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戴彬媛

2017-09-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戴彬媛(浙江省永嘉中学高二)



  我一直感动于《当你老了》的深情:“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亲爱的文科,我不敢说,独我一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但是这一刻,我的桌上素笺陋笔,诚如海子的抒情——“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认识你的时候,我还是学前班的小女孩,裹在喜庆的红棉衣里。你蹦蹦跳跳地从《安徒生童话》里走来,一双住着星辰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笑得像一团粉色的棉花糖。你偏着头,掰着细嫩的指头,讲述着紫罗兰色的故事。你为至真至善而喜,为无疾而终而悲。我为海的女儿(那个像阳光一样明媚灿烂却幻化为漂浮泡沫的人鱼公主)落下了半箩筐的眼泪,并且暗自奇怪它们为什么没有变成珍珠。

  我读小学的时候,你穿着绿叶点缀的碎花裙在阳光下踩着影子玩耍,我把两朵雾蓝色的鸢尾花插在你的发间,停了蜜蜂、飞过蝴蝶,你莞尔一笑,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在飘忽的花香中,你长出一双洁白的翅膀,一只叫“诗词”,一只叫“歌赋”。我坐在翅膀上,你轻盈地起飞,犹如天空的守护天使。我们来到京城欣赏“真国色”的牡丹,它们层层叠叠开放,寄予着文人骚客的情怀。我们寂寂飞到西塘,“轻狂饮下醉的酒/漫谈对酌魏晋的茶/落寞吻过花之泪”。

时间抚过你我的眉眼,我成了背着书包的初中生——青春电影的摄像头聚焦在女主角秀色可餐的脸蛋上,我是草草几帧的人肉背景。恰恰此时,我重新认识了你。我发现无论是纯洁无瑕的真善美,还是那些皎皎的梦幻与诗意,都只是你很小很小的一面。你也有悲壮和无畏——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是古往今来千峰过后为日出献出血肉的志士仁人。你更是有沉重和叹息——南京大屠杀时,秦淮河的血泪曾湿透你的衣襟,枉死者的魂灵堆积在一起发酵,无法停止。

当然,生活的烦恼不管不顾地叫嚣而来。母亲对我的规划目标和我对梦想的追求顽固对峙;我不遗洪荒之力的付出与我寥寥无几的收获成为常态;我争强好胜的炽热之心和我与世无争的平凡外表不和谐地交织……

幸好,有顾城为我开启一扇窗——“希望/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画出笨拙的自由/画下一只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我”。幸好,有食指为我唱响一首歌——“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幸好,有北岛为我点亮前行的一盏灯——“走吧/我们没有失去记忆/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

于是,我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重新获得了不急不躁的心灵,重新汲取了勇往直前的养料。并解读出生活这一文本的核心价值——活出尊严!如同一棵树的尊严是在风中不要倒下去。一株草的尊严是春天尽力绿一些,秋天尽力迟黄晚枯一会儿。
我想,上了高中后,我才更像个合格的“读者”,更像一位“文科”的铁杆粉丝。“理科”是这样一个讨人喜欢的姑娘,大家大多愿意和她交好。可就像雪小禅说的,人缘太好的人不适合做知己——“理科”追求绝对的公平,却无视由此带来的不公平。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标准答案似乎永远是没有灵魂与肉体的符号、数字。和她谈过程是徒劳无功的,因为哪怕一个小数点站错了位置,都是与真理背道而驰的谬误。可是对于生活来说,这些思想又何尝不是太过于极端呢?我和“理科”的友谊宛如一棵摇钱树——它孕育着实际功利的果实。虽然丰硕,然而意境全无。

亲爱的你似乎通透:很多时候,不公平才是公平,不尖锐才是尖锐,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在无数个我觉得自己被生活欺骗的时刻,都是这个理念支撑着我继续蜗行摸索。

前不久的某一天,我因为体育不好被押进了学校的“体育后进生集中营”!接连三天三夜挤时间写出来的文章被全盘否定!和闺蜜闹翻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觉得生活像一块半碎的玻璃,它静立着,我被无法遏制的力量“啪”地一下拍在它身上,鼻子嘴巴似乎掉了下来,碎渣刺入皮肤和眼睛。那天的晚自修我边写作业边落泪,直到你捧着历史书陪伴在我身侧。

在真正的厚重面前,那些渺小的忧伤自惭形秽。是的,抱怨是掩盖怯懦的借口,而我要用一笔一画勾勒出人生的画卷。分科后,我放下了和“理科”牵起的手——她容貌精致美艳到无可挑剔,为人真诚和仗义,我不得不坦白说,拥有她这样的朋友是件值得骄傲的事。但是我只想和你做知己。也许生活就是如此,浪漫分两种,一种是和“最爱”相濡以沫,另一种是和“次爱”相忘于江湖。我和理科两两相忘,没有亏欠,没有辜负。

我亲爱的姑娘,我想和你聊聊星辰大海,聊聊春天和一个会开花的吻,甚至谈谈云朵转瞬即逝的丰硕。我也愿侧耳为你听,让那飒飒的来自远古的风拂过耳畔,让热兵器时代的轰鸣给我以恒久的警醒。

我亲爱的姑娘,“快来我的怀里/或者住进我的心里”,我想和你一起把一艘艘小船,推入浩瀚的银河。

一千遍晚安。

 



自习随写


□戴彬媛(浙江省永嘉中学高二)



这节课是自习。班主任再三勉励我们:“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方叫了几个早读迟到的男同学出去。他们低垂着脸,盯着脚上的球鞋,一步一步似很艰难地走着。这些“惯犯”们把“虚心认错,绝不悔改”演绎到了极致。

靠门第一桌的男生是学霸。他带着天蓝色的耳机,偶尔按一下MP4切换歌曲,大部分时间,眼睛钉在试题上。他的桌子左边整齐码着一叠课外教辅,据说他每天都是少不了和它们热乎热乎寒暄一番的。桌子右上角则摆着终日飘出咖啡香味的马克杯——这厮夜晚长年累月与小灯、教辅相伴。这时,他的后桌往后挪了挪桌子,随后,这位可怜的后桌忍无可忍戳了戳学霸的后背。估计,刚才学霸的脚又是在随着英文歌曲忘我地律动了。

同桌是“沈佳宜”似的人物,生得是眉清目秀,从不为杂事损却精神、亏了行止。老师夸她无价宝。只见她侧着头,左额靠在撑起的左手上,目光探究式地投向题目。说时迟,那时快,她右手握笔,三下两下,草稿纸上就站满了清秀娟丽的算术式。最底下是一个长得很亲切的数字,“沈佳宜”把这个数字圈起来打了个小勾。她那双眸子像被点亮似的,明媚如同阳春三月。

左后方的姑娘别名“亚洲舞王”,长得娇姿艳质、良工琢就,怎一个“标致”了得。她漫不经心地写着,列方程像在信笔涂鸦,写写停停,时不时拿起桌上那面画着哆啦A梦的小镜子,或摆弄摆弄她的齐刘海,或细细赏着镜里的柳叶眉、桃花眼,或和那一颗两颗调皮的小痘痘斗智斗勇。

话分两头。“亚洲舞王”的同桌是个微博粉丝众多的男生,人称“微型网红”。人人以为他会为闲耍蹉跎了成绩。谁道这“网红”资质过人,花哨爱耍,作业也不耽搁。他的眼睛若摄在题目上,一会儿半会儿,题目的精魂就被看透。这不,他合上数学作业本,潇洒地往桌角一放,对着“亚洲舞王”丢去一个欣赏的眼色。

这时,被拉去“爱的教育”的几个男生从前门大大方方进来了,脸上毫无惭愧的影迹。其中一个是我的前桌,他坐下后,扯过一张大便利贴刷刷几笔,随后递给我。只见他写道:“怎么办?我同桌不理我了。就因为昨天的小作文,她写了半个钟头,离题,不及格。我十分钟写完的,分数比她高好多。”我扫扫冷着一张脸很严肃地翻着字典的斜前桌,遗憾地低声回了句:“爱莫能助。”前桌挠了挠头,凑过来,轻声嘀咕道:“我还和这么多人宣传,她肯定好几天不理我了。”斜前桌摆摆遮住视线的乱发,一丝不苟对着字典在英语课本上标着注释,也不知她听没听见。

“叮铃铃铃铃”这时下课铃大作。踩着铃声,几个男生像箭一样“射”了出去。我的吃货朋友冲我挑挑眉,她一定是听到了小卖部的召唤,就像我一样。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