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第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决赛题解与特等奖作品选(三)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本站新闻

第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决赛题解与特等奖作品选(三)

2018-08-1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f2a209c4abc5ffaa25f690b384f4e8b.jpg

1. 以“梦想”为主题写一篇作文。

要求:全文(含标题)不得出现“梦”字。

这个题目我们的设想是让学生学会采用暗示、象征等手法来表达主题。值得注意的是,现在的中学生作文中有一种不好的风气,就是在表现正面的积极的主题的时候,总喜欢使用各种套话、官话、大话,上来就是中华文明五千年,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这种现象一方面说明中学生对于有关概念缺乏真正的深入的了解,只能套用现成的话语来敷衍,另一方面也说明很多时候我们在指导作文的时候偏重了所谓“扣题”,而忽视了真正的表达技巧的训练。其后果,就是很容易造成一种浮泛浅薄的文风。

表现“梦想”而不提“梦”,其实有很多表达方式,换个相近的词语,如“愿望”“渴望”“理想”等等,那是比较偷懒的办法,最重要的还是要借助故事、细节来暗示。一个人总是仰望星空,星空或许就是他的梦想;梦想安稳生活的人,一定会对颠簸流离感到不满;看不惯垃圾围城,就会梦想着山青水绿。在一定意义上,梦想如果简单地说出来,就没有力量了。

2. 从下面的词语中选择三个以上,作为线索,自拟题目,写一篇文章。

函数  诗经  水杯  世界杯  红绿灯  牵牛花  

这个题目主要考察学生的联想和想象能力。这里的每一个词语都能引发一系列的场景和背景的联想:“函数”是数学课上最常见的概念;诗经则是古代文学的经典,是语文课和文学情怀的标志;水杯是日常生活中的物件;世界杯则是业余爱好的代表;红绿灯出现在城市的街道,牵牛花则生长在乡村的田头。

写好这个题目,我们认为主要应该处理好两点,一个是不同词语(物件)的结合得要自然,不能生拉硬扯,比较好的做法是用人物来串起这些物件(意象),人物的活动中自然而然地融入这些物件。另一个是要将这些物件作为细节得以呈现,而不能只是泛泛而谈,如果只是点到为止地提一下某个词语,而不是真正地把它作为线索,那很难说是符合本题的要求。只有在具体的故事、情境中显示相关意象的内涵,才能使文章有血有肉,主题鲜明、脉络清晰。

_H2I3848.jpg

5.jpg


手可摘星辰

湖北省黄冈中学高一 周若青 

凌晨一点半,我昏昏欲睡。窗户开着,老旧的电扇转啊转,造出嘈噪的机械转动声。夏夜独有的蝉噪蛩鸣为房间更添几分燥意。我看着死死盯着屏幕的老妈不耐烦地开口:”妈,没到时间呢,您用眼神胁迫个破电脑也没用啊。”

我妈横了我一眼,说:你嫌烦自己睡去。

我真就在我妈惊诧的目光下去了床上,我也大概能猜到我妈的想法:她闺女平时最在乎成绩了,怎么高考成债出来的时候,却又冷静了呢?

我把被子捂住头,很快就出了一身汗。

我不是冷静下来的了,我只是在抗拒现实真正到来的那一刻。

头昏昏沉沉的,听见我妈突然大叫“闺女成绩出来啦!”还有一句小小的、低低的不似我妈豪爽气质的低语:“你好像649分。”

649分!像是一道惊雷劈下,我身体里那一盏小小的灯闪了闪,熄了。

陈登请我吃冰沙。

冰沙店在路口的大槐树底下。树荫里摆着几张老木头桌椅,记得小时候最爱吃冰沙每次都缠着老板娘多给一勺。老板娘就一边嘴上嘟囔着“要不要人做生意了”,一边抬手再加一勺冰。那时吃一次冰沙能乐一个礼拜

冰沙在舌尖绽放出凉丝丝的甜意,我豆大的泪珠却直往碗里落。鼻涕都出来了,还往嘴里一勺一勺送冰沙。

陈登看不下去了,把冰沙碗一拉,说:“别糟蹋了美食。”我一听,像水龙头被拧开了开关,哭得更凶了。

他皱了皱眉,又叹了口气:唉。本来想安慰你的,结果你一上来就哭,咋办呢?

我狠狠踩了他一脚,继续哭

陈登是我表哥,大我六岁,他是一个诗人。

我原来很鄙夷他。诗人应该是一种自衣飘飘的形象,应该是手中虹,天边月。陈登从小到大就不正经,我听过他最成熟的话还是他那天安慰我时说的。

“教育是不公平的。”他一句话吓得我停止了哭泣。我瞪他一眼,问:“你到底是不是来安慰我的!”

他继续严肃地说:“你的出身直接决定了你九年义务教育的学习环境。像我们这样生在小城镇里的半农村孩子输了人家九年,还怎么追。你考了649分赶超大多数人,我已经很佩服你了。但我知道你想考北大。其实没什么,你只要放弃你年级第一的骄傲,回去复读,明年一定考得上。”他的镜片闪了闪,直视我的眼时,“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但要无愧于心,无悔于青春啊。”

陈登那天穿了一身粉色的运动装,配上俗气的金边眼境,坐在满是岁月痕迹的桌子那头,头一次给我一种莫名的“自衣飘飘”感。

冰沙化成了一碗水。黑暗中有光亮了几下。

穿过贴满小广告的走廊,熟悉的肉香牵引我打开了昏黄路灯下满是污渍锈迹的铁门。吱呀声后是老妈的呼唤:“闺女回来啦。”饭菜早已端上桌,在紧凑的老屋里添几笔温暖意趣。老爸早已在桌旁等候,老妈则小心翼翼地问:“今天心情还好吧?”愧疚的酸楚涌上鼻尖,但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便只点了点头。妈妈见了却更添笑意。吃完便要求我去给陈登送,说是感激他帮助我走出伤悲。

我终于在偌大写字楼里一个小小的储藏室般的房间里找到了陈登。他被乱七八糟的书堆掩盖,只剩下粉色运动装的一角。他门外有很多人经过,但没有一个停下来,我突然为陈登感到孤独。我把饭放下,他先因莫名的声响惊得抬头,后夸赞我还算上道。

我看见被排得满满的时间表,上面满是红与黑,其中甚至还有为“诗韵”栏目打扫办公室的琐事。我胸腔里仿佛被生生地填了几块有棱角的石头硌着,钻心地痛。“陈登!”我叫道,却在看见他眼神时没了下文,我和他都是一样的人,一样在追随光亮的路上不愿停歇。我们像夸父一样追逐着整个世界的日光,只为点亮那一盏灯。

我想看看你最近写的诗。我接了上半句话。他笑了。笑得释然的眼角弯弯。他把他的诗念给我听:

人们从他的身畔过路/他不曾给一个眼神/是他们不理睬他/还是他不理睬他们……

我看着陈登,像是燃起了一簇火苗般温暖亲切。

我被陈登用他那辆破烂的电动车送回了家。在路我们经过许许多多个街区。我看到不论是高楼大厦还是市井人家都亮起了灯光。也许那一盏橘黄色的灯光下是心念着亲爱的儿女的父母,也许那一户白炽灯光下是为生计漂泊着乡愁的游子,也许那一束淡黄色灯光是为另一个奋斗着的学子而留。每一盏灯一刹光火,每一盏灯是一个骄傲的灵魂。我忽然明白,也许我很渺小很卑微。如果说我站在平地上触摸不到那日光,那登上摩天大楼、登山上山巅甚至登上火箭呢?我是可以的。只不过那一步步的阶梯可能会耗尽我所有力气,逼出我所有绝学,但那又如何?无愧于心,无悔于青春”。

我拍了拍陈登的肩膀,说:“我们来打个赌吧。”他一下了精神了:“赌什么?”

“我复读一年,没考上北大,算我输,你明年上半年,诗稿被退的机率达到60%,算你输。我会让你知道,教育对于我们这些天才而言,任何时候都是公平的。”

他笑了,笑得很畅快。

我也笑了,这是我最近第一次大笑。

我知道陈登和我一样都是很骄傲的人,我们绝不会输。

危楼更可高百尺,少年手欲摘星辰。 

【获奖理由】本文记录了一个梦想考入北大的女孩在经历最初的失败后的心路历程。文章用一个个的特写镜头记录下得知北大梦破碎时的场景。先是母亲查分,然后和同样追梦的表哥陈登互相鼓励,最终释然以后决意再战。

文章所写的是琐细的生活场景,表达的是细腻的心理变化。其最可取的地方在于语言的老练成熟,人物语言十分个性化,与人物的身份环境和谐一致,叙述语言十分含蓄凝练,富有张力。完全是一种成熟的小说作家的文笔,在两小时的考场内构思完成,殊为不易。

4.jpg


当函数碰上诗经

河南省商丘市第一高级中学高一  代  璐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在这“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生时代,拥挤的校园,催眠的课堂仿佛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出生于一个根正苗红的文科家庭里,我自然地爱上了诗词,爱上了那绝世而独立的北方佳人。然而对于数学,却只能望而却步了。最讨厌的是那繁杂的公式,堵得我无法呼吸,最怀念的,是儿时唯与文学相伴,没有数理化的日子,犹记小时入睡前,父亲总会为我读《诗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父亲愿我成为一名温柔清婉的女子。伴着父亲的期望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眼前牵牛花的影子渐渐蒙胧,清透的水珠顺着花茎而下,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咚”脑壳上吃疼,“看,这就是完美的抛物线,记住,抛物线的通式是ax方+ bx+c=0”董老的声音淡淡地飘来,粉笔头悄悄落在桌子上,同学们一片哄笑。班里又是一阵清风,顿时沉闷的教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窗边的牵牛花抖抖身上的雨水,仿佛在嘲笑这可怜的我。我托着腮静静地看着那调皮的牵牛花,自嘲地笑了笑。从桌肚里掏出一本泛黄的《诗经》,又进入诗意沉静的文学世界中去了……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下课!”董老收拾着讲台,怀揣教案道,“另外,白鹭路同学拿着你的书到数学办公室。”我呆呆地望着董老洒脱的背影,欲哭无泪。唉,早知今日,何处当初啊!于是我拿着《诗经》,垂着头踱进了办公室。

董老是位精明强悍的老师,虽已年近古稀仍精神嬰烁,眉骨突出,眼窝深陷,眼睛不大但充满智慧的光芒。望着董老满满是希冀的眼睛,我惭愧地低下头,交出了手中的《诗经》。“啊?我让你拿数学书。”我一时语塞,恨不得遁地逃走。“没关系,我总算知道你上课走神的原因了。”董老站起拉了把椅子放在桌旁,拍了拍坐垫,“今天,我们就讲《诗经》。”我一脸错愕地盯着他。于是董老便携我畅游先秦,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望“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为我讲七月流火的含义。董老与我谈天说地,谈花草树木、流水潮汐,随我观风花雪月、树月廊桥。这时我才发现,董老是一位多么渊博的长者,一位多么可敬的老师!心中的某些东西,悄悄地变化了……

教室外的那株牵牛也舒展身子,在清风雨露的润泽下,开出了今年最大最美的花朵。

这次,我破天荒地听了今年的第一节数学课,董老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使我对他的崇敬又加深一层。“其实数学并非与生活毫不相干,就拿函数来说,我们脚下笔直的公路,楼梯的斜面,都是一次函数;你切个萝卜就能切出圆和二次函数;工厂的烟囱是双曲线……”董老的声者依旧沉稳有力,我听得入了迷。“其实文学中也处处都有函数的影子,一针见血是一次函数,而波澜的情节是三角函数。《诗经》中对景物的描写也都有函数的影子,有兴趣的同学下课可以研究一下,也可找我探讨。好,下课!”我听的第一堂教学课竟圆满结束,简直不可思议!

望着窗外灿烂的艳阳下盛开的小牵牛,嘴角微扬。我知道,董老那番话是对我说的。心里暗暗较劲儿,不就是函数吗,我也可以。

于是,我便成了办公室里问问题的积极分子。不过众数学老师们都满腹狐疑,为何这个小姑娘问数学题还拿着本《诗经》?当然,这是我与董老间的小秘密,想知道?偏不告诉你们!

在董老的悉心指导下,我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当函数遇上《诗经》,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是数学情,文学情,以及浓浓的师生情谊吧! 

有人说,与文学相伴的孩子都是快乐的。可我想说,与函数和诗经相伴的文学少女是这天底下最幸福快乐的人。啊,还有那株小小的牵牛花。

旧宅庭院,木窗虚掩。我翻阅秋天,如同翻阅昨天。曾记起门槛上端坐的寂寥少年,思绪总是飞得很远,那单薄无比的青春因有了函数与诗经的碰撞变得丰富绚丽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耳畔传来《诗经》动听的音韵。合上书本,又是一年雨季来。窗边的牵牛花开了,雨水成滴,顺着花茎流下,落入了我函数与诗经交织碰撞的小千世界……

【获奖理由】文章选择了“函数、诗经、牵牛花”几个元素来组织文章的情节。“我”四个喜欢《诗经》的文科生,对数学没有感觉,而董老师虽是数学老师,却同样对《诗经》情有独钟,他用独特的方法,使我对数学产生了兴趣。这样的设计十分自然,主题鲜明,人物形象也比较丰满。在语言上也颇具文采。美中不足是“牵牛花”与其他几个元素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自然密切。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