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范源辰:逆 袭(十六届初赛复评获奖作品)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范源辰:逆 袭(十六届初赛复评获奖作品)

2018-12-21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timg (2).jpg

逆   袭

□ 范源辰(河南省淮阳中学高二)


那时候,他还不是蝉。

四野阒然,无光,无风,无声,无影。黑暗的茫茫之中,他苏醒了,睡眼惺松,尚未开始完全清醒。沉睡十余载,无尽的惶恐将他埋没,寒冷幸灾乐祸地旁观着他的慌乱,潮湿不动声色地欣赏着他的落魄。他突然意识到,他已厌倦了虚掷春秋如一日的灰蒙与破败,他向往足以湮灭眼前黑暗的光明。

他要蜕变,他想逆袭。


他又一次碰到了石头,不是一般坚硬的石头。

他尝试着想突破石头的坚硬,可徒劳无功。他懊恼地叹了口气,疲倦地靠在了石头上,稍稍活动一下酸痛的前肢。他毕竟不是声音,能呼啸而上,如履平地;他也不是幽泉,左右逢源,一泻千里。声音穿透石头,幽泉轻划过石头,而他所能依靠的,只是愚钝的前爪和笨拙的身躯,一点一点凭借着坚韧的力量,缓缓地绕过石头。在潮闷喑哑的湿壤中,他冷漠狂暴;在干枯燥热的黄土中,他焦虑烦闷;在彻骨凌人的寒冷中,他心灰气丧。他不时迷惘着未来,那梦寐以求的光明竟然如此遥不可得。但他害怕在徒劳无获的努力中消磨至死,却更怕在死气沉沉的无动于衷中灭亡。他踯躅着,迫切地梦想着要改变现状,却苦于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天地。


他四周寂寥,但浑身燃烧着一股热血,他甚而以为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噩梦。

路过的蚯蚓拉扯着他。向他炫耀几天前看到地上世界的惊艳纷繁,反反复复、味如嚼蜡的陈词滥调、洋洋自得侃侃而谈的神色,他却生出一种无比的羡慕:初春的草长莺飞,盛夏的净莲明荷,晚秋的枫林渔舟,暮冬的袁翁江雪;还有据说那所谓的“人”,看花坞樽前微笑,听月下东邻吹萧,观凉雨竹窗夜话,赏雨后登山看楼……他讶异世上有比土更广袤的存在。他心中荡漾起波澜,似乎在催促漫天焰火的盛开。他突然充满了希冀与动力,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动着,他想亲眼去看看那晴雨山川的平凡中究竟蕴藏着怎样的璀璨光景。


等他回过神,蚯蚓已经走很远了。他想不必去追问,他想走稳自己的路,等自己去发现。于是他开始往前走。遇到一块花岗岩,他一点点调整角度,前肢紧紧扣住花岗岩的缝隙,后足用力一顶,小心翼翼地转身,脚尖落在平稳处,稳稳当当。他从此认真翻过每一块石头,跨过每一粒沙砾,爬过每一处洞穴……他努力做每一件事,希望快点找到充满光明的,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渐渐地,他摸清了每一块石头的纹路,熟悉了每一寸土地的温度。他走过的一切,他经受的一切,他战胜的一切,都让他惊喜着自己的变化,他突然发觉原来自己走过的、要走的,就是一方任其游的天地,虽坎坷悠悠,却永不停息。

他停下用力的前肢,突然发现上方的土特别疏松,稍一移动,就听见土“哗啦啦”毫不留情向他头上砸去。抬头,一线浅浅的朦胧月光恰好洒在他污垢的躯壳上,一弯皎洁的月亮在他炯炯有神的眸子中激烈地跳动。

这是一个安静而伟岸的世界。


一夜过去了,蝉依旧沉溺于这五彩斑斓的世界中。鲜嫩的叶隐匿了他的过往,柔美的花增添了他的灵动,淋漓的雨洗愈了炎凉江湖烙在身上的疤,酣畅的雷抹去了弄人命运恶意的抵毁。

他成功实现了逆袭,终于成了真正的蝉。

成了蝉的他沐浴在阳光下,蓬勃的生机一览无遗。他依旧感觉未来长路漫漫,他仍旧要在不断的逆袭中超越自我。

现在他感觉到,他是流云的知己,是春雀的同伴。他的心中一片崭新的天地正慢慢铺开来。

(指导教师:贾  晗)

【点  评】

作者开门见山,寥寥数语勾画了蝉蜕变之前晦暗时光。文章主体部分对蝉的“蜕变”过程进行了生动细致的心理描写和动作描写,最初的艰难试探差点让它放弃心中的信念,但心中的美好向往使它坚定了逆袭的决心。文章结构明晰,文笔流畅,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生活的细致体悟,语言简练而蕴含哲理。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