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诗中点划诉情深(十六届叶圣陶杯初赛佳作)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诗中点划诉情深(十六届叶圣陶杯初赛佳作)

2019-08-14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诗中点划诉情深

□ 蒋恩禹(江苏省姜堰第二中学高二)

我总以为,诗中最有灵气与意韵的,是那个汉字笔形“点”,每每用毛笔写下那一笔时,就会无由地觉得自己墨染了一段留白的时光。平凡而又盛大,伤怀又不失美好。

这些诗句,恰如上元夜的华灯,美丽了千年的诗词夜空,而那些“点”,就好似华灯中的烛光,明目张胆地,撩动人心。

平铺素宣,墨砚生香,在素宣上写字,就好像在浮屠中雕花,一笔一画都是花幽幽的纹路。

“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写到李山甫的这句诗,手中的狼毫正巧,蘸满了墨,我将“安”字的那一点,写得格外重,墨已经浸到白毛毡上,留下不浓不淡的痕迹。无疑,我是愤怒的,作为与徽崇公主同性之人,我想问一句“凭什么”,我能想象,李山甫写这个“安”字时,内心是多么讽刺,我也能想象徽崇公主一身红衣花嫁,行在漠漠无边的沙土上,后面是吹锣打鼓,公主半转过头去,朱唇轻启,问一句“不知何处,能用将军?”转过头去,不再回头,将门之女被迫和亲,真是个笑话。而徽宗公主呢?徒留身后的一地月光与漫漫长夜。

“安”字一点,怎能轻轻的落笔,缓缓地提笔?这一点包含多少愤怒,又夹杂着几声叹息呢?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当我写到“莫”这一点时,我只是稍稍用劲,笔头轻押,留下一个细长的点,像是杜秋娘唱此曲时,最后绵长悠远的尾音。这不是杜秋娘写的诗,但杜秋娘是将此诗唱和成曲儿,且唱得最好的一位,我不得不佩服杜秋娘虽也一生波折但也有个较为圆满的结局。写到这一点时,耳畔似乎传来秋娘似泉水般清澈之音,不要去追求物质享受,少年郎,当惜少年时。莫待长大后,双鬓已生了白发,才后悔当年未惜少年时。那一点,是杜秋娘苦口婆心的规劝,也是对现在,对未来少年郎的劝勉。

笔形“点”,包含着诗人抑或诗中人之情,也给未来的人们以悸动。写着这些诗句,就像在喝一杯有了年岁的酒,我自倾杯,君且随意。

“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我连续写下“尽”与“寒”的两点。写这几个点时,已为枯墨,硬是在宣纸上留下几抹有些苍凉的痕迹。朱淑真的这句诗,是我在已读的所有闺怨诗中,最喜欢的一句。读一遍,心就痛一次,是那种压在胸口的痛,描述不出又消散不去。

“寒灯已被我剔尽了,可梦难成”,这或许是那位女子一句浅浅的叹息,“尽”与“寒”这二字多让人心疼啊!烛流红泪而人泪成行啊,远处的那个他,何时才能回家。

这几点,诉尽了闺中女子如丝如线的愁,或许真的,理还乱。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这算是词了,但写到“终”字的点时,内心还是有些惋惜的,这两点,我用淡墨,写得很轻很轻,就好像看不到的时光与看不清面容的岁月,岁月的绝情之处就在于它让你熬到了最后,却不给你任何补偿。写下这句诗时,我觉得刘过或许也就这么想的,曾经杏花走马正少年,诗很清丽但夹杂了男性文人特有的一种深沉。“终”这字的点,像刘过的叹惜,也像刘过肩头上落下的桂花瓣,更像刘过杯中的酒。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这首《生年不满白》中,惟这句话我记忆最深。“游”字的这一点,我写得很飘逸,像绸带一样从天边滑下,对写这首诗的人,我很佩服他的乐观与豁达,一切都安稳得像一场梦,梦醒后再秉烛而游。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梅妻鹤子的林逋的这句诗,像从未被污染过的空气,带着万物的气息,“清”字的两点,我用笔尖蘸上了些浓墨,写时却轻巧有力,这两点一写,就像闻到了暗香,看见了黄昏。这两点,包含着林逋一生的悠然自得。每看到这句诗,我总能想到周梦蝶。他晚年过的是一小块地和七棵蒜苗的生活,虽清贫,也很美丽。两点之中所含有的淡然超脱正被这个当今社会所需要,若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寻一分淡然,或许,会走得更快更稳。

这些诗穿过时光的缝隙,诗中的每个故事都始于秋风若水,止于岁月洪荒。愿我们的心中,除了温软的故乡,还有从千年之前送尘如今的明月光。

诗中点,韵意最美,想象千年之前的诗人,写下这一点时,是轻是重,是深是浅,是浓还是淡?都足以表明诗人之情。

诗中点诉情深,又是一点,又墨染了一段留白的旧时光。

(指导教师:王国兰)

【点  评】

这篇文章构思比较讨巧。作者发挥自己古诗词积累方面的优势,对自己喜爱的诗句中那些带有笔划“点”的某些字眼进行分析,认为这些字眼甚至字里的“点”都有着特殊的含义。不管这种联系是不是十分贴切,但能从“点”出发来思考这些诗句的意蕴,还是具有别开生面的意趣。

本文的获奖提醒同学们,以古诗词为代表的文学资源,对于写作乃至一般语言表达的作用,是怎么强调都不过分的。熟练背诵、深入理解大量的诗词佳句,总会在不经意间为文章添彩。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