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刘炳琪:东林的新鞋(十六届现场决赛特等奖)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佳作展台

刘炳琪:东林的新鞋(十六届现场决赛特等奖)

2018-10-08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proxy.jpg


东林的新鞋

山东省昌乐及第中学高一  刘炳琪

 

东林买了一双新鞋。

白底黑边儿,网状的鞋面既新潮又大方。不过让东林两眼放光的,还是上面那显眼的“耐克”标志,这双鞋穿在脚上,一定很酷!东林的妈妈被拽着来到柜台前,爬满皱纹的眼角眯起,顺着儿子手指的地方看去,不由得惊讶,眼神既然放大:“什么,一双鞋要三千多!”

妈妈拽住东林的胳膊,不由分说转身往外走。柴米油盐酱醋茶,狂涨的物价使她肩负着抚养孩子的重任,奔波于公司与家的两点一线中。累!怎么会不累?可无论多苦,她还是咬牙挺过来了,自己将东林抚养成了一名高中生。

三千多一双的鞋,难道是用金子镶的边不成?不买,坚决不买!

可儿子身体长得快,鞋是必须要买的。隔天妈妈给东林带来一双新鞋,也是白底黑边儿,也是网状鞋面,只是少了“耐克标志”,五十元一双,妈妈眉开眼笑的买下。

穿仿货可怎么行,东林还不得被同学取笑?到底东林还是打工赚钱,又添上了自己存了好久的压岁钱,偷偷买下了那双鞋。

走在上学的路上,连东林平时最讨厌的鸟叫声也变得妙不可言。东林踩着自己的新鞋,像是踩着弹簧般一蹦一跳,路边卖包子的张大爷挠挠头,差点就要去问问东林是不是刚买了彩票。东林自己呢?想象着一会同学们见到自己的新鞋后羡慕的表情,他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可走进教室后,东林发现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同桌在奋笔疾书,前桌大口啃着还没吃完的早餐,后排把昨天的数学题讨论的热火朝天。哪有人会注意到他的新鞋。

往右一瞥的功夫,东林像是攀上最高峰,在雪地上插下了胜利的旗帜一般,兴奋的挪到正在出神的大浩身边。

东林用手肘捣捣大浩:“兄弟,你的鞋不错啊!”大浩刚回过神来,又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弄的找不到北。“哦,谢谢。这双鞋买很久了。”东林“啧啧”两声,努力把话题往自己的新鞋上转“我看,你这双鞋一定比我的舒服多了。”说着,还把自己的脚伸出来踩到凳子腿的横梁上。

谁知大浩压根没往地上看。东林仍不罢休,猫追老鼠的执著:“唉,昨天逛了一下午才买到这双鞋,真是累死了。”东林边扭脖子边陲后背,偷瞄大浩,见对方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只好悻悻离开。

不过能让东林亮亮新鞋的机会在体育课又到来。操场终归不是草场,热的快要晕过去的东林将太阳咒骂了无数遍一屁股坐在地上,突然又被滚烫的地面烫的蹦起来。

一向讨厌体育课的东林本就对跳远恨之入骨,加上这炭烤的天,当体育老师询问谁想示范跳远时,东林乖乖退到了后面。

不对,这是个好机会啊!东林眼珠一转,嘴里边喊着“我”边高高举起了手。这样不就能让全班同学注意到我的新鞋了吗?

东林在同学们齐刷刷射过来的目光中走到最前方。准备,起跳,一段弧线后,东林落地。如他所愿,终于有人注意到了他的新鞋。“哇!东林,你刚买的鞋不错啊!“这双鞋仿的跟真的一样。你绝对赚到了!”

这句由衷的赞美成为东林眼中的毒刺,同学们看着他的脸由红变白又变黑,不明所以。东林张了张嘴又合上,最终一跺脚:“谁说我的鞋是仿的,这可是真的!”东林在一片哄笑声中气急败坏的回到原处,胸口明显的一起一伏。

继体育课事件后,又一让东林恼火的事发生了。

好友志刚手中端着可乐,和他撞了个满怀。志刚说了声抱歉,嘻嘻的拍了一下东林的肩膀,刚要走,便听见东林的大嗓门:“这可是我刚买的新鞋!”原来是志刚把可乐洒到他的新鞋上了。

上一秒钟教室里还如喧哗嘈杂,下一秒钟却突然安静。志刚也茫然地看着东林,不就是不小心弄脏了他的新鞋吗?

东林气鼓鼓地指着志刚,声音又高了八度:“你知道我的新鞋有多贵吗?你赔得起吗?” 

终于,人人都知道东林有一双新鞋。可不知怎么人人都疏远了东林。

东林最终也没有听到同学们的赞美。

又是平常的一天。“你的新鞋真好看,特别适合你!”东林听到了这句他做梦都想听到的话,却不是说给他听的。

“不就是有钱买大牌鞋吗,谁没有啊?”东林愤愤地想,眼神却不由得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几个人围在那里,东林忍不住走过去看。

一双白底黑边,网状鞋面,没有“耐克标志”的鞋子映入眼前。


【获奖理由】这篇文章写一个爱慕虚荣的中学生,花大价钱买了一双名牌运动鞋后的经历。本以为穿了名牌鞋会让大家羡慕不已,没想到绝大多数同学都不以为意,甚至疏远了他。反倒是别的同学穿的便宜的仿品得到了称赞。这种只看重实用性不看重品牌价格的价值取向无疑是正确的,也符合题目的要求。

本文最值得肯定的地方在于其语言运用的自然、流畅、简洁、准确,尤其是在人物心理活动的刻画方面,细致而真切,表现出作者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