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王欣悦:钥匙(第十九届叶圣陶杯决赛特等奖)

2022-12-29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钥  匙

£王欣悦(江苏省盐城中学高一)

 

“记得啊,钥匙就在第二级台阶的砖板下面,有了钥匙,就永远不会被关在门外了……”对面的那个脸庞竟有些模糊,又似有点点光晕将她周围的一切绘成绮丽的梦幻,而那个浸透着温柔又有些苍老的声音似乎翻山越岭,一点一点轻抚我的双耳。

“奶奶,我回来了!”对着那个身影,我大喊,可嗓子却似乎干涸到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刹间,那个苍老的背影好像沿着一条小路渐行渐远,留给我的只有不时带着笑意的回眸。“奶奶,等等我!”我将双手伸进那一片明媚的光芒中。可是,我忽然意识到,周围的一切在我的呼喊声中旋转,破碎......

猛然睁眼,竟是浓黑如墨的夜色。哦,是梦啊。眼角竟是些许潮湿的泪痕。我轻笑,一种幸庆与释然竟从未像现在这般强烈。只为,梦境里的那个温柔的人,还没有走远。我下意识的打开小夜灯,将手伸向床头柜上的那个小物件,紧握于手心。

那是一把钥匙,没有钥匙扣,却系着一根红丝绳。那是我前些天整理抽屉时从最里层翻出的。我再次细细端详,流逝的岁月在它身上镌刻下或深或浅的划痕,可那依旧分明的棱角却诉说着它打开一扇门的渴望。时光褪去了红丝绳的鲜亮,可它的古朴与结实却给出人以别样的安全与温暖......

天边露出丝丝曙光,我干脆坐起,任记忆一帧帧地翻过:阳光,风雨,笑颜,泪水......

那是儿时的夏日,小村子里的风,都带着独属于盛夏的绿叶与青草交织的气息。天边的火烧云包裹着几代人的炊烟,翻滚在我的童年。

那时的世界很简单,只有玩耍,饭菜,还有那个似乎永远笑着的奶奶。

刚和几个小伙伴们跳完了皮筋,正满头大汗地想回家吃西瓜,可走到大门口,却见大门紧闭。我在使劲敲门而不得后,大声喊着奶奶的名字,回应我的却只有一片寂静。可往常,奶奶都会在门后笑望着我,嗔怪“小丫头又去哪里疯啦”。我不耐烦,用全身力气去推身前那个坚硬的“怪物”,可终究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战争。终于,筋疲力尽的我无助的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哇哇大哭。

当天色稍暗,终于,一个仿佛快跑了很久而气喘吁吁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看见我,奶奶似乎用最快的速度奔过来,一把抱住小小的我,手足无措:“丫头不哭,丫头不哭,都是奶奶不好,下午去了趟城里,却没赶上第一班回来的车......不哭不哭,奶奶给你做你喜欢的鸡汤......”奶奶一边安慰我,一边责备着自己,手忙脚乱地掏出一个金灿灿的小东西,旋转进锁孔,那个与我战斗已久的门瞬间吱呀一声打开了。我的眼泪止住了,进而目不转睛地盯着奶奶的手。“这是什么?”我问。“哦,这是钥匙啊,有了它,就不怕打不开门了......”奶奶回答,忽地若有所思。

晚饭后,奶奶一直在门前的台阶下捣鼓着什么。终于,当繁星点点闪耀在深邃的夜空,奶奶走过来,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丫头记得啊,在我们家门口第二级台阶最中间,奶奶做了一个小暗格,以后啊,钥匙就放在里面,有了钥匙,就不会被关在门外了……这是奶奶跟你的小秘密哦!”“好哟好哟,那奶奶先教我怎么用钥匙开门吧!”我拍手叫好。

……

从那以后,门口的第二级台阶,成了我与奶奶最温暖的小秘密。

长亭路上,年去岁来。伴随着奶奶逐渐佝偻的背与满头花白的发,是我的成长。时光的脚步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留恋而放缓,离别也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守护而延期。那天,我要离开这片深深刻着我的足迹、欢笑与泪水的田间土地,去往城里上学。

爸爸妈妈来接我走的那一天,奶奶似乎没有表现出不舍,倒是笑靥如花,不停地说,“城里好,城里好,好好上学,将来考个好学校......”只是我静静地看到,她往杯里倒水时不小心溢了出来,她添柴火时不小心多加了几根。

吃饭时,她望向爸爸,脸上有些局促,却终于开口,“你们城里那边不是新买了房子嘛……那个……房门的钥匙能不能给我一把啊?这样……我有空好去看看你们”。作为农民朴实了一辈子的奶奶似乎很少开口向别人要东西,说话断断续续。

“当然没问题了,妈。是我们考虑不周到,怎么想不到给您一把。来,我的这把先给您,我们还可以再配。”爸爸随即拿出自己的钥匙串,“我们欢迎您来玩儿,我们一有空,也会常来看您的,您好好保重身体啊。”奶奶接过钥匙,用随身的手帕包起来,握在手心,好像握着全世界。

可是,我们都知道,奶奶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村里和城市距离又远,她自己来我们家里,可能性并不很大。

只是,我亦明白,一把钥匙,是她与我们最珍贵的联结,也是她心中可以打开并进入我们的世界的保证......

离开时,奶奶郑重地将一把系着红丝绳的钥匙塞进我的手心。“丫头乖,我们家的钥匙要保管好,还有,别忘记我们的小秘密哦……”我点头,可一刹间,鼻子有些酸涩。

永远记得那日的她站在路口,用她不变的笑向我们挥手。夕阳在她身上覆下最温暖的金辉,可那个背景竟浸透着孤独与不舍,以致让人不敢回眸。

自那以后,我常常期盼有一个老人用手中的钥匙打开公寓楼那扇精致的门。可这样的等待常常没有结果。唯有那一把珍贵的钥匙,被我小心翼翼地收进抽屉,像夹在时光的罅隙,刻满光阴里的故事,风吹不走,雨抹不掉,独自在我心中最深处沉眠。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我不再等待,也忘了那把被遗落在抽屉一隅的钥匙。那个小秘密,也融于童年里的江河山川,渐渐淡逝。

节假日确实经常去看奶奶,却总是来去匆匆;也经常和奶奶打电话,却总是我先无情地停下奶奶的嘘寒问暖,以各种事务为由按下了挂断键。爸爸给奶奶买了手机,可奶奶不会用微信,似乎和我们的生活隔了一堵无形的墙。是的,当成长的风无情地吹走了稚气,当繁重的学业让童心渐渐消失,我与奶奶那份最真挚的感情,难道也会淡了吗?我常常在一些容易思念的夜晚问自己,却只在梦境中与奶奶重逢,仍在当年的小屋与乡野。

或许,奶奶想错了。她将我们家门的钥匙视如珍宝,却不知道,她还没拿到那个进入我们的世界的钥匙,那个飞速变化的,充满了压力的,充满了智能电子产品的世界。

忽然想起了与奶奶的上一次通电话。

“丫头啊,奶奶最近在学智能手机,那个微信的图标是绿色的吧?可我明明下载了,却找不到在哪儿......

“奶奶,你手指划一划,翻个页不就行了,哎,先不说了,马上有一场考试……”我竟有些不耐烦,急忙说出了“奶奶再见”,留下电话那头一片空虚的迷惘。

现在的我,那个从梦中醒来的我,走过漫长的记忆的我,面对即将降临的晨曦,温暖、思念、愧疚、后悔如一只利刃,切割着已在梦里流过泪的心。

哦,今天是周末啊。我的心一阵狂喜。“今天我要去看奶奶!”吃完早饭,我急忙换衣出门。

其实,从市中心到那个小村子,早就连通了公交,不过一个小时路程。

步履里含着最深切的期待,我踏上那条曾走过无数次的乡间小路。我知道时光的河已流过那个小村庄,让它旧貌换新颜。可它依然走得很慢,炊烟、雾霭、麦田一如十多年前的温暖。就像那个已缓慢的步伐走在时代里,却又努力追赶着我们的奶奶。

走到熟悉的门前,我忽地停下想要敲门的手。门口的第二级台阶,好像以它亘古不变的姿态召唤着我,那个打开暗格去找钥匙的小女孩似乎就站在我的面前,微笑,挥手……

我莞尔,轻轻掀开那块石板,目光停住了。那一刻,风停,云轻,耳畔只有风过树林的轻响,眼里只有那把静卧着仿佛仍等待我的钥匙。

是的,它依然在那里。纵使染着早晨的凉意,它的温暖,在我的心中荡漾。

奶奶,一直在等我呀。她永远留着那把钥匙,等着我打开她的小世界的门。

我摸了摸微湿的眼眶,开锁。进门。

“奶奶,我回来啦!”我听到了带着急切与欣喜的脚步声。

“哎呀,丫头回来啦,怎么不先通知一声呢,我马上可一定要给你做好吃的!”奶奶的笑颜点亮了安静的小屋,那种十年不变的温暖,如期而至。

“奶奶,我今天来,除了因为想你了,还要教会你用智能手机哦!这样,我们想什么时候发消息,就什么时候发消息......

“好嘞,我就知道我丫头最懂事!”奶奶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个让她困惑了许久的“小方板”,好像握着全世界。而我,想让它尽可能地给予奶奶打开门的力量,让它变成一把钥匙。而我也明白,对于奶奶最珍贵的钥匙,其实是我的心。

“奶奶你看,你的微信在这一页呢,跟我学,这样一划。

“来,我先帮你注册个微信号吧……还有这里,我教你怎么发语音……”

时光作渡,眉目成书。有人等待,有人遗忘,有人深爱。当我学着跨越光阴的万水千山,有人停在原地,永远地给我留下那把钥匙,等待我打开芳草掩映的门扉,共诉温情。

而此刻,我要将我的世界那把真正的钥匙交到她的手上,告诉她,我会永远牵着你的手,共赴人间山海。

(指导老师:刘欣)

 

【点评】

在随着文中三千余字穿越了城乡空间后,我们最终能明白那两把钥匙,特别是对应小院院门的那把是祖孙间最珍贵的联结。作者在梦后的清晨带来对小院故事的回忆和对别后生活的反思,写出了乡村童年的真挚美好以及亲情的恒久价值,运思巧妙,立意踏实。但正因为情节建构中的“梦”,是这个契机推动了人物的改变和行动,那么其合理性就要读者去斟酌了。另外,文中具象的抽象的“钥匙”其实还有一把是指向“智能手机”的,相当于文末又指向了帮助老人跨越数字鸿沟的内涵,如此繁复的主题叠加是否必要,则要作者裁夺了。本文获总决赛特等奖。(包学菊 高校教师)


更多阅读
  • 林伊莎: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二十届..

    2023-12-26

    文学有太多的表达形式了,我把它称作真挚的诈骗,狡猾的微醺,赤裸的暖昧,不清和斑斓的精神勾引。.. 查看详情
  • 常景皓:花自飘零水自流(第二十届叶..

    2023-12-22

    立于湖畔,一席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发乌黑如泉,化黑眸韵律其间,如花事般绚烂的一生,将会被历史永远铭记。.. 查看详情
  • 山,我们的孩子(第二十届叶圣陶杯省..

    2023-12-20

    那一年,拉罕来到了西北边疆。 那背景是巨幅的,无声、苍凉,独属于山的伟岸身躯在云下起伏,空气中有干燥土尘的气.. 查看详情
  • 金姝妍:山居的明月(第二十届叶圣陶..

    2023-09-28

    昨日画了一张画,让我想起了山居的时光。 这画的右上角是一轮圆月,月光如雪,树木都被镀上一层微微的银光,左下方..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