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李浩溥:用心良苦(十六届复评优秀获奖作品)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大赛佳作

李浩溥:用心良苦(十六届复评优秀获奖作品)

2018-12-2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timg (2).jpg

用心良苦

□ 李浩溥(辽宁省实验中学东戴河校区高一)

 

陆老头很怪。整天灰头土脸,村里人不太喜欢他。再加上今年的伏旱,大伙儿心里都堵得慌,所以,谁见了陆老头都不打招呼。有一个人除外,就是小三子。自打小三子看见陆老头拿着铁锹出门后,他就调笑陆老头。

“陆老头,恁的天路挖好了没有?天上有点儿啥?”

陆老头听见这抹了猪油的舌头,就知小三子又来了。他张嘴搪塞过去:“快好了,快好了。”“哈哈,那就祝您老成功!真是憨货。”当然,最后一句是小三子拿牙咬出来的,给陆老头听了要打人的。

陆老头的儿子在城里工作,近些年不咋回村,而且听说爹整天埋埋汰汰的,回来了还要叫村里人指指点点,所以想干脆把爹接进城里去。“爹,你整天这么忙叨,图个啥呀?”“恁不懂。”陆老头又把铁锹攥在手里,儿子直皱眉。

突然,窗外大喇叭传来声音:“好消息!小三子找见水了!今年庄稼有救了!”陆老头听了直纳闷:小三子什么时候这么能耐了?

陆老头拿铁锹奔向水渠,和往常一样。他的水渠可远着呢:十里地开外。大中午的,太阳顶头热,翻来覆去地炙烤着他。因为今天小三子的事,陆老头心里很乱,这条路也异常的长。土石瓦砾,野草杂藤,缠在陇上沟里。陆老头一个不注意,一脚踏上,往前一蹚,扑通一声,杵在了地上。

陆老头再睁眼就是自家的炕上了。儿子在旁边守着,眼眶红红。陆老头张开嘴说不出话。儿子立马递水,陆老头心里嘴里一片清凉。定了定神,开口说:“水哪弄的?”“小三子那买的,喝的一桶三块,浇地的一亩三百。”“孙子!恁不去抢?”

天知道这价儿有多贵,村儿里人种庄稼打庄稼,一年累死累活也顶多一亩地打一千块。小三子舒服倒着,钱就往兜里进!

“哊,陆大爷,您这话恁说的?”小三子戏谑着。他的嘴角开裂,里面是黄牙尖尖。“您的天路成没成,咱不知道,可咱这水,可不是糊涂来的!说起来,大爷,恁水,好喝吗?”陆老头浑身发抖,攒上全身的劲,骂:“滚!”

儿子抬手要揍小三子。小三子没当事,继续说:“恁咋这说话?这样吧,水价四十一斤,别人问起,我就说从您这吃了个闷,不太高兴,您上眼瞧?”

“嘭”,儿子一拳落在桌上,闷哼出声。小三子笑着出了门。

两天后,陆老头又爬起来,赶溜到自己个的水渠,低头一看,差点栽进去:水渠满满的全是清水!清亮亮,冒着丝丝凉气,伸手一探:凉快!捧水一喝:甜!陆老头沉在了幸福里头。往前他挖渠的时候,总有一群娃儿,在旁边嬉闹。孩子们不理解他,喊他糟老头,还编了个顺口溜:“糟老头,挖水沟,一年到头灰不溜秋!嘿!”可即便如此,他一想到孩子们喝到水时兴奋的表情,他就满足的很。

抽不冷子,小三子的声音背后传来:“陆老头,你敢偷我家的水!”

陆老头登时眼冒金星,又差点栽进渠里,指着他的鼻子骂道:“王八蛋!这分明是我挖的渠,你娘的凭啥强占?”

小三子玩味地笑到:“陆老头啊,这渠写你名了?凭啥就是你的?”

陆老头吹鼻子瞪眼,一句话也没崩出来。

几天后,陈叔遇到陆老头,骂:“丢脸!”陆老头一头雾水,刚待问,陈叔又一句:“你凭啥偷水?”陆老头要哭。

表彰大会上,小三子满脸的笑,村长一劲得夸,什么“一表人才”,“及时雨”,陆老头拿牙咬着说:“狗屁!”小三子抬眼,又抬眉,又张嘴,嘻皮笑脸地说:“哊,陆老头,您咋也来了?今儿个风挺大啊,您这泥人都被刮来了?”

村里人哄笑。小三子直盯着他,仿佛要用村里人的笑声来“杀他”。

小娃儿也跟着笑,大声喊:“糟老头,挖水沟一年到头灰不溜秋!嘿!”

陆老头忙抓住小娃的手,说:“来,娃儿,你把刚才的话再大声说一遍!”小娃儿又大声喊,之后哄笑。大会上很静,只听小娃儿笑。

村长急忙问:“娃儿,你陆爷爷在哪挖水沟?”“就在三叔叔昨个儿去的那地儿!”

真相大白。

陆老头第二天换上新衣,干干净净,体面地参加表彰大会,第二次。他呀,跟大伙说:“咱这水不要钱!二十年前大伙给我娃儿抢一条命,今天我给大伙通一条路!这一条路得走到黑!”

(指导教师:王  位)

【点  评】

短短千余字,这则小故事却包含了十分曲折跌宕的情节,让人深陷其中。开头便设下疑点,主人公陆老头的“灰头土脸”为后文的“开渠”埋下了伏笔。简短的故事包含了完整的情节,深刻的寓意,充满对生活和现实的折射,是一篇成功的尝试。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