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李超然

2021-06-03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个人简介

 

李超然,女,汉族,2004年生,山东省沂水县人,现就读于沂水县第四中学2019级5班,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

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担任语文课代表,热爱写作,自小学三年级起在报刊发表作品,先后在《山东青年》《中学生》《黄河报》《参花》《中学时代》《青年文学家》《作文成功之路》等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作品50余篇,其中2017年以来发表27篇,先后获得全国、省、市级以上写作大赛奖励14次,小说《不一样的我》荣获北大新世纪全国作文大赛高中组初赛一等奖,散文《捡拾生活中的片断》荣获“文鑫”杯全国中学生征文大赛一等奖,随笔《让灵魂在文字中起舞》荣获“中国风”全国作文大赛一等奖,18万字长篇小说《都市小蜗》即将由国家一级出版社出版。

 

 

佳作欣赏

  小栓的书包

小栓和他妈走丢的那年,是北京奥运会召开的那年,那一年,小栓刚刚八岁。

八岁的小栓已经懂得一些事情,但更多的事情并不懂。小栓记得他妈领他赶集的那一天,日头特别大。那一天赶集的人特别多,不知道即将有个什么重大节日来临。小栓知道,每当到了一些重大节日来临的时候,比如春节、元宵节,比如八月十五中秋节什么的,七村八寨的人赶集的就格外多,有的人来来回回还赶好几趟,置办货物,为过节做准备。那也是小栓这样的山里的孩子们所热切盼望的时刻。平时哪里有赶闲集的说法?不是没有时间,穷苦人家时间比阳光还多,但是就是没有钱。小孩子们赶集,总不能干瞪着眼什么也不买吧?更何况,那些卖大刀大枪连环画和棉花糖、彩色糖豆的人专拣小孩子吆喝。还有那抱着渔鼓坐高马扎的说书人,沙哑着嗓子,精彩处眉飞色舞很是动情;剪纸的老奶奶手最巧了,只看到五颜六色的彩纸屑自手间飘落,像漂亮的蝴蝶一样翻飞,一会儿就剪出美丽的凤凰、喜鹊、牡丹花;还有集上的炸糖棋子怪好吃,散称纸包,纸捻子绳捆住的,小栓每次和妈妈赶集就盼着能买点;角落里也有用软皮尺套铅笔赌钱的骗子,明明看着套了这个铅笔上了,但是押钱多的那一边就老是输;人多处,总也少不了可恨的扒手,而小栓那个乡的集上,据说要更多一些,因为那是三县两地区交界的一个乡,有些刚刚卖点土特产或者手工活的庄稼人,被他们盯上了,推攘间就给偷走了,被偷的嚎啕大哭,伤心好几个月。

小栓记得,他妈领他去赶集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去给小栓买一个像样的书包,因为过些日子,小栓就要去村小学上学了。家里倒是有一个百纳书包,七拼八凑几块碎布勾连而成,怎么看怎么不排场,拿不出门来。小栓妈在门口的阳光里,小心地帮小栓背上,端详来端详去,可是,小栓实在不喜欢。小栓嚷着要华子那样的书包。华子家有钱。华子他妈会做豆腐,华子他爹会卖豆腐。结果,华子家就有钱。华子和小栓同岁,他们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他们将同时去村小学上学去。小栓虽然才八岁,可是他知道好歹。知道华子的书包漂亮,背出去不丢人。而自己的百纳书包,怎么看怎么像个要饭的褡裢,拿不上台面。小栓就哭着要。小栓说如果没有新书包,他就不跟华子一起上学,即使一起上学也不一块儿走,即使一块儿走也不跟华子说话。小小的人儿在阳光里倔强的发着小脾气,撅着嘴巴这么说着,结果小栓妈的眼泪就被说出来了。小栓妈居然抱着小栓哭了起来。小栓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是不是过分了,不知道他妈是生气哭了还是怎么着,他不懂得什么叫做心酸,什么叫悲痛欲绝。但是哭了一通之后,小栓他妈擦一擦眼泪,说:

“明天赶集,买新书包。”

小栓愣了一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妈妈:

“真的还是假的?”

小栓他妈一本正经的说:

“当然是真的了,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听完这句话,小栓接着就开始奔跑,朝院外冲去。

小栓妈喊:

“干什么去?”

小栓不说话,几步奔到门口,忽然站住身子,看了看身上斜背着的百纳书包,三两下扯下来丢到旁边的鸡窝上,继续奔跑。一转眼,人就不见了。小栓妈听见院外的奔跑声,还有小栓变了声调的叫声:

“华子,华子,俺妈要给俺买新书包了!”

小栓妈又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她抬头看了一眼小栓爸的遗像,哭的声调更加抑扬顿挫起来。生活总是无情的面孔,孤儿寡母的日子何止是艰辛和不容易,既是“慈母”,又是“女汉子”,小栓妈只能抽空面对自己死去的男人撒娇哭泣。然而,无论她如何坚强或者如何撒娇,她死去的丈夫和冰冷的生活一样,都不理会她。

赶集那天的日头可真大!小栓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日头。顺着辛梓河一路欢歌,兴奋不已的小栓走得铿锵有力。小栓不时地回头喊他妈,要她快一些走。有几次,小栓似乎很着急,他想,如果走得慢,去晚了,集市上的新书包都被别人买走了,那可就完蛋了。这么一想,他又催他妈快走。他妈患有关节炎,时好时坏的,也许是走在辛梓河边的潮气里关节又开始疼,她撵着小栓走路的样子像一只老鸭,摆来摆去,很吃力的样子。小栓听得到他妈不均匀的呼吸。小栓对他妈那不均匀的呼吸很熟悉。很多个晚上,小栓醒来的时候,会听到他妈那样的呼吸。小栓就问:妈,你怎么了?每当那个时候,小栓他妈就抱着小栓哭。有时候哭出声来,但更多的时候是无声的哭。小栓又听到他妈那种不均匀的呼吸时,他长了一个心眼儿,他不问她怎么了,他怕一问她,她又抱着他哭。那可不得了,会耽误赶路的。去晚了,书包就被人家都买光了!那可怎么办呢?买不到新书包,哼,我就不和华子一起上学,不一起走,不说话!那是一条好长好长的路!

小栓觉得他们头顶着奇大的日头走了一尖晌午才到了集市。

小栓兴奋地回头喊:

“妈,到啦!”

小栓他妈呼呼喘着,说:

“到啦,到啦。”

小栓一头扎进人堆里去。他知道卖书包的摊位在什么位置,之前他已经来过观察好几次了。小栓挤到那个卖书包的摊前,贪婪地拿起好几个书包,左看了右看,都爱不释手。琳琅满目的书包差点让他花了眼,他拣了一个上面带有一个机器猫图案的书包背在了自己的身上,转着身子看了又看。那个机器猫可真是一个神奇的猫,它可以变出很多神奇的东西。小栓曾经在华子家的电视里看过那个动画片。那可是村子里第一台大背投彩电呢!嗯,就它了!这个带机器猫的书包,一定比华子那个带机器人的书包还要排场!小栓的眼前都出现他背着带机器猫的书包和背着带机器人的书包的华子肩并肩走在去村小学的路上了。

卖书包的那个老头儿,看着小栓望着书包痴迷的样子感觉不对劲,说:

“小朋友,你有钱吗?”

小栓张开幸福的眼睛,看了看那个额头瓦亮的老头儿,他的额头上映照着那个大太阳的光,熠熠生辉。小栓说:

“当然有!”

小栓回头找他妈。然而,小栓左看右看,并没有看到她妈站在旁边。他又透过别人的臂膀的间隙朝远处张望,依然没有她的身影。小栓有些慌了。

小栓开始喊:

“妈!妈!”

小栓担心是自己的声音小,妈妈听不到,于是大声的又喊了两声:

“妈!妈!”

旁边的人都看他,但是没有人应他。小栓忽然觉得很害怕,他准备跑出去找他妈,可是被那个额头瓦亮的老头一把抓住了,说:

“小坏蛋,想背着我的书包跑啊?”

那老头一只大手抓着小栓的胳膊,一只手麻利地扯下了小栓脖子上的书包。

小栓顾不得书包了,来不及多想,他拨开人群,一边喊着一边朝外奔跑。然而,整个大集人山人海,哪里有他妈的身影呢?小栓恐惧极了,他觉得周围的人都要抓住他,装到一个黑布袋里拎出去卖给凶恶的人,从此,他就回不了家,见不到他妈,也不会和华子一起上学了。小栓的眼泪开始飞奔。

集市上,有个执拗的孩子,嚷着要买这买那,他的爸爸大声说:

“你看吧,看那个不听话的小孩儿,他爸爸妈妈不要他了,你还敢乱要东西?”

这一说不要紧,小栓觉得头顶轰地一声响。

“妈呀,妈,你不能丢下我,你不能不要我啊!小栓以后听你的话!小栓再也不淘气了!”

小栓哭着冲到集场外面四下里寻找,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寻找到他妈的身影。小栓扶着一棵大柳树,擤了擤鼻涕,泪眼汪汪又朝人群里看了看,的确找不到他妈。小栓已经断定,刚才的那个人说的是千真万确的了,他妈是不肯要他了。她说是领他赶集买书包,其实是想领到集上来丢掉不要了。小栓忽然有了一股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很大的勇气,从哪里来的用不完的力气,他头也不回地朝着来路跑去。

我记得回家的路,你丢不了我的!小栓一口气跑上了辛梓河边那条湿气很重的小路。他泪眼里看到,辛梓河的水里此时映着他一个人的小小身影,而来的时候,是两个,一个是他,一个是他妈。妈不要我了!小栓这么一想,跑得更快了。小栓甚至想到,等他跑回家的时候,他妈已经坐在天井当院里,在大太阳下摊晒着新收的大豆,或者坐在门口纳她永远也纳不完的千层底。她打算丢掉不听话的儿子开始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小栓一口气跑回了家,然而,院子里并没有他妈。他喊了几声,也是没有。天呢!妈,你到底去哪里了?小栓又哭了起来。小栓哭累了,跌坐在门口歇息。小栓的手在大门框上抠来抠去。

村里有赶集的人回来了。一个人忽然说:

“咦?小栓,你这孩子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你妈在集上找你找疯了,人都哭红了眼,嗓子都喊哑了。你倒好,一个人跑回来算怎么回事?还不快去迎迎你妈?你是她的命根子,她以为把你领丢了,正哭得死去活来呢!”

小栓一听,心说:

“妈,你不是去丢我啊?妈,我以为你嫌我不听话,把我丢掉不要我了呢!”

小栓霍地站起身,朝院里慌乱地扫视了一眼,一眼看到鸡窝上那个百纳书包,他一把抓起来,快速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撒腿又朝集市上跑去。小栓觉得耳边的风呼呼地响。小栓跑到辛梓河边的小路上时,一眼看见跌跌撞撞朝家这边奔来的妈。他远远看见他妈的头发披散着,神情呆滞着,跑起来竟然不顾一切,真不知道她的关节炎此时还疼不疼。那边的小栓妈也远远看见小栓了,明显加快了速度,并且不停喊着:

“小栓,小栓啊,妈以为你丢了!妈以为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小栓使出全力,冲向前去。小栓喊:

“妈!”

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小栓哭着说:

“我以为你嫌我不听话,不要我了!妈,我不要新书包了,我就背着这个你缝的书包去上学。”

小栓妈粗重地呼吸声在小栓的耳边回响,小栓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小栓的屁股上狠狠揍了两下,又紧紧抱住了他。小栓觉得他被他妈使劲搂得喘不过气来。

母爱就像那广阔的大海,无比深远;像那浩瀚的宇宙,永无边际;像那奔腾的河流,永不停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无异于依偎在妈妈的怀抱,享受妈妈身上的温暖。但这份温暖只有妈妈才能赋予,谁也无法替代。

小栓看见辛梓河里的人影又是两个了,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湿润的河风也吹过来了,那个百纳书包迎风招展起来,像一面漂亮的小旗子。

(已发表《中学生》)

 

 

 

等待入梦的秋夜

 

“水中月,镜中花,梦打碎才会知真假;风潇潇,雨飘摇,泪眼问花花不答,回不到最初的年华。”

                                                       ——题记

 

秋天,枝头处处挂满了红橙黄绿各色各样的果实,大地布满了丰收的希望,是生命力的沉稳,是去掉高昴后的迂缓,是江河奔泻后的开阔,是窖藏多年的陈醋。

秋天的夜晚,格外的冷清,空荡的夜空中抹着几许淡淡的惆怅,枯黄的树叶在冷冷的秋风中含着淡淡的苦涩和悲凉。

在这岑寂的秋夜里,躺在宿舍的小床上默默怀想,将纷扰的心事挂满十月寂寞的枝头。进入高中后,我时时感到心力交瘁,深深感慨:初中生活就是人间天堂,不紧不慢;高中生活就是人间地狱,无比紧张。高中的生活节奏快,穿衣要迅速,吃饭要快速,就连上厕所都要一路小跑,还有来自老师的鞭策,家长的期待,亲朋好友的观望,社会各界的关注,如牛负重。难怪有同学说:“三年‘牢狱’,生有何欢,死有何惧!”“高中生活就像高压锅,压力大到自我就煮熟了。”现在别说怎么追剧怎么玩了,甚至连深深地睡一觉也成了一种奢望。

年少时,总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夜晚躺在床上跟自己较劲:为什么我一躺下就睡熟了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呢?于是总是有意识地睁大眼睛,对自己说不要睡、不要睡,希望能熬到天明。可是,我连一次都没有成功过,总是不知不觉地酣然入睡了。

而现在,躺在床上,我总是想,快点睡熟吧,快点睡熟吧,明天还得保持好的精力听课呢!可怎么也睡不着了,头脑里尽是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今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突然想起了自己年少时每次都是失败的不要睡觉的古怪念头,不禁黯然神伤。

人,总是在追求着那些自己没有的东西,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好是坏,自己到底需不需要,有时甚至堕入万劫不复之境地也浑然不觉其险。

其实,有些东西是不能够过于强求的,就像我年少时的睡眠。连自己一生中最珍贵的一份无忧无虑的享受都失去了,还挖空心思追求些什么?人,如果太热衷于追求世俗的东西,就会失去一生中已拥有的最宝贵的东西。

平静的湖水,投入一颗石子,便有生动的涟漪;蔚蓝的天空,飞行一行大雁,便有深邃的意境;沉闷的生活,因为一段插曲,才会有了情趣;平淡的人生,因为一点坎坷,才会有了活力;恋爱时加一些嗔怨,爱情反而更加亲密;交友时生点误会,友谊反而更显可贵。在人生中,时苦时甜,时好时坏,起起落落,有一点点希望,也有一点点无奈,生活才会更生动更美满更韵味悠长。

闭着眼睛聆听那树和叶的临终告别,萧瑟的秋风,飘落的黄叶,满载着孤寂的泪。当记忆的风一阵阵从我的心底吹过,心之原野绿草萋萋,蝶影翩翩。已经发黄的信笺里,一脉温情仍汩汩而流,让一朵风中流浪的云厌倦漂泊;一股热荡血液的灌注,使干涸的河床繁盛出春桃与夏柳。面对命运的恩赐,我已毋须多言,只把深深浅浅的祝愿,轻轻宛转曼妙我的歌喉。

眼前的那片枫叶没有经霜便已飘零,花坛里的那朵玫瑰没有燃烧便已枯萎,曾经在炎热的夏季为人们提供绿荫的树叶在寒风中渐渐地变碎变黑,直到消失不见,哪里有泰戈尔说的“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那般的美好,一切只是意境而已。岁月把我们过早的带入了秋季,我的思绪却仍在过去的天空停留。我不知道,那只翅膀上画有花边的鸽子,可否追得上秋天渐渐远行的脚步?你告诉我,渐渐逼近的寒冷的冬天不会将你冻垮,你会在另一个春天与我再次相逢。有过努力,有过依恋,有过无奈,可是,该走的注定要走,错过了便不会再来! 生活也是这样,酸甜苦辣,人生百味,谁没有过体验,谁未曾有所感悟?

以前的我总是天真地认为,凭自己的努力,可以把任何事做得很完美,经常忽略父母对我的忠告和关心,经常嫌他们太唠叨,觉得和他们有代沟,无法沟通和交流,长期以后,就变得对他们特别冷淡、冷酷,甚至把他们当成了防备对象。现在终于明白了,是谁给了我生命,是谁拼命挣钱给我提供最好的生活,是谁把无尽的关心和疼爱一点一滴渗透给了我,是谁对自己那么的吝啬和苛刻却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了我……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我想,世上很少有比这更通俗易懂也更璀璨辉煌的诗句了。这是生命的绝唱啊!多听听父母长辈的忠告,少走一些弯路,遇到困难时不要放弃,更不要气馁,给自己一些信心,让自己迎难而上。画给自己一扇窗,给自己带来些阳光和空气吧!

“等不到盛开的年华,思念早已纷飞天涯。”守不住花样的年华,我是在追寻什么?我又在等待什么?可是秋天那轻爽的足音,还是我们那最初的年华?

梦,如蜜糖一样甜美,那可是我最终的守候。

今夜,细雨迷蒙,思潮涌动;今夜,寻寻觅觅,冷冷清清;今夜,我在殷殷地等,等待入梦。

 

 


更多阅读
  • 全国十佳小作家:李超然..

    2021-06-03

    女,汉族,2004年生,山东省沂水县人,现就读于沂水县第四中学2019级5班,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 查看详情
  • 全国十佳小作家:祁佳明..

    2019-10-28

    全国十佳小作家:祁佳明 查看详情
  • 全国十佳小作家:王恩琦..

    2018-08-10

    王恩琦,山东省临沂一中高三学生。历次联考总成绩均在年级10%以内。爱好写作、摄影、广播主持等。现任“临沂.. 查看详情
  • 全国十佳小作家:章旖城..

    2021-06-03

    女,浙江省乐清市乐清中学高二学生,乐清市作家协会会员,乐清市小文学家,校论辩社副社长。 在《语文世界》《新作..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