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王恩琦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王恩琦

2018-08-1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个人简介

王恩琦,山东省临沂一中学生。爱好写作、摄影、广播主持等。现任“临沂小记者团”成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青年文学家》《参花》《新晨报》《农民日报》《东方青年》《经济导报》《山东省职工天地》《少年天地》《齐鲁晚报》等国家、省、市级报刊杂志。多次获得全国性作文比赛奖项。2017年11月正式出版发行第一部个人专集《王恩琦专集》;2018年6月正式出版发行个人专集第二部《寻见梦的足迹》,已累计超过二十余万字的作品.

>>写作感言

写作是我生活的重要一部分。读书写作让我在纷繁复杂的变化中,迅速实现各种转变,具备良好的适应力。我热爱文学,愿意为此付出艰辛的劳动,并且已经做好了吃苦耐劳的准备,不断的沉淀、升华,努力走出一片更加艳丽的明天.

>>获奖理由

王恩琦的写作素材大都来自身边生活,学校里的老师同学、社会上保安快递、家庭里亲戚朋友都是她写作的对象,她对这些人和事充满了感情,所以在作品中呈现出来的时候也总是带着温热的情绪,满满都是正能量。但她并不缺乏思考,旅行的见闻,读书的收获,也都以沉思默想的方式展示在文字中。

                       夜 的 灯

             王恩琦(山东省临沂一中高二)

我家住的小区不是很大,但因为是高层,人口密度非常大,又因为在小学校附近,名副其实的“学区房”,所以小孩和老人就特别多。我就是在这里读的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因为居住的久了,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是渐渐习惯了这儿的环境,包括自家的还有外家的,习惯了这儿的小区居民、爷爷奶奶、大爷大妈和孩童们,甚至是习惯了这儿的时间、空气,以及人与人之间交流的眼神,会意的微笑,从陌生到熟悉,都有一种淡淡的亲情在里面。更让我习惯的,还是小区大门口那一盏夜的灯,还有那一位看大门的保安叔叔。

我不知道那一位保安叔叔叫什么名字,只知大人们都喊他小李,所有的小朋友们都喊他李叔叔,姑且在本文中称呼他为李保安叔叔吧。李保安叔叔四十岁左右,个子很高,浓眉大眼,精瘦精瘦的,穿一身整洁的保安服,但缺少一点威严感。他是属于那种浓眉大眼但是眉开眼笑的类型,脸上始终洋溢着一种微笑,一种来自心底的发自肺腑的微笑。我常常想,李叔叔这样的人最适合在小区门口干保安了,因为小区来往人口多,各种成分很复杂,各种各样的要求也多,一旦满足或者解释不了,很容易发生冲突。网上、报纸上就有很多保安和业主发生冲突的负面新闻。但是,李叔叔当保安,似乎从品相上就完全胜任。一方面脸上堆满了笑意,一方面是一副典型的邻家热心肠,见了谁都打招呼。“哎,您回来啦!”“噢,您下班啦!”“来来来,我帮您提上去。”“好好好,我帮您扛上去。”类似的话我不知道他一天要说多少遍。以至于每次看见他似乎都很忙碌。经常看见他帮人提东西,扛杂物,打理邮件,特别是小区里的好多小孩子,每每在小区的过道里疯跑,李叔叔就笑眯眯地跟在后边,“哦,慢慢跑!”“小心,抱一抱!”“放学回家啦!”“这孩子真好!”这都成了他的口头禅。并且,每个夏天,好多大爷大妈在门口打牌抽烟乘凉,李叔叔还在旁边充当起服务员的角色,端茶倒水、打扫卫生,全是他的活。不过,我从来没见他烦过,也从来没听说他有过“东家长西家短”的口舌,可见他心里是有数的。

去年秋天,我开始读高中,夜自习多了起来,每每到了很晚才能回家。记得第一次晚自习回家的时候,又碰见了李保安叔叔,我清楚的记得,小区门厅上的那盏悬灯在夜里更加亮的耀眼,他正坐在大门口的椅子上,看见我的那一刹那,脸上似乎露出了惊异的眼神:“呀,丫头这么大了!上高中了?有晚自习了?”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嗯嗯呐呐”的答应着,隐约还听见他在后边一边拖着椅子一边说:“真快!真快!”于是,从那天开始,每次晚自习,走到大门口,他都会热情的跟我打招呼,嘴里又多了一句:“哦,下课了!”我回一句:“叔叔好!”或者是我先问候一句,他再回我一句,然后他缓缓地起身,拖起椅子,挪到门厅里坐去了,门厅上的悬灯依旧耀眼的亮着。

一个学期过去了,一年过去了,我似乎习惯了和李保安叔叔之间的这种默契,就像我习惯了这个小区的时间和空气一样,偶尔有个一两次他不在,我不见他打招呼,也不见他拖动椅子的声音,似乎心里少了点什么,因为我觉得,他应当是最后等着看见我进小区以后,才拖动椅子准备进屋休息,这种默契似乎成了我回家的必修课。

我说过,我们小区不大,李保安叔叔就是在这么一个平凡的地方,干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工作。我们都说,人世间不乏亲情和真爱。但是,人潮人海中,在这个人口密度越来越大但是人与人之间却越来越陌生的城市里,李叔叔的那种热情坦荡、燃烧自己、乐于助人的正能量,给了我一种莫名的感动。有时候我甚至想,门厅的那盏夜的灯就是为我而亮,为大家而亮。因为,在好多人的心中,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凡是被他帮助过的人,似乎都应当有他的位置。他就像门厅上悬挂着的那盏夜的灯,无论风中雨中,在与不在,都永远伫立在那里,照亮了多少归途,引领着多少回家的路!

我常常想,如果每个人都能够成为一盏夜的灯,那将是多么的美好!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