一直响,喊你喊不醒,我也没接,你看一下吧。

我点点头,觉得脑壳痛得紧。打开手机一看,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是个陌生号码。还有条短信。

短信不长,但很震撼:老皮出车祸,被送到县里的医院了。

我头皮发麻,撒腿就往外跑。后面调酒师着急地喊,账还没结呢!

到了医院,老皮正躺在床上,眼睛眯着,手脚都缠着绷带。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

医生说,老人家命大,捡回来一条命,就是手脚都折了,身上可能也有几处骨折。手脚以后估计都不灵便了,但也能养好,好好照顾着吧。

医生出了病房。

我问老皮,你怎么回事,都五十多的人了,出了事怎么办。

老皮没吭声,过了一会突然忸怩地说,娃,我今儿个不该打你的,对……对不住。

我愣住了。老皮向来强势,从小到大没少揍我,但跟我道歉还是头一回。

老皮缓了口气,问,你知道为啥我非要让你唱皮影戏吗。

我不知道。从小到大老皮只是严苛地要我学皮影,但从来没说为什么非唱皮影不可。

老皮讲,我小时候也是被捡回来的。你师爷一辈子唱皮影戏,结果碰上“文革”时的“破四旧”,被弄得妻离子散,“文革”后,你师爷又捡起皮影。皮影是你师爷一辈子的寄托,也是他临终最挂念的事。就像你说的,看皮影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唱皮影戏的人也不多了。我接过你师爷的衣钵,和皮影一起活了大半辈子,越来越知道皮影里的艺术。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瑰宝,我不想,也不舍得让它断喽。

老皮喘了两下,接着说。皮影,就是我的命根子,我这一辈子,就像戏台子上的皮影,皮影戏就是那根扯着我的线,你师爷的嘱托就是拉线的手。我这辈子就是一场戏,唱的就是把皮影传下去。

老皮又歇歇,眼眶红了,说,现在我这手算是废了,后半辈子是演不了皮影了。刮的那张灰皮也不能亲手做成皮影了。我不想咱这一支的皮影断喽。娃,你是我徒弟,也是我儿子,师父求求你,把皮影传下去,成吗?

我怎么也说不出“不”了。

我点了点头。

兜兜转转,我还是没能挣脱老皮扯着我的丝线。

老皮甘愿做皮影的傀儡是因为热爱和师爷的嘱托;我决定做皮影的傀儡是因为老皮,老皮是我的师傅、我的父亲、是我不忍挣脱的丝线,让我心甘情愿为他演一出牵丝戏。

(指导老师:马艳)

 

【点评

这是一篇很有特色的小说。它的特色其实不在于主题的宏大深刻,而在于表现手法的精巧设计。

首先是情节叙述的集中、简约,只围绕一个事件:要不要继承父业从事皮影,其他的内容都删繁就简,像一股绳一样,虽然有起有伏,但总体上不蔓不枝。这一点对于千字左右的短制来说是必要的,如果头绪太多,就必然蜻蜓点水,纷乱芜杂。

其次,作者对语言的驾驭十分老到、纯熟,词句安排几乎处处可见匠心,例如题目“牵丝戏”,既有“皮影戏”的含义,又呼应着文章中老皮对“我”的“控制”,此外还暗含着对于父亲、对于皮影的牵念与不舍。行文大多采用省净的短句,极少修饰形容,更显出返璞归真的老练。

此外,还有一点也非常重要,作者显然对皮影戏有着十分深入的了解,对皮影戏艺人的生活也比较熟悉,所以在叙述的时候,只需信手拈来,就显得十分自然、真实。对于人物内心的刻画也可以做到绘形绘影。

(蒋成峰 大学教授)

 


更多阅读
  • 林伊莎: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二十届..

    2023-12-26

    文学有太多的表达形式了,我把它称作真挚的诈骗,狡猾的微醺,赤裸的暖昧,不清和斑斓的精神勾引。.. 查看详情
  • 常景皓:花自飘零水自流(第二十届叶..

    2023-12-22

    立于湖畔,一席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发乌黑如泉,化黑眸韵律其间,如花事般绚烂的一生,将会被历史永远铭记。.. 查看详情
  • 山,我们的孩子(第二十届叶圣陶杯省..

    2023-12-20

    那一年,拉罕来到了西北边疆。 那背景是巨幅的,无声、苍凉,独属于山的伟岸身躯在云下起伏,空气中有干燥土尘的气.. 查看详情
  • 金姝妍:山居的明月(第二十届叶圣陶..

    2023-09-28

    昨日画了一张画,让我想起了山居的时光。 这画的右上角是一轮圆月,月光如雪,树木都被镀上一层微微的银光,左下方..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