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王 睿:卖 瓜(十六届初赛复评获奖作品)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王 睿:卖 瓜(十六届初赛复评获奖作品)

2018-12-21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timg (1).jpg

卖   瓜

□ 王  睿(山东省青岛西海岸新区第一高级中学高二)

 

鸡吃饱了蹲在架子上打盹儿,猪挺着滚圆的肚子窝在一角直哼哼。太阳还恋在山头,天边一抹酡红,那是满满的幸福。

村口一阵闹腾,驴子唱起了戏,是半瞎卖瓜回来了。

半瞎卸下驴车,喝尽丑儿递过的凉茶,没套驴就拉上板车下地摘瓜了。车刚满,刚才还是试探性的月,现在已妥妥的是夜了。半瞎埋头拉车,心里却一阵顾虑:该不该叫孩儿明天一起去卖瓜呢?自己不善言语,孩儿会不会生气?丑儿在后面推着车,嘀咕着:明天该不该陪爹卖瓜?自己是个学生,爹却又瞎又丑又老又穷,丢不丢人?

“明儿个跟爹进城卖瓜不?”半瞎还是怯怯地问了句。“诶。”丑儿不觉竟应了,可他这心里又矛盾了。

第二天凌晨,鞭子撕开夜幕,驴车“吱呀”上路了。半瞎兴奋极了,一路上和着驴蹄敲击地面的声音哼着小曲;丑儿呢,他啊,盯了脚趾一路,像去赴刑。

摆好摊子后,半瞎蹲在旁边用仅剩的左眼温柔地迎着三三两两的行人。丑儿却躲在驴影里,仿佛驴影有亚当夏娃身上那树叶的功用,此时的他,简直就似害了病的眼怕光,破碎的皮怕汗。

驴子嘶叫了一通,甩走了叮在尾巴上的苍蝇。

一个早起买菜的妇人绕过一辆装满瓜的机动三轮车走向驴车。“老乡,哪儿的瓜啊?”“汴塘瓜,不甜不要钱!”半瞎起身应道,每个字都像下了保证金似的。他身为农人,从不吹牛。“哟,你儿子帮你卖瓜啊,瞧你多幸福啊!”妇人道。丑儿脸红得厉害,又没处躲,唉,他的担忧似乎开始了。

日头渐渐高了,毒辣辣地审视世间百态。

这当空,半瞎又是称瓜又是找零,忙得一身汗。丑儿看着爹那泛起盐渍的黄衬衫出了神,那衬衫贴在背上,衬出根根骨头。丑儿猛地回神,正对上那瞪着自己的驴子,滚圆的驴眼里自己扭曲了。丑儿只觉那儿似乎传来阵痛,砰砰疾跳。

买瓜的人愈来愈多,驴子烦躁不堪,日头越来越烈。

丑儿终于走向半瞎,“爹,我来找零吧!”半瞎愣了一下,那瞎了的右眼像蒙灰的劣质珠宝,此时却泛起了光。

今天快了不少,没过午时就剩俩瓜了。这时一汉子赶过来,包圆了,说买个汴塘瓜不易,又去驴车找。果然又抱出个大瓜。突然半瞎一把夺下,宝贝似的搂着说此瓜不卖。汉子无奈地拎着俩瓜走了。

半瞎坐下,丑儿盯着那瓜,他记得这个瓜,这是爹特地藏在驴车里的那个瓜。这瓜到底有啥用啊,爹那么宝贝?丑儿被一阵“咔咔”声打断了遐想:爹竟然把那瓜掰开了,不是很宝贝吗?丑儿更不解了。

半瞎把瓜递给丑儿:“多好的瓜,留着咱爷俩吃!”丑儿眼湿了,他知道爹今天是真的高兴。

日头突然温情起来。

小城里,大街上,驴车边,依偎着的父子,啃着瓜。丑儿不再感觉丢人;半瞎不再顾虑孩儿不接受自己,转而觉得心里满满的。

驴子又唱起了戏,太阳洒下温暖的光,那是稳稳的幸福。

(指导教师:贾  龙)

【点  评】

本文所叙述的故事非常生活化,语言流畅自然,不加粉饰,几乎是生活的直接再现。一个不善沟通的父亲半瞎在儿子的陪同下高兴而兴奋地卖瓜,一个心理矛盾的学生儿子跨跃心理阻碍帮父亲卖瓜,作者通过动作、心理、神态、语言等细节描写将这两个人物形象地刻画出来,尤其是中午时分半瞎汗湿衣衫、丑儿幡然觉悟,那一段写得十分出彩。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