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走过寒冬(十八届叶圣陶杯初寒佳作)

2021-04-28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走过寒冬

 

浙江省淳安中学高一 郑汪笑

 

(一)希望的光在蔓延

 

近些日子,阳光倒是好了些。

醉人的午后,阳光遍布的角落,头发花白的老人,轻轻靠着椅背,轻呷几口红糖水,任凭阳光斜洒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浸染上细细碎碎的暖意,平添了些许舒心。他的眼前,一群孩子们正在嬉戏打闹。阳光笼罩着万物,飞鸟在空中画着快乐的圈。

老人稍掩耀眼的日光,透过指尖,注视着太阳微微出了神。竟沉醉在阳光的温柔之中,大抵他眯上眸子的那会儿也是想着的:“春天快到了吧。”

阳光无法眷顾的角落,我静静站着。没有丝毫的征兆,一句话,突兀得不给人一丝反应的空间或余地 “希望的脚步近了”。

 

(二)于万家灯火中隐去身影

 

而我的寒冬,才刚刚开始。

爸爸在公安机关工作,一个极其繁忙的岗位。在我的记忆中,爸爸两三天杳无音信是常有的事,没有电话,没有通信,和家里人没有任何交集。就像是在这一段时间里,抹去了爸爸存在的一切痕迹,却又在某天突然出现。我早已适应了爸爸这种“来去匆匆”的生活节奏。

寒假的时光总是在迷茫中从指缝间溜走。平静的生活掀不起一丝波澜,是既定的石英钟,不断地向前走着。

我低头计算着繁琐的理科题,草稿纸上凌乱的笔画显现出下笔之人的焦躁。刚回家的妈妈收拾着一些白天里购置的生活用品,随口和我搭着几句话:“听新闻里说,今天又确诊了几例新冠病例。”我丝毫不往心里去,“嗯”了一声以示知道了。

妈妈犹豫了片刻,走到书桌前,低声对我说:“马上就要到你高中开学的第一天了,我们一家人……要不出去聚一聚……”

我冷笑一声,抬头,所有烦躁在这一刻达到顶峰:“我是马上就要上高中了,可是爸爸人呢?他在哪里?不是说好在开学的第一天要陪我的吗?”

妈妈沉默片刻,走出书房:“我去做晚饭。”

爸爸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和我联系了。我向来是习惯做最坏打算的,然而这次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平日里,表面上看起来,爸爸是不顾家的,但我知道他把对家人的关怀藏在细枝末节之中。无论工作如何繁重,他定是要定期过问我的学习和生活状况,有没有劳逸结合,有没有学会在快乐中学习;他会关心妈妈,有没有照顾好自己;他会问候长辈,生活上有没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

可现在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工作能比家人更重要?我愤怒到了极点,只要一粒火星,就能燃起熊熊大火。

无奈地笑笑,内心泛起层层苦涩,我索性丢下手中不知重复了几遍的题。到阳台,轻靠落地窗的一角,塞上耳机,试图让自己暂时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

华灯初上,从这个角度望去,万家灯火延绵不断,星星点点汇聚成了一条光路;以及,无边黑夜之上的,一轮明月。

 

(三)熟悉的身影

 

“又有一所监狱爆发疫情了!”妈妈眉目间,是难以掩去的慌张与担忧。

短短几日,疫情已经发展到了难以遏制的地步,武汉已经封城。

我的左眼皮骤然一跳,隐隐约约抓住了一些什么模糊的影子。手中的遥控器胡乱的调着频道,不经意间按到了本地卫视。

“我们不能让群众引起恐慌!”一位年轻的警官身着警服,严肃而认真地说着,脸上闪烁着坚毅的光芒。镜头一个切换,是许多警察在抗疫一线辛勤工作的画面。

我的视线,迅速被一个身影所捕捉。那一刹那,我仿佛被十万伏特的闪电所击中,心中像是刚刚席卷过一场龙卷风,眼角迅速泛上晶莹的泪花。熟悉的感觉,让我近乎在一瞬间确认,那就是爸爸。

电视中警官的声音仍在继续,“出于保密需要,我只能向大家介绍这些情况,我们有信心打赢这场战役……”我的脑海已是一片空白,点点懊悔与思念像仲夏荒原上的野草,从心底泛着光晕,勾勒出全身的线条。

 

(四)归去来兮

 

夜深时刻,算不上古人般刻苦地挑灯夜读,白炽灯下,眉目略显倦态,我仍低着头,将微微卷起角的日记本抚平,一笔一划,写下思念,带着浅浅的散漫。

二月二十二。和家人一起爬山,传给爸爸的相片上,笑容仿佛要溢出浅浅的平面。爸爸看了也定能“醒能同我乐”。

时间已经过半了。是不是?

转眼就快一个月了,我开始恍惚,记不清爸爸离开家的日子。

应该是的。

二月二十三。和外婆他们做了南瓜包子,可好吃了。

离爸爸回家是不是又近了一天?是的。

开始自问自答。

二月二十四。

一个月了。还有十天,熬一熬,你可以的!

为自己鼓劲。

除去白日间的匆忙与浮躁,心如止水,写下自己的心里话寓情于字,该是一天中最舒心的时刻。

这一天,同往常一样,与寂静为伴,我在夜的深处点下最后一个句号。疲倦像铺天盖地的潮水将我淹没。我费力扯开似是被无形的线缝在一起的眼睛,左手撑头,伸出右手点掉台灯。不想动弹,笔被随意地扔到桌角,我把头贴近温暖的桌垫,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

……

就像是,黎明的一丝光辉透过窗户,带着温暖席卷而来。

有人走进了房间。他的脚步声很轻,我看见了樱花缓缓飘落的轻盈。几个转念之间,他已经站在我的身后。

“这样睡觉可是要感冒的,”他无奈的轻叹一声,“我不在的时候,你也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哦。”随后,一条厚实的毛毯覆盖在我的身上。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我睁开眼,回头,看见爸爸温暖的脸庞。眉目间散布着的,是掩饰不住的疲倦。

我“蹭”一下起身,不顾由于僵硬的睡姿,已然酸痛的身体。爸爸还在。

他微笑着,任由我牵着他跑到客厅。妈妈在厨房里,细致地洗着水果。煤气灶上,煮着,散发出喷香的家常面。

我和爸爸坐在客厅里,翻出被遗忘在某个时间节点的纸牌,玩起了幼稚的大富翁。就像是小时候寻常的时光。

妈妈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两大碗汤面。绿色的葱随意地铺洒在最上层,腊肉相间出现,星星点点的辣椒聚集在面的一角,香气缠绕着风的臂膀,钻进我的鼻子。“多大了,还玩这个。”妈妈笑着数落,是充满幸福的语气。

餐桌上,妈妈和爸爸倾诉着这些时日里的琐事。都是些很平常的小事,可是爸爸听的很认真,很投入。爸爸和妈妈脸上一直带着灿烂的笑容——是幸福的见证者。

客厅的灯已全被打开,绚烂的白昼以家为起点,带着圈圈点点,开始扩散。

我比任何时刻都更热爱这份平淡中的幸福。

早已是凌晨,我躺在床上补觉。和爸爸再次相见后,我心中充盈着喜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躲在被窝里抱着抱枕笑个不停。

门口好像有响动。

“八点又要走?”妈妈的声音透过门缝传来,满满的不可置信与不舍。

接着是爸爸的声音:“没办法,又有一处监狱出了问题,需要紧急支援。我这次回来,就是和你们告别的。”他沉默片刻,接着说,“这次任务的时间可能会更长。”

一片寂静。隐约传来妈妈低声的啜泣声。

我把头深深埋进枕头,悲伤包裹着我沉沉睡去。

 

(五)同望明月

 

夜色如墨,泛不起一点星光。风拂过,揭开云层的薄纱,一轮明月逐渐浮现,大半边的夜被温暖光明取代。

异地的月亮,与家乡的一般明亮,只是不懂人的忧愁。。

1区有紧急情况,请所有人员迅速到位!”对讲机里的话连续重复了三遍。

大半夜未合眼,他仍打起精神,抬手揉揉疲惫的眉眼,迅速起身,准备前往指定地点。昼夜难分,已经成了这段时间他生活里的主色调。

“收到。”声音是他惯有的沉稳。

明明已经准备出发,他却折返到办公桌前,拿起一个相框,上面的女孩牵着妈妈的手,站在两位老人身前,笑得像是太阳一般,驱散了他生活里的所有阴霾。

经历岁月吹打的粗糙的手指细细抚摸过相框的每一角,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回原位,身影像风一般消失了,似是为了追回所耽搁的时间。

等我,他在心里默念。

 

(六)相框

 

离开学又近了一天。

把我吵醒的,是熟悉的手机闹铃。

我下意识地摸放在床头的日记本,却感觉床头柜上的物品摆放好像与往常不太一样。我微微一怔,坐起身子,却发现,原来摆着全家福相框的那个位置,变得空荡荡的。

走出房门,早餐的香气顺着清晨的风钻进我的身体。厨房里,是妈妈忙碌的身影。

家里早已经没有了爸爸的踪迹。风告诉我,他来过。

 

(七)家的呼唤

爸爸能在自己所热爱的岗位上,为社会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我思念着,也骄傲着。

我想对参与这场战役的所有人说:最最亲爱的人们啊,请你千万要保护好自己,无数的人还在等待着你们平安归来。

漫漫长夜即将过去,地平线上的第一束阳光总会升起。

 

指导老师:胡洋

 

【点评】

在书写某些宏大的社会性主题时,很多同学总喜欢从正面写那些处于事件中心的人物,比如疫情期间的医生、护士、病人,其实多数人对他们并不了解,所以只能写一些自己从媒体上了解到的内容,总难摆脱那些千篇一律的人物、事件,甚至话语——尽人皆知的东西,有什么好写的呢?还有人甚至根据自己的想象编造了疫情期间各种生离死别的故事——然而,若没有真实的生活体验,怎么编都是假的,一望便知。

这篇文章表达了“抗疫”的主题。文章从一个中学生的角度叙述了处在抗疫前线的父亲的故事。所讲述的内容都是自己亲身经历的生活琐事,因为很真实,所以有力量。表面上看这些内容似乎和抗疫没有直接的关联,但因为抗疫而不能回家,本身不就是关联吗?反倒是文章里提到了电视上采访警察所说的各种套话,有些画蛇添足了。此外,开头写的“老人”,完全游离于主题之外,也没什么用处。


更多阅读
  • 做一只有灵魂的碗,盛一碗生活的哲..

    2021-06-16

    做一只有灵魂的碗,盛一碗生活的哲学(十八届叶圣陶杯决赛佳作) 查看详情
  • 唯变化未变,唯爱国不变(十八届叶圣..

    2021-06-16

    回望近代中国这百年风雨历程,从泥泞小道到康庄大道,一百多年过来,千千万万的路也竟汇合交织成了中国结般,铺设在.. 查看详情
  • 擦黑板擦出火花(十八届叶圣陶杯决..

    2021-06-16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叽叽喳喳写个不停……”我哼唱着一路小跑,直奔学校。 我一直坚信,是因为我数学不好,才.. 查看详情
  • 心府无私为家国(十八届叶圣陶杯决..

    2021-06-16

    厨房里炖鱼的香气和窗棂里渗进来的余辉一并在客厅里洇晕着。年幼的我和我哥在地上扭作一团,掀起金色尘埃在半..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