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语文视野

《雷雨》:空间叙事学视角下的经典之作

2022-11-1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src=http___bkimg.cdn.bcebos.com_pic_d788d43f8794a4c27d1e63e709be0cd5ad6edcc493ef&refer=http___bkimg.cdn.bcebos.webp.jpg


曹禺的代表作《雷雨》,主要讲述了一场巨大的伦理悲剧。使用龙迪勇的《空间叙事学》和加斯东·巴什拉《空间的诗学》所提供的空间叙事学的视角去赏析《雷雨》这部经典作品的时候,可以让我们对《雷雨》这部作品的内容与思想内涵有一个全新的阐释角度。

故事空间属于文本内容层面的要素,是叙事作品中具体的物理空间。龙迪勇认为:“所谓故事空间,就是叙事作品中写到的那种‘物理空间’。”简单来说,就是作品中的人物展开具体生活所需要的空间背景。作为一个具体生存的人,他是无法抽离于物理空间而存在的。他生活的住宅,他读书的书房,他上学的学校……这些都是所谓的物理空间,放置于文学作品中就是龙迪勇先生所说的故事空间。

在《雷雨》中,有着许多值得探究的故事空间。首先就是序幕中教堂附设的医院,《雷雨》中对其的描述是尽显颓败样貌的,从大门的破败到窗户的残损,都在表达这医院此刻的悲凉与衰败。但是我们可以从医生的言论中知道,此刻破败的医院在当年可是金碧辉煌的周公馆,是上层阶级生活的住宅。这个如今残破的医院空间与其之前富丽堂皇的周公馆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这个故事空间的外貌变化已经暗示了《雷雨》整个叙事的开始与终结,由看似圆满完美的家庭模式开始,终由家破人亡、象征着未来的年轻人死亡这样的悲剧结束,这个医院无形之中推动了《雷雨》整个故事叙事的展开。周朴园多次让蘩漪上楼导致楼上这个故事空间也已经有了十分深刻的意义,这是以楼上空间来诉说蘩漪被压迫的现实。之前的相关研究中,研究者们往往以药、病视为压抑蘩漪的具体象征,其实楼上这个故事空间也是蘩漪被压迫的象征。楼上是隔绝的代名词,蘩漪在楼上这个空间是失去自由的,楼上这个空间就变成了囚禁蘩漪的囚牢,故事最后发疯的蘩漪依旧无法离开楼上,这表明晚年的蘩漪仍然被压迫,依旧没有逃出楼上这个空间囚牢。

对于周公馆,也是一般人所谓的家宅空间。在加斯东·巴什拉《空间的诗学》中对于家宅空间有着十分积极的描述:我们应该证明家宅是一种强大的融合力量,把人的思想、回忆和梦融合在一起。这样一座家宅号召人做宇宙的英雄。它是战胜宇宙的工具。可是《雷雨》中的周公馆(家宅空间)却是十分消极的象征:家宅已经变成扼杀人性的集权象征,看似周朴园是集权大家庭的代表,但是更深的是家宅这个空间。这个周公馆是当时社会的缩影,是当时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是人类社会中压抑健康人性的抽象事物的具象。于此,周朴园也是个无能为力的弱者,他曾经也想要搬离这个住宅,但是还没搬离就发生了家破人亡的悲剧。周朴园最后还是要回到这个住宅去看望侍萍、蘩漪,这个住宅如同生命中无法释怀的事物与回忆,逃避是无法逃避的。

在《空间的诗学》一书中,对于抽屉、柜子、箱子这些空间的作用有着如下描述:我们应该回到对创造性想象力的实证研究上来。借助抽屉、箱子、锁和柜子这些主题,我们将重新接近内心空间梦想那深不可测的储藏室。柜子及其隔层、书桌及其抽屉、箱子及其双层底板都是隐秘的心理生命的真正器官。没有这些“对象”以及其他一些同样被赋予价值的对象,我们的内心生活就会缺少内心空间的原型。而在周朴园与鲁侍萍的交谈中就多次出现“家具”“樟木箱子”“柜”“抽屉”这些空间。

在《雷雨》中这些空间有着十分重要的含义:周朴园使用那些与侍萍还在周公馆时所用的家具、抽屉、柜子、箱子来构建自己内心属于侍萍的那部分空间,这个空间是周与鲁相识、相恋的见证与象征,由此才有后面剧情的展开。而对于侍萍,这些家具是其内心关于周朴园的记忆的保留空间。她和周朴园的交谈,她眼睛中搜寻到了这些熟悉的空间,回忆由此打开,如同潘多拉盒被打开,她和周朴园曾经的过往由此被开启。周朴园与侍萍关于彼此的那部分心理空间此刻由这些家具而重合,导致两人多年之后重识彼此身份,也最终推动叙事走向了的悲剧的高潮。

龙迪勇在《空间叙事学》中讨论了空间与人物性格的关系:“让读者把某一个人物的性格特征与一种特定的空间意象结合起来,从而对之产生一种具象的、实体般的、风雨不蚀的记忆。而这,也构成了叙事作品塑造人物性格、刻画人物形象的又一种方法——空间表征法。”在《雷雨》中所描述的各种空间就是人物性格的表征:周冲出场时提到了花园,花园这个空间象征着纯洁、单纯的品性,但是也是脆弱的,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注定无法生存。于是最终周冲死于花园旁边的电线,与同样纯洁的四凤一起。花园的纯洁,电线的死亡,象征着在那个年代天真、单纯的人是无法生存的,花园这个空间就是周冲单纯、纯洁性格的象征。

矿这个多次出现的空间,是鲁大海身上那种干劲、有生命力、勇敢、粗糙的性格体现,矿上那种石头横行、粗狂杂草的空间意象正好与强健身体的鲁大海相契合,代表着工人阶级、下层民众的强壮的原始生命力,但也代表着鲁大海性格中粗糙不细腻的性格。

周公馆这个空间也是周朴园人物性格的完美体现:他身上有着封建大家长的集权思想,偏执、绝情、残忍的性格,就如同那座阴森、压迫感的周公馆,但是他也有着善良的一面,那个保留着与鲁侍萍相处过痕迹的房间就是其善良、温柔的性格的体现。这样我们就可以发现对于周朴园这个人物的形象是立体的,他有着向善的一面,也有着向恶的一面,不能简单处理,上面对于周公馆空间的描述就是周朴园这个人物形象的恰当体现。

综上所述,空间与叙事的关系已经诉说、暗示着《雷雨》剧中人的命运…… 


更多阅读
  • 世界文学图景中的中国写作——曹..

    2024-06-08

    2024年5月12日,“世界文学图景中的中国写作——曹文轩创作、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本次会议由.. 查看详情
  • 复旦附中名师追寻语文教学之道..

    2024-04-01

    我成为一名语文教师其实是因为一连串的意外,在我小的时候,是万万想不到自己将来会从事这个行当的。.. 查看详情
  • 郭娟:卞之琳的诗文与青春往事..

    2024-01-12

    卞之琳的诗,是让人着迷的一个谜。诗都不长,字句端丽明白,意涵幽远,似乎感受到什么,却又迷蒙着,不可清晰道出。如眼.. 查看详情
  • 铁凝 : 锤炼语言,不能光说不练..

    2023-12-15

    当我们具备了感受生活的能力,也有意识地去增强自己对生活的感受能力,对理解生活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和理解,也在不..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