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吴沂蓁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吴沂蓁

2018-08-1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个人简介

吴沂蓁,浙江省温州育英国际实验学校高二学生。中国少年作家学会会员,温州市小文学家。课余积极进行文学创作,小说、散文、剧本、诗歌等文体均有尝试。文章散见于《新农村商报》《市场观察》《文化研究》《中学生天地》《作文金素材》《美文》《中学生阅读》《新课程报》《钱江晚报》《作文通讯》《学生时代》《温州晚报》《温州广电报》《语文小报》《乐清日报》等十余种报刊杂志中。著有文集《美丽路上》《且听风吟》《采薇集》《此去经年》等。多次获得各种作文奖项。

 

>>写作感言

文学于我而言,已经不单单是一门色彩斑斓的学问,而是与广博世界沟通的方式,是探寻生活与真知的一把钥匙。一个人只有一辈子,但文学却能描摹出一个时代的前世今生。也正是它,启发我思考所处的时代,和我将来要面对的人生。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文学将会是我灵魂的摆渡人。无论我写什么,我都立志为自己的文学事业奋斗,只问初心,只问真情,只问盛放。

 

>>获奖理由

吴沂蓁的文学创作可谓已经登堂入室了。她的小说具有一种中国传统叙事文学的韵味和格调,情节曲折跌宕,人物个性鲜明,语言简洁明快,如行云流水,在表达上既注重事件的内在逻辑关系,又讲究意境氛围的营造。

 

吴沂蓁(浙江省温州育英国际实验学校高二)


你在干什么呢。

画画。

在画什么呢。

星星,还有海洋。

学好数理化才能征服星辰大海呢。


夏日的风吹过即让人觉得燥热,凉爽并未持久,徒留一身虚薄的腻汗。

我曾经读过冯骥才先生的《苦夏》,他说他最喜欢“汗湿的胳膊粘在书桌玻璃上的美妙无比的感觉”。

如今我仍然不能体会这种独特的感受,只是倘若汗湿的胳膊粘在书桌木平面上的时候,周身恰拂过一遭来自各式电器的清凉,确实也能体会到那种美妙无比的感觉

我时常喜欢在夏季黄昏倚在画廊的栏杆上,趁大家都去吃饭、四下无人,摆出一副潇洒姿态享受夏季黄昏隽永的诗意。长长的画廊大理石瓷砖铺设得格外好看。尽管学校是个并不浪漫的场所,这等小小的细节却是做得浪漫。但又或许这只是我的一种臆想。学校当初铺设它的时候定然不是因为晚霞光辉隐隐投射时的光彩,否则他们一定会注意到平日里大理石瓷砖的灰白无聊,弄个花纹或者将表面多处理得熠熠生辉些,兴许更讨视察的上级领导的喜欢。

然而上级领导可能并不是很喜欢这些。因为他们来的时候总是朗朗青天白日,一群西装革履的英挺教师前呼后拥,显出一派现代教育事业蒸蒸日上的自以为是派喜感。灰白的大理石瓷砖更能反衬出六十年老校、省一级重点的教学质量光亮夺目嘛!语文阅读题如是说。

这还反衬了新时代风貌和莘莘学子的精神品质,应试作文如是说。

想及此处,我轻声笑了出来。一转头,视线恰好与步履匆匆的隔壁班同学迎面撞上。我觉得他估计是认为不去刷题在这傻笑的我有点傻,下意识地收了笑容,露出那种被老师上课突然点到的茫然表情。等他走过之后,我的嘴巴还是傻傻地微张着。

这样估计更傻了。

我又轻轻地笑了。庆幸除了那人之外没有其他师生的出没。

 

今天晚上没有晚霞。

磨得发亮的灰白大理石很是寂寞。

我遂不再看那上面的小小瑕疵。好在今日晚风不错,若是揪着眼睛,能看到像极了椰子树的一株摇摆绿意。在被五十余年抛光漂白的老教学楼后头,格外地不一样。

我一向认为这些艺术化的细节是要远胜大门口的学霸琅琊榜的。说来有些可笑,什么天下十大数学高手、四大化学公子、琅琊物理榜,如若男女数量平均,倒可以供吃瓜群众、无事闲人凑个数配个对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就只有宣传部有这样一言难尽的创意并且以激励学生为名鼓动校方建设如此的校园文化。

诚然,我校如外界传言一般风景优美、造型别致、学风浓厚、校风卓然,我却难以倾注我的热爱。和学校里的所有人不同,除了爱它省一级重点六十年老校的光辉外壳和理科全优的辉煌榜单,我所热爱的唯有一处,便是画廊。

其实画廊本不是画廊,它没有画,只是条教室外的走廊,只有醒目且励志的红黄标语。只是我这么叫罢了。

这份热爱其实也不纯粹。我爱画廊尽头最隐蔽的画室。那是学校最神秘最有艺术感的地方。不知道是哪届美术老师留下的好去处。但那称不上热爱。

每当我以外来者的身份踏入那间画室的时候,我就立刻明白,那地方不属于我。

而在画廊远远眺望的时候,我还可以幻想,那就是我的地方。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