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赛佳作

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优秀作品选

2018-04-27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清秋遗韵

 

江苏省如皋市第一中学  朱彦丞

 

秋风起,北雁南飞,落叶萧萧在风中飘零,将北京落成北平,将南京坠作金陵。

驱车驶过昔日繁忙的街道,落叶已铺就一地,满日金黄。话语间,不断有黄叶从枝头坠落,像落花纷扬,带着清秋最后的典雅,将时光拉得很慢。

我不忍鸣笛,害怕打扰这份寂静。车前上了年纪的老夫妻互相搀扶,携手走过黄叶。这是人间最淡雅的季节,鬓白成霜,漫步清秋,历经风雪轮回,身旁的人仍是当年,这是生命真切的欢喜。无需夕餐秋菊之落英,便活成菊的淡雅忠贞。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这是对典雅最好的诠释。车前依旧是携手徐行,清秋遗韵,扣人心弦。

自古逢秋悲寂寞,秋所传达的凄凉萧索让人难以捉摸其古典雅致,千古的诗人咏叹其衰颓残败,更愿与绿竹相伴。

苏轼的《木石图》中怪石盘踞,枯枝败叶,却流露出清秋雅致。石状尖峻,石皴却盘旋如涡,颇具审美意蕴。“观千万物无所不适,而尤得意于怪石之嶙峋。”这是古典画作对秋日典雅的探索,也代表了部分诗人审美的追求。“败毫淡墨信挥来,苍莽菌蠢移龙蛇。”古木沧桑,是我初读到的清秋遗韵。

对于清秋的赞咏我后来还读过很多,但又一次置身于清秋黄叶是在苏园。苏州园林的格调清幽典雅,在中国古典建筑中自成一家。风格淡雅的亭台水榭,隔而不绝的镂空花墙,都彰显着传统的典雅韵味。

苏园的清秋遗味与《木石图》一脉相承,源自对枯木的敬畏与对黄叶的包容。秋风过,黄叶飘坠,落叶与典雅园林交相呼应,更显古典建筑的淡雅,饱含着旧时光的的味道。漫步于苏州园林的深秋,传统美学中对黄叶的审美追求再次流溢,也让行色匆匆的我又一次体味黄叶蹁跹的清秋遗韵。

老子言:“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苏州园林深受老庄思想的影响,格外珍视落花黄叶,在建筑中流露出对典雅审美价值的追求。

我居住的城市街道两旁大多种植着常青的树木,即使在深秋也无落叶飘零,节省了很多清扫落叶的人力。在文明城市建设的推行中,出于道路安全的考虑,仅有的几条梧桐大道也有专人清扫,黄叶一落即扫,保障了一个城市的清洁。我常恍惚时节的交替轮转,叶常青,水常绿,儿时在飘絮中寻春,在黄叶中知秋的情怀已再难寻觅。我常渴望落叶不扫,在清秋遗韵中诗意栖居,已达成我心中对典雅的追寻。

也许是受苏园包容黄叶的感染,部分城市展开了对秋意的探寻。杭州有十五条街道深秋季节不扫落叶,以示对清秋的追寻,上海有二十余条街道保留残叶,以表对黄叶的探索。城市里对落叶的包容彰显着一个城市的文化底蕴,也暗含着对典雅的渴求。

欣慰的是,越来越多深居城市的人有了发自灵魂深处对诗意,对古风的审美追求与价值取向,愿在黄叶中漫步,与爱的人在自然中感受生命的美好。

漫漫一生,若四季变迁,也许曾味过春暖,也许正品着夏暑,我们终会有黄叶般飘零的日子。我们祈愿满目苍凉时,仍有诗意与典雅,仍有爱情相伴,仍有着《诗经》中对黄叶的小欢喜,“萚兮萚兮,风漂其女”,仍然有力去感受世界的爱与苍凉。

曾读过一则小学生随笔:妈妈说黄叶是悲伤的,我却在枯老的树枝上看到了绿意盎然的春天。

我很欣慰,大概,这也算是一种传承吧。

(指导老师:李丹)

 

【获奖理由】“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作者从飘飏的金秋落叶着手,描写秋的容貌。文章前半段描述了互相搀扶的老夫妻、苏轼的《木石图》和苏州园林这三个画面。并由苏园之秋引出对黄叶的写到了其他城市对秋意的保留。后半段集中描写秋叶,通过城市街道保留落叶侧面表现了黄叶所带来的秋韵之魅力。最后提到传承,可说是对这种回归生活与文化的积极追求的呼吁和认同。文章对黄叶之美及黄叶之雅没有正面刻画,稍显不足。

 

 

赏得清欢见本心

 

山东省莒县第二中学高三 徐艺展

 

王小波曾说过:“一个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

可这个世界太过于浮躁与喧嚣,大部分人忙于赶路,神色匆匆。但仍有人,愿低吟着东坡先生的“人间有味是清欢”,坚守本心,从容面世。他们站着,站着,与岁月站成了一道风景。

我总是相信,一个人这辈子总该奋不顾身一次,我生于北方长于北方,却一直被那江南水乡摄了心魄。趁青春未老,趁阳光正好,我想去看看。可我的父母作为半辈子都没走出小县城的人,既不想同我一道去,也不愿我只身一人去冒险。那段时间我想尽了几乎一切办法说服他们,他们也几乎用尽了一切办法阻挠我。眼看假期要结束,我只剩最后一招——先斩后奏。登机前,我又看了一眼这片熟悉的北方土地,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关机,世界也突然静了下来。没有无休止的争吵声与机器运转的轰鸣,只剩下内心深处压抑不住的对梦想的渴望。

就这样,我背着装满孤勇的行囊,踏进了心心念念的水乡。

可江南多情,连雨也多愁善感。我前脚刚踏入古镇大门,后脚就下起了雨丝,最后演变成了一场瓢泼大雨。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冲得失了方向,手足无措地在雨中跌跌撞撞,这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啊!我印象中的江南,是个温文尔雅的绅士,能包容所有,可如今......我开始反问自己:是不是我当初不应该来?是不是我应该把这初心放一放?我入神的想着,不知不觉间闯进了一间半掩门的木屋。

屋内是雕花的架子和客桌,几套茶具摆在架子上,伴随着空气中的浓郁茶香,一位老人躺在雕花的藤椅上,神色安详。是了,这是间茶舍——这才是江南该有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典雅之美。

听闻门口有声音,老人站起身来,用好听的吴侬软语对我说:“坐吧,茶一会儿就好。”我的到来似乎并未让她吃惊,就像她早知会有这么一位不速之客。

她的举手投足间,是江南女子自有的不凡气度,尽显从容淡定,她为我斟了一杯茶,我却没有喝,只是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她看得出来我的警惕,只是端了一杯茶坐到窗边,望着雨自顾自说道:“下这么大的雨还来,你怕也是个固执之人。也罢,那我就同你谈一次心吧。”

那天,她说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段传奇,最后也是不顾所有人的阻拦义无反顾来到这里。我向她倾诉了我的困扰,并问她可曾后悔过。她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那天,隔了半个多世纪年龄的我们,却好似老友,交谈甚欢。

那天,她说:“有些决定,本身就无对错,只要做了,就总是对的,就像如今的我,在经历了世事沧桑之后,才懂苏轼笔下‘人间有味是是清欢’的不易。”

我是确确实实被那句“人间有味是清欢”打动了,端起面前的茶一饮而尽,茶叶苦涩中夹杂着的丝丝清香至今还在我舌尖缠绵——那是江南特有的味儿!

清欢,是东坡词中的蓼茸蒿笋,人间至味;是李易安与丈夫“赌书消得泼茶香”的“当时寻常”;是大观园众人开夜宴时的斗酒占花,恣意调笑。

清欢,是闲暇时的一卷古书,与书中之人一同冒险;清欢,是兴致忽至的携手同游,与并肩之人一道体悟;清欢,是风雨之中的一盏清茗,与素昧相识之人一起畅谈,共寻本心。

窗外,雨停了,天空澄明。

我终于找到了来时的路。

走出茶舍,我打开手机,未读短信一栏里妈妈的回复静静躺着。我蓦地笑了,按下了删除键。

我知道前路有很多未知,但我已不再害怕。

因为我不仅收获了“清欢”二字常伴,还寻到了一颗诗意的初心与典雅之美。

 

【获奖理由】本文写了一个关于“诗和远方”的故事,远方是梦想,诗是内心。“我”突破自我,冲破阻碍,背上行囊,奔向理想中的桃源,却在现实面前陷入自我的怀疑。好在,最终机缘巧合,可以在梦想的远方逢典雅之人,赏典雅之景,最终抵达超我,回归本心。现实世界与世外桃源相映衬,行路者的迷茫与智慧者的通透相比照,碰撞出灵魂的火花。写流浪,写哲思,亦是写人生。

文章把如画的景致,流动的情思,奇妙的故事巧妙地串联起来,用诗意的语言娓娓道来。使故事情节在江南水乡的布景下缓缓展开。

文章的不足在于情节的设计比较生硬,表现人物不够真实,不少细节都比较突兀,而所谓“清欢”与内容的主体似乎也较为疏离。

 

 

其实不需要

 

江苏省盐城中学  王姝瑜

 

房间里的灯光亮度正好,柔柔地照在画布上,衬出了若有若无的光晕。女孩握着画笔轻轻地在画布上涂抹着。

鲜红的玫瑰,耀眼而热烈地铺满半张布,盛大的红色像是要跃出画布的火焰,肆意而张扬。

“安安。”母亲轻轻推开房门,小心翼翼地打断女儿的创作,在书桌上放上一杯温热的牛奶。安安依旧神情专注地画着玫瑰,一片花瓣一片花瓣地画着。

    “这次比赛可是全国性的大比赛,妈妈今天请了美院的王老师,明天她他来指导指导你的这幅画好吗?”

不停上色的笔突然停住,安安回过头来,眉头微蹙:“不需要。这幅参赛作品我已经准备了半个月,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就不用麻烦王老师了。”

“那怎么能行,比赛可不是儿戏,肯定要请个老师为你把把关呀。”母亲略略提高嗓音,有些着急。

“真的不用,妈妈。您要相信我自己是能拿下奖项的。”安安转过身去,重新在调色板上开始调颜色。“这件事您就不用担心了,我自己可以的。”

母亲看着女儿不悦的背影,有些无奈地退出房间,叹了口气:“这孩子……唉。”

安安越来越久地端坐在画架前,却总也定不了心神,像是突然失了灵感。母亲的话时而在耳边响着。她微微眯起眼,脑海里翻涌而出的却都是曾经的画面:母亲在她刚上一年级时擅自为她报了她并不感兴趣的油画兴趣课;母亲催促她参加各种训练和比赛;母亲骄傲地和邻里炫耀着自己的女儿是个绘画天才……安安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可这些,并不是她想要的。那些荣誉、那些光环,都不是她想背负的。但那时的她尚且年幼,只能听从母亲的一切安排,却再也找不回向往已久的自由。

画布上铺天盖地的红色突然变得混浊而黏稠,看得安安有些头晕,像是被无数双鲜红的手拽进画面,慢慢陷进红色的沼泽,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离比赛截稿的日期越来越近了,安安面对半纸鲜红,依然没有头绪,母亲却突然走进房间,声音里带着几分紧张和几分轻快的喜悦:“安安啊,妈妈给你说个事儿,那个油画大赛,妈妈帮你交作品了,是王老师帮你画的一幅风景画,保证得奖!”

安安有些震惊地站起身,脸渐渐地涨红。“妈妈!”安安带着愤怒的口吻质问:“怎么能这样?我都说了,不需要!我自己可以交出好的参赛作品,您为什么不能听听我的意见?您真的没必要这样。”眼泪包裹着愤怒倾泻而下,滚烫的泪滴一颗接一颗落下,滴在女孩冰凉的心上,灼灼伤人。

母亲似要慌张地解释什么,女孩却只摇摇头:“妈妈,您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房间里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安安有些呆滞地看着画架上那幅已完成一半的作品。良久,她仿佛想到了什么,重新坐回画架前,调色,勾勒……

停笔时,画面上的玫瑰依旧热烈张扬,只是角落里有几丛玫瑰被白色栅栏圈住,显得有些无力,又好像满是不甘。

女孩朦胧着泪眼,为画作轻轻题名——《其实不需要》。

 

【获奖理由】这篇小说刻画了一个努力上进的女孩和虚荣势利的妈妈之间的故事,揭露了当今社会的一些家长弄虚作假的不良风气,也反映了一些家长以爱孩子为由过分操纵孩子成长的现实,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在写作手法上,本文线索特别集中,并不刻意叙述故事,只是截取了几个生活片段,用简约的笔触描绘出情景交融的画面,凸显出作者良好的语言驾驭能力和良好的画面感。语言凝练而准确,很有感染力。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