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范开源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范开源

2018-08-1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个人简介

范开源,现为山东省泰安一中学生。中国小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读者》校园版特邀通讯员。已出版科幻小说《十二生肖玩具机器人奇幻之旅》(10万字)、魔幻小说《蓝色危机》(30万字)、作品集《相逢在黎明破晓》(20多万字)。作品散见于《美文》《读者•校园版》《少年文艺》《语文报》《中国校园文学》《全国优秀作文选》等多种报刊。多次获得各种文学奖项,作品收入多种年度文集。

 

>>写作感言

当心中那些不期而遇的阳光或风雨来临时,我习惯用自己的方式把心中的世界排列成文字所描写的那个样式,我把这解读为一个创造的过程,也是心灵如花一般绽放的时刻。我常把文字当作静夜里漫天的繁星,即使走在人生的夜路,只要有文字同行,天空就会有星星闪亮,永远不会感觉孤寂和悲凉。文字的魅力如浩瀚的星空无际无涯,这正如我的阅读和写作,她让我的心思飞扬,永无休止。

 

>>获奖理由

范开源的作品比较大气,其所擅长的科幻小说创作将对自己现实的理解以幻想的形式展示出来,自由灵活,上天入地,纵横古今,十分符合当今青少年的思维方式。其叙事能力十分出色,语言省净,重点突出,没有芜杂的描写,主要通过人物自己的行为及其个性化语言推动情节发展,因而故事集中,可读性强。


东门论道

范开源(山东省泰安第一中学高二)

 

我看见了一个老头子,他呆呆地站在城门外,神色落魄,这家伙的大额头最先吸引了我的注意。

尽管他只是愣愣地站着,但我仍感到一种庄严和肃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我摆正了衣冠,整理了袖袍,来到老头面前,用一种我认为很郑重的语气问道:“老先生为什么在这里站着啊?”

老头叹了口气,露出一副惆怅的表情:“没有国君采纳我的建议,我只有周游列国宣传我的学说,广收弟子,把思想传承下去。”

哈!我悄悄地撇了撇嘴,又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可怜虫。我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人,人生在世就图个逍遥,何必弄得自己愁眉苦脸?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兄,看开一点。没有这些皇帝我们也得活不是?”

“唉,现在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需要有人站出来维护社会秩序啊。”老头看了我一眼,“世人都说周礼已废,可不兴周礼,就无法让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恢复到国泰民安的昌荣国相啊。”

我皱起了眉头,这家伙的思想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

“老兄,我给你说。”我仍然拍着老头的肩膀,苦口婆心地说道:“这天下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想让这个社会和平美好也非一朝一夕之事。你何必在这里孤苦伶仃如一只丧家之犬,倒不如趁着还没……还没驾鹤西去,做一些有用的事情。”说着拍拍自己的胸脯,有些得意——我觉得在这种严肃的人面前说死可能不太好,就绞尽脑汁想了个比较文雅的词。

“做,做什么有用的事?”老头默默地听着,终于用浑浊的眼珠直视我,之前他一直都在望着不远处天边如血的残阳。

我被问住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我之前无数次给许多像这个老头一样执拗的人说过类似的话,他们都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从来没有人刨根问底,究竟什么才是有用的事情。

“就好像……比如说……”我支吾了半天,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动了动嘴皮,挤出几个字:“享受一下美好的阳光,你看今天的天气多好啊……四处去游览名山大泽,这样才能真正体验到人生的美好。”我越说越带劲,“咱们来人间走一遭,不就是为了感受体验这个世界吗?整天把自己弄得这么累,为了关心那么多和自己没有关系的黎民百姓而痛苦纠结,这……”

老头一开始还静静地听着,听到后来脸色逐渐变了,大声打断了我的话:“住口!”

我茫然,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说错了,让他这么生气。

“现在这个社会动荡不安民不聊生,你竟然还有闲情游山玩水?”老头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我不由松开他的肩膀后退一步,惊愕地看着面前这个身材瘦小的老人,没想到他看似羸弱的身躯竟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尽管我不是什么高官,也不是一手遮天的统治者,可我也应该、有义务为改变这个社会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老人的语调低沉,但铿锵有力,“我和我的弟子周游列国宣扬仁道,我的学说或许不被大部分人认可,也或许现在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我仍然坚持相信,我始终坚守的道义、弘扬的仁礼之说,总有一天会对这个社会有所帮助。我执着于自己的理想,虽前路漫漫而百折不挠,虽死无悔。”

他说着说着,一直佝偻的腰背逐渐挺直,我这才发现他竟然比我高不少。说完之后老人就闭上了眼睛,显然是不想再理会我。

我呆呆地听着这个老人坚决的话语,心底似乎有所触动——怎么,难道我一直以来所做所想,都是错误的吗?

“哈哈哈……”良久之后我才大声笑了起来,转身就走,挥动着衣袖,昂首阔步踏入城里。

我似乎更迷茫了,但也似乎更清醒了。我似乎明白了自己始终追求的是什么。

“请问你见到一个老人了吗?”正走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突然抓住了我,急切地问道:“就是一个个子很高的老人,额头很宽大……”

他还没说完我就笑着打断了他:“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是也不是?”

“正是,多谢先生!”那人显得很激动,再三道谢后,转头向我刚刚来的东门跑去。

我目送着汉子的背影离去,扭头看看天边的夕阳,余晖仍在。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