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优秀作品选(十二)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大赛佳作

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优秀作品选(十二)

2018-11-16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t01a2720f0886f0ff8b.jpg

一片冰心在玉壶

□ 廖荣衎(重庆南开中学高二)

 

常常追问,在世俗红尘中如何才能有“碾冰为土玉为盆”的高洁;常常静思,一个人仰望着满目霓虹如何才能有“水流心不竞”的平和;常常细味,这风华正茂的青春,如何才能“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开门,看见落红满地;抬头,看见云卷云舒,踱步于古道禅林,心中坦然如水。细嗅玉兰,一阵清新而舒缓的情愫漫过我激动的心,才明白,只有心灵的自由才会闲适自得,才会有“开窗放野云”的轻松。

轻松何来?入世,必有纷杂的人情世故,试着把心置于自由而高洁的殿堂,才会淡泊名利,才会超脱一切的束缚,摆脱囚禁的一切审笼。自古有陶渊明归隐田园,以物化于自然的方式来解脱内心沉淀的压抑。闲来可采菊,悠然见南山,岂不快哉?独坐幽篁里,自省人生,静静地去思考,用宁静消退世俗的浮躁......反复寻思,难道只有出世才会得以超脱,才可以保持内心的坦然与高洁吗?

可是王昌龄如何得以保留住冰心在玉壶?是看淡,还是看轻?是看过,还是看透?原来大诗人是把生活的品位提高到精神的层面。仿佛出淤泥的莲,在无奈的黑暗中仍可以看淡名利,自持高洁,虽已入世,心却早已超脱。当一切成烟云,当一切都归于生命的原初,才能在其短暂的一生中永驻高洁。以一颗淡淡的心去品味人生,红尘便如掠影,以一份高洁的情操面对纷扰,诱惑无非风来竹面。雁过长空,保持那份清洁如冰雪的心灵,便有了朱光潜先生“以出世之精神做着入世之事业”的人格境界。

倾心于美,醉心于洁,用博大与淡泊去面对人生,便留得高洁与典雅的情于红尘世俗,放归心灵于自由的境界。便能够品味玉壶中的真情、真心、真意。

有时会因为一些小小不顺而忧虑,何不放心于自由?有时会因为人生的坎坷、世俗的复杂而迷惘,何不放心于淡泊?在人世间有一种美的追寻,在人生中有一种纯粹的诠释;保持一份清新,是一种人生的智慧;固守一份高洁,是一种超脱的心境;坚持一份恬淡,是一种宁静的心绪。因此我便看到了时代的剪影;林则徐虽身处万难,而有“苟利国家生死以,企因福祸避逐之”的胸怀;周恩来虽少年求学,而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抱负;秦玥飞虽毕业于耶鲁,但终究是“君子通大道”,有不负青春不负百姓的情怀。其实,外在的干扰、芜杂并不足惧,只要心存冰魄之魂,便可在玉壶中頡梦想芳华。

我们这一代人,时代做锦,父辈铺路,只要内心有淡然若素的底色,便有了超越困苦、涤清迷茫的底气。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年代表的精神;一个时代的性格,是青春代表的性格。若问这青年精神,这青春的性格从何而来?便答:一片冰心在玉壶!

(指导教师:李  春)

【点  评】在这繁弦急管的尘世间,能有这样冷静而清醒的思考者,实在难得。作者渴望生命的高洁与平和,向往内心的淡定与从容,但又不甘心就此错过风华正茂时岁月的波澜,几多迷茫,几多惆怅。所以想到了去探寻“以出世之精神做入世之事业”的途径。文章语言优美,修辞的运用恰到好处,体现了作者良好的语言驾驭能力。全文思路清晰,思想深刻,只是作者以这样的身份在这里大谈人生,不免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嫌疑。

20130610113700_xaGyR.thumb.600_0.jpeg

夜遇星空

□ 曾雨欣(湖南省长沙市第一中学高二)

 

我想星空应是寒冷遥远而不可跋涉的,因而仰望星空当于冰冷刺骨、寂静无声的广阔原野上。若是四周蝉鸣聒噪,燥热无比,那么再美的星空也毁了意境。

父母曾携我出行青海,晚上十一点,汽车仍颠沛在穿过一大片原野的国道上。窄窄的国道没有路灯,也没有其他车影,我们像一只小虫在黑暗中缓慢地爬着,不知何时是尽头。我靠在颠簸的座椅上早就乏了,只依稀透过反光的玻璃望见远方的山脉像兽脊般跃动,天空中似乎还有星星……后来这些全都在我脑海中混沌成一团,我睡了过去。

不知在睡梦与清醒间徘徊多少次,我某次醒来,听见父亲说我们接下来要翻过的那座四千米高山,曲折险峻,更无路灯。如此深夜翻山极为危险,然而大约是黑夜使人格外沉静,我心中没有恐慌,反腾起一丝茫然。

父亲将车停在路边,他与母亲正在商量我们是否就地过夜,趁此我下车清醒清醒。下车的瞬间,寒冷的空气从四面八方涌来,空气似乎都稀薄不少,最后一丝困意终于从我身上剥离。然而,当我转身,我看见山峦之外的世界是一片璀璨的星海。

时光的沙漏流动得如此缓慢,仿佛亿万年来时空演进历程都从清澈的彼岸飘忽而至,不疾不徐。夜深风息雷雨逃,云飞雾散清月隐。夜空中的星光漫散开来,呈现出一种极其缥缈的银白色,明灭不息,像从夜光杯底泛起的气泡,又似藏在黑夜袍下的美人,冰冷神秘地朝你一扬嘴角便迅速地没入黑夜。大自然用深蓝的语言铺排星空的神秘与隐隐渗出的森冷,以自由、逍遥的姿态幽浮于夜空,幽浮在我心中一直空白的地方。我此刻所见到的大多数星星离地球都有几千甚至上万光年的距离,此刻我眼中的它已是无数年前的模样,它所发出的那道微弱的光线,在浩瀚的黑暗宇宙中跋涉了千百个世纪才走进我的眼帘。而它现在发出那道光芒,也许还要等数万年才能到达地球,那时,此地又该是如何谷深泉幽。

我慢慢闭眼,将斟进眼眸的星子锁好,感受着高原的夜风低低地呼啸着翻山而过,穿过一望无际的平原朝我奔来,一如历史的车轮不断前进,让我碾于尘埃。依稀听见妈妈叫我入车,但我仍然留在原地,因为这可能是我永生难忘的所见。我环顾广阔的原野,只有我们的车点起了豆大的灯,其余全都浸入无边的黑夜。我看见母亲担忧的侧脸被灯光投下阴影,他们还在为眼前的高山头疼不止。苏轼曾感慨: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与我们而言,眼前的高山经千万年隆起,巍峨而不可跨越。然而比起动辄亿年寿命的星星,高山又何尝不是蜉蝣与粟粒?

是的,也只有星空,在沉淀的无数岁月之后才有如此资本,以上帝的视角,静默地仰望众生万物的忙碌。宇宙得以长久延续,自有其残酷的法则来维持。旅途或出意外,于我们的亲友而言是莫大的悲剧,而对于宇宙而言,不过是浩瀚的宇宙收回一颗星子,广阔的天地收回一粒尘埃。我再次抬头,璀璨如海的星空依然在缓缓流动,越过我头顶,它们将无言地走向另一彼岸,无悲无喜,不生不灭。而目送浩瀚的星空恢宏的移转,我油然而生一阵淋漓的悲怆,脑海里是无数风露流霜在这平原上飘飞纷纭。平时忙碌的时间太多,我们甚至不知柳芽何时返青、何时飞絮,更别提抬头仰望星空,去体会时空的从容与沉静。

夜遇星空下,袍袖满风尘。但也唯有此时此境,我们才能停下平日繁琐的忙碌,窥见另一世界原始存粹的厚重与轻盈,得以触摸更深邃微妙的境界。

当我回到车内再次颠簸启程,星辰仍在窗外涨起又跌落。轮胎摩擦石头的声音哐哐啷啷,如同大地的脉搏,我的脑海再次混沌……如今想起那夜,就像细雨模糊的回忆,再怎么睁大眼也无法清晰。唯有那浩瀚的星海,是那晚我唯一记得的图景。

(指导教师:彭相国)

【点  评】作者回忆途径青海时,夜晚观赏到的星海。由景物描写入手,漆黑的夜晚发现还有星空作伴,对景物的描写很细致。同时,人物的心理描写很真实:母亲一直在担心,而自己却由担心转为享受。在这次永生难忘的旅途中,由浩瀚的星空联想到苏轼的“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在浩瀚的宇宙中,感慨人类之渺小,由此引发的一系列思考,文章主题清晰,内涵比较丰富,发人深思。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