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田苗淼:老屋千千结(十六届初赛复评获奖作品)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田苗淼:老屋千千结(十六届初赛复评获奖作品)

2019-03-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timg.jpg

老屋千千结 

□ 田苗淼(山东省东平高级中学高二)

 

夜深了,忙碌了一天的父母蓬头垢面地回到家:“给你,最后的录像。”是的,最后的录像,老屋最后的记忆。

老屋,就在县纸厂家属院第三道胡同里。那是一个低矮但充满人情味儿的老院。姥姥在年初接到了拆迁的通知,从那一天起,它就正式被社会废弃了。每周一次的花草整理和卫生打扫不再进行,院子里的杂草肆无忌惮地长着,仿佛在展示着最后的抗争和光彩。屋旁有一棵大梧桐树, 盘虬卧龙、枝繁叶茂。潮湿褪色的红砖在日复一日的阳光下刻上了时间的痕迹,更显韵致。黑瓦虽有许多裂纹,但却时时散发着陶土的气息,它那古朴的味道和醇厚而温情的气质,氤氲浸染着我的童年,母亲的青年,姥姥的中年、老年。

捧起手机,小心翼翼地点开播放键,记忆和现实一起涌入眼帘。老屋听春,昨日重现!砖下灰蒙蒙的鼠妇,裂纹处的蚁穴,几声蟋蟀鸣叫……老屋拉近了我与自然的距离。看,门前那块不知名的青岩,从我记事时便在那里卧着,是我们嬉戏游戏时的“案板”,精心挑选几株野草,再从姥姥的菜园里摘几片有了“虫眼”的菜叶,偷偷地从房檐上取下几片破碎的瓦片,在青岩上“叮叮当当”地切着,做着孩童世界的美食。哦,对了,不要忘了从红砖上磨下些砖面,又红又细,若是刚下过雨,还黏黏的,这便是“胡椒面”了,是必不可少的调料!视频里的青岩上面,还黑黝黝的,想必是当年的野菜汁渗入骨子了吧。

忽地,两只小麻雀飞入我的视野。它们在半空中盘旋,扑愣愣,挥舞着幼嫩的翅膀,最终落在炭池顶部的柴草垛上,跳来跳去,最后站在那里,凝视着老屋,仿佛也在做着庄严的告别仪式。“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这反倒使我愧疚起来,中考在即,考虑再三后,我选择在家备考,未能赴约,见老屋最后一面。也许我辜负了老屋十多年的情感,我终不能原谅自己,只能渴求老屋原谅。

影像中,家人和邻里忙里忙外,将一件件老物件搬上卡车,每个人脸上写着不舍和眷恋。腿伤初愈的姥姥拄着拐杖,默默地站在水池旁,深情地注视着她的“古董们”:八仙桌、年轻时的梳妆台、我儿时的旧玩具......都被搬出,嘴里还不停地吩咐着:“轻点儿,慢点儿,别磕着!”看着平日里热热闹闹的老屋渐渐空了,感性的表姐终于没能忍住,转过身去,掩面而泣。而我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不舍与眷恋,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凝成滴顺着脸颊滚落,落到手心里,也沁凉了心灵。

影像的最后是一张照片,那是姥姥站在老屋门前的留念,也只有历尽沧桑仍精神矍铄的姥姥,才能与这红砖黑瓦相配。姥姥虽有安土重迁的情节,不舍到落下泪珠,但她豁达开朗,并不守旧,已能淡然地对待新环境和新生活。是啊,旧房的拆迁与重建,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或许高楼的日子会让我们更习惯于城市化的生活,又或许便利的楼房会让姥姥的晚年更幸福……

不管怎样,时代在发展进步,可是铭记和忘记是一个辩证和烧脑的问题。我觉得要铭记那些陪伴你一路走过的那些人和有价值的老故事,收藏起那些有故事的老物件,感谢它们曾带来的快乐或忧伤、甜蜜或劳碌的梦。仿佛听到老屋旁梧桐树的声音,“簌簌簌”的,那是秋的音乐,不是欢送,是挥手与我告别!

留下老屋的影像,重拾老屋的记忆,让老屋见证过往与历史,让旧影丰富现实与未来!

(指导教师:李思伟)

【点  评】

这是一篇充满情怀的习作,既有怀念不舍又有憧憬向往。老屋最后的录像勾起了“我”的“前尘往事”,不舍跃然纸上。屋旁的梧桐、褪色的红砖、有裂纹的黑瓦见证了一家人的成长与悲欢。老屋的拆迁是时代进步的结果,不必忧伤,不必过于留恋,未来和希望总在前方。(本文是十六届叶圣陶杯初赛复评获奖佳作)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