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俞天一

2017-09-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穿越铁栅栏的青春味道

□俞天一(浙江省衢州第一中学高一



我就读的初中学校大门两边是栅栏式围墙,铁栅栏旁有许多小吃摊,铁哥烧烤、退伍兵烧烤、福建瘦肉丸、章鱼小丸子等,不同的香味混杂在一起,总是肆无忌惮地穿越学校的铁栅栏流入校园,和大家的嗅觉缠缠绵绵。

学校明令禁止学生购买小吃摊上的小吃。但禁归禁,想买的学生总是管不住,小吃摊周围的卫生照样糟糕,打扫卫生的值日生也因此经常背锅。学校还专门为此加高了铁栅栏,但偷买小吃的依然可以通过铁栅栏的缝隙塞进塞出,只有瘦肉丸是由摊贩大妈用晾衣杆叉起来送进校园的,很考验学校领导的智商。

这些学生中,有一个长得特高的被哥们叫作“德玛西亚”的男生很是引人关注。他长得估计已经超过一米八,每到饭点来这买小吃时好像我不知何为“鹤立鸡群”似的。

一般来这买小吃的人都有点心虚。一天,听说有校领导要来检查,挤在铁栅栏旁的大多数同学都落荒而逃,唯有德玛西亚一副淡定的样子,捧着瘦肉丸蹲在栅栏墙旁静静地吃完。后来,的确有校领导来,但也只是路过的一个快退休的爷爷级老领导。德玛西亚把泡沫塑料碗往垃圾桶里扣的时候,他一甩头发,我发现他长了一脸的痘痘。于是,我们相识。

“德玛西亚”是英雄联盟(简称LOL)里的专用术语,放大招用的。我咀嚼他的诨号,猜他是个沉迷于网游也许还玩得不错的少年。那段时间,我们都埋在中考习题里。有一天空闲时,同班同学聊起了LOL,我就问娘炮同学小桃认不认识德玛西亚。小桃说了一个词——“号贩子”,顾名思义,就是贩卖游戏帐号的人。这么说德玛西亚打游戏技术很好,并且开始赚钱,没准还是个土豪呢。

一个周末,德玛西亚问我新华书店怎么走。我意识到这也是我放松的好机会,因为我已经被堆成山的中考题困了好久没出门了。我当即和爸妈请假出门给他带路。在新华书店买了几本教辅书后,我问他:“你买这么多有时间做吗?”“买着装样子给老师看呗。”德玛西亚立即受到了我的白眼攻击。他又说:“谢谢你给我带路,没钱答谢你,要不我请你去我家玩游戏。”我笑着回他:“不不不,我回家还有作业呢。”他又一甩头发,坏笑着问:“真不去?我家电脑超大屏哦,xbox要玩吗?有手柄哦,你要VR也行啊!”“我觉得你这样带坏一个乖学生会造天谴的,德玛西亚,我们走吧。”我在内心狠狠骂了自己“口嫌体正直”一百遍。

到了德玛西亚家,我感叹自己认识了一个游戏技术大佬。他家的其他房间久不收拾,只有游戏设备房里纤尘不染。他得意地扔给我一个手柄,我们开始了xbox大战,但我只能跟在后面捡装备,必竟我跟不上他的手速,这也绝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

我问起德玛西亚卖号的心得。他坦白告诉我,他自从小学三年级第一次出售自己的赛尔号账号赚了二十元钱后,对边玩游戏边卖号的执着就一发不可收拾。他用二十元充了一段时间的游戏VIP,玩了一段时间后又将账号出售,如此循环直到现在。他说他认识校内绝大多数玩游戏且钱多人傻的少年,最多的一个月他做游戏代打同时卖号挣了将近一千元。

“你这么牛,你妈知道吗?”我惊呼。德玛西亚别过头去。“我爸妈分居,我妈每月给我零花钱,这是我爸给我租的房子,我妈住在上班地方不太回来,这个家大多数时间是我一个人。”我同情他的遭遇。“顺便说一下,我妈给我的零花钱连吃饭都不够,我卖号得来的钱除了添设备,就是用来吃饭。”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常来买小吃,除了比学校食堂的饭菜好吃外,价格也便宜,省钱。因为临近中考,打游戏挣来的钱少了。难怪我从未见过他穿名牌,也从未见过他慷慨请客。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还是经常和德玛西亚一起去铁栅栏旁买瘦肉丸,还每次要他仗着身高帮我点餐。我问他中考的目标,他说上中专就可以了。因为中专学校的时间相对自由,而且玩游戏的人也多。他低着头害羞地说今后想做游戏职业玩家,脸红犹豫的样子差点让路过的老师以为我们在谈恋爱。

一碗价廉味美的瘦肉丸,不知是用来填满少年饥饿的胃还是用来给予追逐梦想的心一点可怜的鼓励。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爸是个摄影迷


□俞天一(浙江省衢州第一中学高一



 

  我老爸喜欢摄影。他迷上摄影的时间已差不多有十五年,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他在单位里是义务摄影师,有需要拍照的工作叫上他就行。

老爸有空的时候,总是背着相机去扫街扫风景。他拍花、拍树、拍水、拍昆虫、拍街景,还拍美女……陪我上街如带着相机,他就东张西望的,,转身“咔嚓”一张,又跨步“咔嚓”一张,拍照的姿势还挺有艺术感。碰到“美丽冻人”的美女,老爸有时也会偷拍上几张。如果被发现,美女们都会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这个拍照的叔叔,令我无语。拍美女还有个小故事。一次广场上办车展,老爸带上相机去了。一个活泼的小美女在车旁摆起POSS学当小车模,引来许多摄影爱好者追拍,老爸好不容易挤过去拍了一张,结果手抖,照片糊了。唉!no 拍 no die。

老爸是林业工作者,所以他对拍昆虫、植物等情有独钟。一个春天的上午,我和老爸去逛公园。一株盛开的红梅引来许多蜜蜂围着它转,也吸引了老爸。老爸就站在这株红梅树旁,等待守望、捕捉镜头、调焦对焦……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等蜂来”。他还边拍边哼“亲爱的,你慢慢飞……”,在树旁站了近二个小时。要不是老妈打电话催我们回家吃午饭,他还不想离开。这次拍蜜蜂,老爸拍了上百张照片,但他认为好的照片只有几张。事后,老爸自嘲道:装备换了好几次,技术提高不多啊!

每次出去旅游,老爸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后一个拍这拍那,我真担心他会跟丢了。一次,我和老爸单位里的同事一起去爬山。没爬多久,老爸自然落在最后了,我叫他他也懒得应我。一会儿,老爸在一个地方停住了,而爬山的队伍行进得挺快,我只好跑前跑后,看看队伍行进到哪儿了,又看看老爸能不能追上来。爬到半山腰时,我往后一看,老爸不见了。老爸去哪儿了?我不敢一个人去找他……情急之下,我一屁股坐在上山的石阶上。等了好久,爬山队伍已经远去,可老爸还没上来。忽然,我听见不远的树林里,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原来是老爸为了追拍一只蝴蝶,岔进了小道,把自己跟丢了。真够迷的!

当然,老爸在摄影上也取得了一点成绩。老爸的照片上过报刊,也在一些摄影比赛中获过奖。摄影不是老爸的工作,貎似打酱油的,但老爸是我的专职摄影师,虽然他的摄影技术不专业,但每张照片都充满了对我的爱。老爸也拍过一些美女,只有我是他最可爱最好的模特。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