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马知行

2017-09-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马知行(深圳市高级中学高一)



小夏上大三,一周的社会实践,选题得到老师肯定后,他独自搭上了开往老家的高铁。

父亲在“朋友圈”发的打油诗在小夏脑海里翻涌:“白帝彩云间,脐橙遍地山,天下奉节有,硬是蜜蜜甜”,这分明在为肥美的脐橙打广告,他会心地一笑。

从小夏开始记事起,他就住在爷爷奶奶的老房子里。

老房子有些陈旧,但比起周围的小土房,又十分高大气派。爷爷喜欢抱着年幼的小夏,搬把老藤椅坐在房门前乘凉。

心情一好,爷爷就打开了话匣子,给小夏讲那些陈年旧事。“夏,你知道不?这房子可是爷爷我自己建的!当年费了老大劲呢……”“这故事你都讲了多少遍了!整天跟个小娃娃一样!”戴着老花镜,正在织毛衣的奶奶总想找机会说爷爷两句。爷爷也不生气,嘿嘿一笑,仿佛在闹着玩。

老家的脐橙远近闻名。老房子附近,就有一片茂密的脐橙林——这是爷爷多年精心打理的。每年11月下旬,橙林便挂满了饱满的果实,远远望去,仿佛披着一件黄金色的外衣。爷爷经常给邻居送些脐橙,因此得了个果叔的美称,他也欣然接受。

乡下生活融洽而安宁,小夏在这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小夏上一年级时,父亲突然决定到S市去打拼,一方面为了让小夏接受更好的教育。再说,父亲也想走出乡村看看外面的世界。

初到城市,一切都变得十分陌生。

马路上咆哮的汽车,肆意闯红灯的行人,见面却形同路人的邻居……飞快的生活节奏,让他们感到很不适应。

城市对三个乡下人并不友好。因为没有足够的学历与经验,父亲找工作四处碰壁,还险些被拉去做传销;不过,凭着骨子里的那股韧劲,父亲硬是咬牙挺了下来。

电视新闻里,“扶不扶”、“苏丹红”等话题,在这个城市仿佛成了司空见惯的事……爷爷奶奶身体也不再硬朗,有一天晚上爷爷肾结石复发,痛得在床上打滚,硬撑到第二天才去医院看病。

“什么时候回老家啊!”小夏不止一次问父亲。父亲总不说话,以沉默作答。如愿以偿过上憧憬的城市生活,小夏心里却仿佛罩了一层浓浓的愁云。

春节,小夏随父母回到老家。爷爷奶奶早就准备好暖炉,做好一大桌菜肴,一家人享受难得的欢聚时光。

时常有邻居来串门,送来许多美味——香肠、腊猪脚……儿时玩伴也没有忘记“孩子王”,听说他回来了,跑到老房子外大喊:“小夏,快出来玩啊!”熟悉的乡音、质朴的人们,为小夏平添了几分暖意。

美好时光总是很短暂,转眼间,又到了离家的日子。小夏望着车窗外爷爷奶奶蹒跚的身影渐渐远去,一阵心酸激荡开来……

小夏上大学后,父母辞去城市的工作,回到了乡下。

父亲将几年打拼的积蓄倾囊拿出,和爷爷一起办起了果园。改良土壤、嫁接果枝、培育新苗……短短一年,生意越做越好,“果叔农庄”的名号就在十里八乡传播开来。父亲充分利用城市的人脉和互联网新媒体,成功地将脐橙推广到全国各地。

前不久,父亲快递一箱脐橙,还有一封信:“当初为了生活,我们离乡背井去远方……为了求学,你又去了远方……橙子熟了,回来尝尝吧,爷爷奶奶想你!”小夏拿起一个橙,剥开表皮,橙汁顿时迸射出来,一直甜到心里。

列车稳稳地停靠在脐橙之乡——奉节站,小夏跳下车,心情大好,明媚的阳光下,那些儿时熟悉的景色还在。

的士车开得很快,不一会儿就远远地望见爷爷的老房子了。在房前拐了弯,司机径直开向了不远处的果园。

“果叔农庄”门口,已经能看见满树沉甸甸的脐橙。饱满的脐橙仿佛一个个小皮球,顽皮地垂在枝头,阳光下,反射着金黄色的耀眼光芒。

看着这一切,小夏突然感触良多,一句话反复在心里翻腾涨潮:“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父亲就是从远方回归故乡创业成功的杰出代表!”尽管小夏早已选定了调研课题,这一瞬,他仍然激动不已。

小夏轻轻踱进果园,他想给“果叔农庄”庄主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暖 秋


□马知行(深圳市高级中学高一)



又是一年秋天。

转眼间,楚清已经在“金鹏中学”度过了一年时光。暑假过去,他也上初二了。回到久违的校园,他看着在校内追逐打闹的初一新生,心中想象着当学长的滋味,不禁微微一笑。

第一堂语文课,老师重重地在黑板上写下本学期的第一篇作文题目——《深圳之秋》。深圳有秋天吗?楚清眉头紧锁。

楚清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在S省大山深处的那个小村子里,只有他获得了来深圳读初中的机会。但他同时又很不幸——在那场大地震中,作为家庭支柱的爸爸和外公离开了人世。

那时,义务教育在落后的农村已经推广开来。读书不用钱,学习用品、家庭开支等,全都由柔弱的妈妈一人扛着。妈妈不辞辛劳,同时打两份工。楚清知道妈妈辛苦,努力学习之余,还主动揽下了做饭的任务。每晚十一点,当妈妈回家后,就能吃上一口热饭,他躺在床上,听着隐隐约约的碗筷碰撞声音,暗暗告诉自己—— 一定不能辜负爸爸妈妈!

小学六年级,楚清因为学习成绩优异,成为“深圳XXX助学基金会的支助对象。按照支助计划,他将在金鹏中学住校读完三年中学。而妈妈也将一起来深圳,在一家公司做清洁工。

妈妈特别高兴,当晚没有再去加班,亲自下厨做了一顿“满汉全席”。可楚清心中一直忐忑不安——深圳是个大城市,那里的同学们会愿意接受我吗?

刚到深圳时,正值秋天。这里的气候让楚清有些懵了——正午的太阳直直地照射着大地,高楼间、马路上,四处泛着热浪;簕杜鹃和凤凰花仿佛不知疲倦,争相盛开……深圳的秋天,让他很不适应!

家乡的秋天,在楚清的记忆里,是红红火火的收获季节!

山上飘满了随风而舞的落叶,仿佛盖上了一层绒毯;红彤彤的石榴挂在高高的树枝上,宛如一簇簇燃烧的火苗;谷穗一天天地弯下腰,一粒粒谷子硕大又饱满,像琥珀一样放着金光;金灿灿的玉米棒子,似乎是整齐列队的士兵在接受检阅……

开学那天,楚清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自己的班级。

同学们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什么,见楚清进来,纷纷把头转向他。楚清感到脸上一阵发烫,连忙低下头,快步走到最角落的座位坐下,翻看起课本。几位同学不时回头看着他,这让楚清有些不安。

不一会儿,大家又开始漫无目的地聊天,他才悄悄抬起头。

教室的空间相当大,各种设施都十分齐全——讲台上的那块白板……大概就是所谓的投影仪吧。

“好棒!”楚清不由得心生感叹。

他用余光瞥了瞥身旁的同学——大家都穿着校服,可自己的校服还没有领到,一身运动服十分扎眼。他看了看昨晚新买的书包,又羡慕地看看同学们的书包——那些都是五颜六色、款式各样的书包,肯定都是名牌!

“请大家回到座位上。”一位女老师面带微笑,走上讲台。

“欢迎大家来到金鹏中学,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姓林,”林老师在黑板上工整地写下自己的名字。“我们班有一位从远方来的同学——楚清同学,请起立,为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楚清稍微犹豫了一下,慢慢站了起来:“大家好,我是楚清……”整个过程中,他双眼紧盯地面,手指不断抠着桌角,生怕接触别人的视线。

“好的,请坐。”林老师继续说:“楚清刚从内地来到深圳,同学们要多照顾他”。

楚清刚舒了口气,林老师又给了他“当头一棒”:“以后,楚清就是咱们班的电教委员了。”

“啊?可是我不会用电脑……”楚清的脸又红了。

“没事儿!我教你!”一旁的同桌拍拍胸脯,豪爽地承诺下来。

下课后,同桌二话不说,把楚清拽到了讲台:“这个是电脑,按这个键开机,然后再用鼠标打开程序。要使用投影仪……”

同桌专注地手把手教自己,感谢之余,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别担心,大家都会帮你,以后要把电脑管理好哦,委员同志。”同桌故意俏皮地笑笑。

“楚清,你老家的景色是不是特别漂亮?”、“你老家有什么好吃的,能讲讲吗?”不知不觉中,他的身边已经围了一大圈人。

“当然,山清水秀呢。好吃的可多啦,每年中秋节,每家都吃刚刚收割的最新鲜的大米,那香味就别提啦!”楚清开心地笑了。

进入深秋,天气渐渐地变凉了。

楚清换上了长袖外套。“脏衣服攒了不少,周末要麻烦妈妈了。”楚清边走边想,径直来到宿舍摆放行李箱的角落。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家,母子俩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周末。

但是,原来放着行他李箱的位置早已空空如也。

不会吧!楚清赶紧四处张望,也许是位置记错了呢?

银色的行李箱,是妈妈专门买给他住校用的……行李箱里不仅有衣服,还有他最宝贵的东西——英语随身听!

“绝对不能弄丢啊!”楚清拼命祈祷。

直到最后一名住校生拉走行李箱,楚清才确认,自已的箱子真的没有了。

以前可从没出过这样的事,是不是同学不小心拿错了?楚清立刻赶回班级,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班长动员同学们,一拨人去宿舍寻找,另一拨分头去各班询问有没有拿错的行李箱。还有一位阿姨在家长群上发布了信息,其他班级的家长纷纷转发……

这些善良的人们,让楚清心生暖意,也更加坚定了他找到行李箱的决心……

到家时,楚清一脸沮丧。看着一脸笑容的妈妈,他不敢说话。

“没事,不就是一个行李箱嘛!丢了就再买一个!”听完事情经过后,妈妈故作轻松地安慰他。其实,楚清更希望妈妈批评他几句,此刻的宽容更让他感到愧疚。

星期天下午,楚清回到学校参加晚自习。校门口,门卫查看了他的校园卡:“哦,楚清同学,你的行李箱在门卫室。”

楚清喜出望外,几步跑到门卫室——行李箱果真在!他赶紧打开箱子,摸了摸校服口袋——随身听不见了!楚清的心脏猛跳起来!

“原来从衣服里掉出来了……”呼,他舒了一口气。

这时,一张纸条引起了楚清的注意。“同学:周五走得太急,拿错了你的行李箱,真的很抱歉,箱子里的衣服已经洗干净了。”

  楚清这才发现,衣服被叠得整整齐齐,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楚清眉头舒展,奋笔疾书——

一瞬间,楚清仿佛又看到了沉甸甸的稻穗和金黄的玉米棒……

他觉得,深圳的秋天,充盈着浓浓暖色。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