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朱醒

2021-06-03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朱醒2_副本.jpg



朱醒,女,2005年8月生于安徽合肥庐江,现就读于合肥一六八中学高一。合肥市作家协会会员。8岁开始发表作品,在《中国校园文学》《艺术界·儿童文艺》《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初中生》《东方少年》《少儿科技》《课外语文》《新少年》等发表小说、散文、童话等三十余篇。获第二届“红豆·小作家”杯全国小学生创意作文大赛一等奖、第二届“书城杯”安徽省少年散文大赛三等奖、第三届“书城杯”安徽省少年散文大赛二等奖、第四届“书城杯”安徽省少年散文大赛一等奖等奖项。

 

佳作欣赏

 

鸡蛋粥

朱醒(安徽省合肥市合肥一六八中学高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林嫂!”二顺毫无节奏地敲着门,“林嫂!不对啊,平时这个时候都在家啊……”二顺转了转门把手,发现门并没有锁。

“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注意点……林嫂!”被二顺称作林嫂的老妇倒在地上,像横陈的塑料模特——只是没有这么老,这么矮小的模特。林嫂左手紧紧握着一口小碗,右手是一只老人机。二顺眼里的慌张都要溢出来了,他连忙拨了急救电话,然后跑到厨房,熟练地拔下高压锅插头。

坐上救护车的时候二顺呆呆的,像一只僵尸,麻木地回答着护士的问题,这让护士有些不耐烦。护士还注意到他手上拎着一个国外进口的保温桶,这与他的穿着明显不相匹配,他穿得像一条臭水沟。

二顺没空理会护士的显微镜式目光,他正在八倍速快退自己的记忆胶卷。

菜市场硕大的肥胖肚子快要让它的纽扣开线了,人头攒动,不时冒出几句不太文明的话语。在这种情况下,二顺的几句一点也不吸引人的吆喝就显得单薄了。“七十岁以上老人免费送鸡蛋——”老掉牙的套路了,没有老人会上钩的。二顺这么想着。

“我今年正好七十,可能领鸡蛋?”二顺的面前有一张身份证,“喏,你看。”眼前这位老妇对他笑了笑。二顺愣了两秒,继而摆出自己最标准的笑容,“当然可以!这边登记一下姓名住址……”

亏心是亏心,但是饭总是要吃的。望着老妇毫无防备地写下自己的信息,二顺不由自主来了一句:“阿姨怎么称呼?”

“我姓林。”

“那就叫您林嫂吧,林嫂好。”二顺笑得像哈巴狗,同时,几颗疑惑的泡泡也升腾而出,这阿姨也不像有多傻啊,怎么就上当了呢?诶,这怎么有一百块钱,是刚才的阿姨丢的吗?二顺读了一遍登记簿上的住址,打算将钱送给林嫂。

他当然不知道林嫂是故意丢下一百元钱的,也不知道林嫂是故意上当受骗的。

林嫂开门时很惊讶,“请问是您丢的钱吗?”

“啊,是的,谢谢你哈小伙子……要不要进来喝碗粥?也到晚饭时间了吧。”

二顺第一反应是拒绝,可是粥这个字打败了他,他点点头。他还想对林嫂说,他是个快要四十岁的,没人喜欢的中年大叔,可他没有说,因为十一年前他也是个小伙子。

碗不大,二顺却吃得很慢,他觉得自己像舔伤口的猛兽一般耐心。粥流进他的食道,他的胃,他核桃般的心。他以为自己今天不会再有更大的感动了,但他错了,因为他吃到了半个煮鸡蛋。他最爱也最不想面对的鸡蛋粥。

他哭了。

“小伙子怎么啦?太烫了吗?”

“太,太……太好吃了……”泪滴在碗里。

二顺和林嫂逐渐熟了起来,林嫂总邀请二顺去她家喝粥,二顺也总用为数不多的工资给林嫂买水果,用为数不多的时间陪林嫂聊天,给她家打扫卫生。林嫂为二顺介绍了份超市售货员的工作。二顺也知道了,林嫂的儿女在省城工作,老伴三年前去世了;女儿三年前想把林嫂接过去,林嫂拒绝了;儿子给林嫂介绍了好几个家政阿姨,林嫂将她们赶走。

“你在我就安心了……”林嫂常说。

我们来按一下快进键吧,接下来的一年生活都极其相似。

“初步诊断结果,是高血压引发的脑出血,患者最近遇到了什么事儿吗?精神压力太大了。”医生问二顺。二顺想到了那部手机。

“精神压力?”,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进来,二顺真怕她摔跟头,“你就是那个什么二顺吧,我看就是你骗了咱妈的钱……”她还说了许多刻薄的话语,是二顺需要很久才能忘记的。男人穿着考究,眼珠悠悠球般的打量着二顺。

二顺被摁了静音键,他指了指林嫂,意思是你们的妈快要醒了。“妈!”女人推开二顺。

林嫂睁眼的时候二顺打开保温桶盖子,让粥香弥漫病房。“咱妈都病成这样了,就给她吃这个?”女人示意男人打开他们带来的补品的包装盒。林嫂选择了鸡蛋粥。

女人抢过保温桶和小勺,瞪着二顺,二顺咽了咽口水,想说什么——但他走出了病房。

这是二顺今天第二次倒带,以往他总是像避开没有井盖的下水道一样避开这段记忆。他童年过得很苦,三岁丧父,七岁丧兄,母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到十六岁,进了城。那时他每天早晚都喝粥,只有在生日时,才能在碗底发现一个鸡蛋,这是他最大的期待之一。进了城之后母亲还留在乡下,因为二顺微薄的工资无法承担两个人的生活费。二十九岁的一个下午他接到电话要他准备母亲的后事,差点误入传销的他惊醒了。母亲本是美丽的女子,死时却像一段枯树干;他本是一块尖锐的石头,却因为生活变成了鹅卵石。

二顺站在病房外,听到里面断断续续地传来道歉、承诺与林嫂的原谅,还有一句“再也不想着把咱妈往养老院送了”。二顺好像懂了。

病房门被打开,男人不好意思地笑笑,“能麻烦你再煮一桶粥吗?还要一个煮鸡蛋。”(决赛特等)

(指导老师:王艳)

 

 

 




   “我突然觉得我的手好丑。”正在写数学题的他皱着眉头,突然说道。
   “还好吧,你的手丑,有的人的手就不叫手了。”我把目光放在了他的手上,那是一双又黑又粗糙的手,指关节大,看起来很有力的样子。
  盯那双手久了,我的思绪开始飘移。
  放学了。在涌动的人群中,我被送到了一楼楼梯口,外面是倾盆大雨。
  “啊,你有伞吗?”
 “可以带我一起打伞吗?”
  同学们都在结伴离开。
    混乱中,我被挤向无助的边缘。周围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我又不好意思找人借伞。人越来越少,可天公似乎没有一点想要停止哭泣的样子,甚至嘶吼起来。我甚至也要哭出来了。
  “真巧,伞借你了。”耳畔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无法言喻的亲切。一只又黑又糙的手,指关节很大,拿着一把蓝黑格子伞递到了我眼前。
  我二话不说就从他的手中接过了那把小巧的伞,伞收得很讲究。
  “我先走了,我衣服防水。”当我撑开伞抬起头时,雨帘已经模糊了他的背影,我只记得他那只又黑又粗糙的手。
  那是个夏天,雨水洗走了我心田的愁闷。
   还是那个夏天,学校组织足球比赛,为了让足球队员们练习,我们也迎来了久违的体育自由活动。
  夏风轻轻吹动着我的头发,我与同学费了半天劲,终于在足球场上找到一块舒适的地方。我专心地刨着操场上的沙石,耳边是足球队员们的厮杀声,操场上立即沙石飞扬,喝彩声,倒骂声不断。
  我沉浸在这明艳的夏日里。
  突然,有人喊:“小心!”
  我一转头,从远方飞来的足球打破了我宁静的世界,那黑白相间的球状物体沿抛物线加速向我飞来。
  人在突发情况面前,是迟钝的,我失去了行动力,“啪!”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双手就挡在我眼前,完美地将足球拍飞。
  我没有看清那双手,我只知道那是又黑又粗糙的手,也是一双有力的手。我没有对那手的主人表示感谢,只是看见了远方的黄牌,听见了裁判的哨声。
  ……
  “不,你的手挺好看,真的。”我笑了一下,很真诚,向那个夏天,向他,对这双又黑又粗糙,但很好看的手致敬。

 

本文发表于《初中生》


更多阅读
  • 全国十佳小作家:李超然..

    2021-06-03

    女,汉族,2004年生,山东省沂水县人,现就读于沂水县第四中学2019级5班,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 查看详情
  • 全国十佳小作家:祁佳明..

    2019-10-28

    全国十佳小作家:祁佳明 查看详情
  • 全国十佳小作家:王恩琦..

    2018-08-10

    王恩琦,山东省临沂一中高三学生。历次联考总成绩均在年级10%以内。爱好写作、摄影、广播主持等。现任“临沂.. 查看详情
  • 全国十佳小作家:章旖城..

    2021-06-03

    女,浙江省乐清市乐清中学高二学生,乐清市作家协会会员,乐清市小文学家,校论辩社副社长。 在《语文世界》《新作..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