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汪泸川

2018-08-1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个人简介

汪芦川,2001年5月出生,浙江省衢州市第二中学学生。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2014年获浙江省“美德少年”称号,并获“最美浙江人•美德少年”提名奖,2017年度和父母一起入选“浙江省最美家庭”,2018年5月入选浙江省第六批“新荷计划人才库”。

先后在《十月•少年文学》《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中国校园文学》《东方少年》《少年作家》《语文报》《衢州日报》《民工文化报》等报刊发表作品60余篇,获得全国、省级写作大赛奖励15次。出版个人作品集《妈妈的麻花辫》(2018年5月第一版,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出版)。

>>写作感言

文学是美的,但在文学路上坚持逐梦的心灵,更美。我愿意一点点地靠近这样的心灵!

写作能把瞬间凝固为永恒,能把平凡的你我,化身为一个悲悯万物、热爱人间的记录者。无论是写散文、写小说还是写诗歌写童话,都是在记录你一段时期内的生活状态、所思所想,从而折射出你的三观和心路历程。     

>>获奖理由

汪芦川的作品细腻感人,无论是虚构的故事还是写实的记录,她的叙述都充满了浓郁的感情色彩,而这种感情通常不是直白地表露出来的,而是渗透在具体细致的描写之中,使得她的文字含蓄蕴藉,温暖而美丽,初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站在历史的洞口

                    汪芦川(浙江省衢州市第二中学高二)


薄薄的残雪,浅浅的洞窟。

我背雪而立,扶着洞口的石壁,感慨得泪眼模糊。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个一百平方米左右的小洞窟,当年,居然是震惊中外的“杜立特突袭行动”发生后的一个中转站,是美国飞行员们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之后的一个聚集地呢?谁能想到,当年,这里曾收留过五十一名美国飞行员呢?

一步一步,我踏着自己的心跳,走进了那个古代因采石而成的江边洞窟,手扶着洞壁上那一条条清晰的凿刻印痕,仿佛摸到了一条条历史的血管。我的思绪,不禁顺着那些“血管”,游回到了1942年的春天。

1942年4月18日,有16架经过改装的B-25轰炸机,在美国空军中将杜立特的率领下,从航行到日本海附近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前往日本的东京、名古屋、神户等地实行空袭。可任务完成后,16架飞机却因种种原因没能按原计划降落在浙江的衢州机场,而是在雷雨交加的深夜盘桓在我国东南沿海上空,最后因机油用尽,飞行员们纷纷弃机跳伞逃生。

16架飞机,每架飞机共有5个机组人员,有两架飞机的机组人员不幸降落在日占区,遭日寇逮捕,受尽非人折磨,其中三位还惨遭杀害,一人病逝狱中,有一架飞机的飞行员降落在苏联辖制的海参崴机场,被苏联军方秘密羁押,其余65名飞行员(有一名在跳伞过程中不幸身亡),悉数被我国普通民众救起,即使死难者,也得到了体面的安葬。其中,有51名获救人员,经过当时国民政府的接送,被集中在位于衢州城郊的第十三空军总站的防空洞里,休养身心,等待启程去重庆、回美国老家。

而我今天,踏雪寻访的地方,便是这个防空洞。

最初,我是从我母亲的小说里得知这一历史事件的。2009年的春天,我母亲从我们家乡的《衢州日报》上看到一则关于“杜立特行动”的报道后,便开始寻找历史资料,开始走访一些当年拯救过美国飞行员的当事人,经过三年多的准备和创作,她的少儿长篇小说《拯救断翅雄鹰》于2012年9月9日完成了初稿。

那天晚上,年近十一岁的我,第一次读到了母亲的这部书稿,也第一次与“杜立特行动”撞了个满怀,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颇有名气的突袭行动,竟然跟我的家乡衢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呢!

为了准备迎接杜立特将军和他麾下的飞行员们凯旋归来,我们衢州机场曾进行过大规模的整修,我们还替那些英雄们请好了英文翻译,雇好了西点师。只是由于空袭行动被日本人发现整整提前了十个小时,美军又没有通知我们机场,才使得空袭当晚衢州机场没有对那些经过衢州上空的机群开灯迎接……不过,在营救跳伞美国飞行员的过程中,我们衢州江山、常山、衢县等山区的农民,都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我母亲就是以江山人民营救3号机组的奥扎克、曼奇和运送死难的法克托尔尸体的真实历史事件为创作背景写成了她的小说。

“哇,妈妈,你这个小说可与你以前的作品很不相同噢!”当时,我还小,初次在母亲的作品中遭遇了杜立特行动后,只觉得母亲写了一部非常与众不同的作品,但具体也说不出它好在哪里。

果然,小小年纪的我,眼力还是不错的,2015年,母亲的这部作品获得了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

而第二年9月,我进入衢州二中就读,成了一名高中生。一进校门,我竟再一次与“杜立特行动”撞了个满怀。因为在学校图书馆南侧的树林里,有一棵小树下方,嵌着一块大溪石,石头上刻着字,指出那棵小树就是为纪念中美两国人民在“杜立特行动”中结下的深情厚谊而种的友谊树。

“难道,这学校有老师小时候也参与过营救美国杜立特行动的飞行员吗?”带着这个疑问,我在高中生涯开始的那段日子,就进图书馆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由此得知,我们衢州二中的潘志强校长,曾去美国友好城市雷德温进行过为期一年的访学,使得衢州二中与雷德温市的学校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而衢州之所以与雷德温结成友好城市,就是30多年前雷德温市两位航空爱好者来衢州寻访杜立特行动的机组残骸以及救人英雄所牵引出的缘分。

啊,我的人生,就这样与70多年前的一次历史事件再一次挂起了勾。

在衢州二中就读的一年多时间里,虽然学业压力不小,但我还是常常去那棵友谊树旁徜徉,时时收集着“杜立特突袭行动”的资料。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当年的营救地点走一走、看一看。

“别慌呀,等你考完了大学,我肯定会带着你去实地走访的!”妈妈总是这么说。虽然她是个作家,可她更是个母亲,只希望我高中三年能专心致志地做好一件事——准备考个理想的大学。

但我,却在这周末下雪的日子里,突然生出了寻访当年收留过51位美国飞行员的第十三空军总站和防空洞的强烈愿望,因为我听说,这个防空洞,已被某房地产开放商划进了他们的开发区。我担心,等我考上大学,那地方,说不定已变得面目全非……

“带我去吧!带我去吧!带我去吧!”我反复纠缠着母亲,并说出了我的担忧。

“好吧……”母亲终于同意了。我们娘俩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位于衢州柯城区东港开发区汪村社区的“九润公馆”。

没想到,那么著名的历史遗址,离我竟是那么近,离我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

母亲前两日还和她的几个好朋友来过这里,所以,一进入那个滨江小区,她直接牵着我的手,咚咚咚地踩着一地残雪,来到了一个看上去像个老仓库似的石洞面前。

母亲什么也没说,只冲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可我,站在那个石洞门口,却觉得自己的脚有千钧之重。

我耳中同时响起了五十一位美国飞行员的笑声,和无数中国人的哭声、惨叫声。因拯救了这些美国飞行员,我们浙江和江西的人民,在1942年曾遭到了日寇疯狂的报复,日军发动了浙赣战役,在这次战役中死难的中国军民,共有25万之多,日寇在这次战役中施行的细菌战的流毒——炭疽病,至今还令一些老年人痛不欲生……

51人与25万,这数字对比也太悬殊了。

想起那段历史,我浑身战栗,不知不觉,已经眼泛泪花,迟迟不敢进洞。

母亲理解我的心情,在我身后轻轻说:“孩子,既然来了,还是进去看一眼吧!无论历史多么沉重,总需要少年人去了解并肩负,这也是我写那部书的原因!唯有勿忘历史,咱们中国人才能前行得更坚定更无畏啊!”

听了母亲的话,我重重地握了一下她的手,毅然走进了那个其貌不扬只有百来平方米的浅浅的洞穴,同时,也走进了一段深深的历史时空,走进了一部精彩又悲壮的中美两国友谊史……

母亲花了四年多时间为它写了一本书。我的母校用了二十多年时间来纪念它。而我今天,在残雪中,花了一分钟来抵达,以后,将花一辈子去牢记,将花整整一生,去告诉各个民族各种肤色各个国家的人们,在中国大地上,曾有这么一个地方,为世界的和平作出过不懈的努力,做出过应有的贡献,也做出过巨大的牺牲。

我们来探访它,不是为了猎奇,不是为了写文章,不是为了简单的纪念,而是为了使我们的世界更静好更温暖更和平地前行。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