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 擦去心灵的尘埃(十八届叶圣陶杯决赛佳作)

2021-09-28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A卷第二题

请以“擦黑板”为题写一篇作文。题目亦可自拟,但内容必须与“黑板”直接相关。

 

 

擦去心灵的尘埃

陈子贤(山东省济宁市第一中学高一)

 

窗外桃花开了,粉嫩柔软,成片成群,宛若从天上掉下来的一片彩霞。他坐在教室的角落,目光涣散地望向窗外,说不出希冀着什么。

“好,上课!”伴着悠扬的铃声,张老师挟着一本语文书进来,慌里慌张地开始她的教学任务。

“咱们都知道,庄子……”话音戛然而止,一阵微妙的沉默,低头看书的同学们将目光转移到了老师红一块白一块的脸上。窸窸窣窣翻动书页的“哗啦”声中隐约夹杂着几声不怀好意的嬉笑。

满眼都是数学公式的张老师气不打一处来,一拍讲台,怒问道:“谁擦黑板?”

霎时间,哄堂大笑。他一直在神游,猛然发现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下意识摸了摸脸。

“不是你脸上脏,是黑板不干净。”平时爱接茬的一个男生笑道。班内又是一阵如雷贯耳的笑声。

他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慢吞吞地站起来,脸红得堪比斜进窗口的那枝桃花!

他是因父母务工从外地转学进来的。父母忙于工作,顾不上他的学业,他便自暴自弃地沉浸在过去垫底的日子里,成绩始终不见起色。加之他性格内敛,与班内活泼的氛围格格不入,每犯什么小错,便受到同学的嘲笑。

一节课结束。同学们调侃着张老师怒气冲冲离开教室的模样。

天已经昏暗了,远处的黑夜在肆无忌惮地吞噬仅剩的一线光明。

他一个箭步冲上讲台,一把抄起黑板擦,做起未完成的工作。黑板擦杂乱无章,犹如无头苍蝇,在黑板上横冲直撞;又像匹受惊的烈马,狂暴难驯。他越擦越快,越擦越用力。脱离黑板依附的粉笔末伴随最后一缕光芒狂舞,衣袖带动空气的流动,为它们开拓着更为广阔的舞台。

有人在肩膀上拍了下,他停住了。回头看,竟是张老师。脸上残存的愤怒被惊愕代替,一时语塞。

“干得不错,继续。”张老师面带微笑,示意他继续。

“我……”望着面前被粉末晕染的黑板,他像是被人看穿了心思,在这一刻想尽办法躲藏。可是怎么可能啊,被压抑已久的感情似洪水般汹涌,一经宣泄便一发不可收拾。

外面,天空像黑丝绒,点缀着几颗酸凉的星星。孤独与愤怒是没有反义词的,它们始为言语,化为泪滴,最后归为命运。

“知道我为什么安排你擦黑板吗?”张老师抽出纸巾为他揩去眼角泛滥的泪水,“你父母告诉我你学习状态不好,老是感到自卑,是吗?”

缺点被揭露,暴露在惨白的灯光下,他百感交集,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妥,干脆以沉默代替。

“看这面黑板,被无数人写下密密麻麻的字,承担着无数评价、定义性质的语言。神奇的是,它每天却能以崭新的一面迎接新的一天。因为有你,帮它擦去了往日的种种。试想一下,假设它从未忘记过去,满身字符,又如何去感受、去接纳全新的知识呢?”轻轻揉揉他柔软的发,老师直视他,那双眼角生出皱纹的浅棕色眼瞳,清澈无比,“黑板就像你的心,你的心本质上也如同它。时光给心蒙上灰尘,你便要学会擦去;岁月使心生出疮口,你就要懂得治愈。逝去的失利、他人的言语若是都能附着在你的心上,那你只能受其摆布。”

从小到大,多少句“你不行啊”,多少张鲜红刺目的试卷犹在耳畔,犹现眼前。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攥紧手中的那块板擦,噙着泪水继续擦拭。

神情庄重,面前的黑板在他的眼前变成了一身狼狈的男孩,干涸的血与泪烙印在身上。他虔诚地拭去泪痕、抹去血迹,拿着板擦的手微微颤抖却沉稳轻柔,唯恐自己的一个动作将面前那人伤得体无完肤。

擦黑板、净心灵,擦去粉尘,擦去过往。

“所有苦难与背负的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告别老师。这一夜,他睡得安稳踏实。

夜来风雨,拂过桃花,将原本的绯红洗成淡粉,风过,零落一地。前尘往事皆已逝,只留一缕不张扬的怡人芬芳。

上课铃响起,张老师含笑打量身后那洁净如新的黑板,朝角落里的男孩比了个大拇指。掌声响起。

那枝桃花花瓣已落尽,惋惜之际却惊奇发现枝头冒出的几朵花苞,带着清晨的露珠,映着朝阳的光辉,含苞欲放……

花落香存往事尽,尘去心净日已新。

下课了,他踩着音符,信步走向前方的那面黑板……

“往事明灭。祝你,也祝我。”

 

(指导老师:张彦美)

 

【点评】

本文紧扣“擦黑板”这一动作所蕴含的深刻意味,将其与一位男生的心路历程进行暗线的交织。男生擦黑板的过程与数学老师的谆谆教导叠加进行,男生也在老师的春风化雨中成功地解开了心结,获得了精神成长,“擦黑板”这一动作因此成为男生成长变化的象征符号。作者的记叙不动声色,环境描写别具匠心,如通过教室外面的天气变化进行氛围渲染,开头桃花的描摹与结尾处几朵花苞的照应也暗合了“他”的心理变化。本文荣获决赛特等奖。


更多阅读
  • 爷爷和姥爷(十八届叶圣陶杯初赛佳..

    2021-10-15

    我的爷爷和姥爷都是军人出身,都和新中国同龄。爸爸和妈妈结婚后,他俩也成了好朋友。他俩一静一动,一文一武,生活.. 查看详情
  • 有风吹过(十八届叶圣陶杯决赛佳作..

    2021-09-28

    一朵蓝色的矢车菊会铭记一缕海风的温存,一阵风吹过,那咸咸的沉淀于心底的是不会随容颜老去的思念.. 查看详情
  • ​ 擦去心灵的尘埃(十八届叶圣陶..

    2021-09-28

    窗外桃花开了,粉嫩柔软,成片成群,宛若从天上掉下来的一片彩霞。他坐在教室的角落,目光涣散地望向窗外,说不出希冀.. 查看详情
  • 明 天(十八届叶圣陶杯决赛佳作)..

    2021-08-27

    爷爷的脸上有道疤,这使得他看起来格外与众不同。小时候,因这道疤,我常不敢与他亲近。而常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每当..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