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赛佳作

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决赛特等奖作品二

2018-04-2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12358PICYpw.jpg

典雅之境

 

刘贤龙山东省东平高级中学高三   

 

诗书为伴伴吾生,吾生可寻那无朽;词赋作友友吾心,吾心可觅那境界。诗词歌赋,以其求思之深而诵传后世者,谓之典,以境界高妙,格调音律和谐者谓之雅。典雅之境,实则三重,曰有我,曰无我,曰物我两忘。

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眠琴绿阴,上有飞瀑。此为无我之境。此典雅皆造化之所成,天地之所形,而不累人世红尘丝毫,真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天高云淡,雨后初晴,方显此典雅悠远恬静,鸟雀相逐,方显其灵动活泼,绿树扰扰而琴弦安眠更显其幽美空灵,上更有苍岩飞瀑,峡中飞湍,柔美中便多一丝壮美,多一份刚劲。

倘若人置身其中又如何?抑或是人之情思为其百般缭绕又如何?那便成就了无我之境向我有之境的转化。景语皆情语,情景常交融。曰曲曰雅意,当在人情中。

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行。于此境界中,人的气息更加深厚,颇有兰亭名士之遗风,噫,风雅洒脱之至哉!上至“浴乎沂,风科舞雩,咏而归”,下溯“引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再至“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此悉人情之于自然,故成典雅之有我之情之境。

记得一次学校开完一场专题报告会,我们的班级在操场准备退场,那时已至傍晚,报告冗长枯燥,临近末尾,我的神思早已游于天外,脑海中逐渐呈现出一段文字,现在想来或许正是那典雅的有我之境。你可曾寂寞地坐于夕阳的余晖下?地面嘈杂而天上无声,红晕由片成线,东边的天空已出现寥然的星,西方的天空亦拉合黯的幕。走了,散了,几时再坐,如此?细细想来,典雅之格调地皆有之,典雅之心意人皆存之,在看似未显之时已悄然揭示。

庄子曾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确是一种物我两忘之境,可对于诗家来说,还不尽然。落英无言,人淡如菊。落花其实有意,其意在于化为春泥,东篱之菊岂是有意,而隐者淡泊常以其自比,高矣哉,深矣哉,此典雅之第三重境界也。

梦境中似乎可以物我两忘如蝶乎?周乎?

现实中只有初科的夜空,可以寄托那物我两忘的典雅。我很喜欢那样的夜晚,挺清冷的,心思全徜徉在其中了,或许因为地面上的灯光太刺利,我始终找不到那几颗星,迎面风来,我站定,或许有谁从旁经去,不请自来,不辞而别,是路途上的过客,行色匆匆,的解啊,这样的相遇即为分离。

我非诗人,亦非哲人,但我愿与夜空结缘,来唤雅致为那世俗中穿过的心洗涤,来入物我两忘之境为我寻觅典雅的不朽和归所。

张铁曾在《感激那些心怀文学的人》中写道:“人的存在是有限的,但也正是这样的有限性标志了人独特的存在。所谓文学,说得玄一点就是有限向无限眺望,就是短暂在聆听永恒,这样的眺望与聆听,构成了对意义的追求,也构成了意义本身。”

根据我的理解,这意义即为典雅,以不朽的典雅文学,光彩有朽之典雅人生,这是诗词文章的终极关怀,典雅,不单词句,更是含义,典雅不单诗作,更是人生!

典雅,或许在“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搜寻后,在“山重水复疑无路”的绝望后,方显其梨花带雨之美,其柳暗花明之朗。

诗作典雅三境,亦是人生。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获奖理由本文从原题材料的描述出发,试图结合王国维的“境界”说,来阐释“典雅”的内涵。文章纵横捭阖,旁征博引,表现出良好的文学修养。这可以说是本文最值得肯定的地方,尽管有些阐释话说得很大,却只能算一家之言,未必经得起推敲。在语言表达方面,本文开头部分使用了比较整齐的文言句子,而后文的分析与引述却难以与之相配,显得有些非驴非马。当然,作为一个中学生,在两小时内写出这样有文采的文章,已属难得。

 

201306171512220e9a3.jpg

 

其实不需要


钱炎北京育英中学高三

    

二零一六年年末,那个整日被雾霾笼罩的冬天里,爸爸走了。

当时我高二,在最需要爸爸的时候。

那年夏天,爸爸被查出已是肝癌晚期,妈妈把我送到姥姥家,没有告诉我实情,她希望爸爸的病,不要对我有太大影响,她好几次小心地提醒我“回去看看爸爸,不然你会后悔的”。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几天不见,还不至于想念成这样,那个假期我正忙着准备分文理科后的第一次开学考,而且,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他的病已经那么严重了。

印象中,那个暑假我只回家看过爸爸四五回,每次都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只有一次留下吃了午饭。当时爸爸由于吃药和化疗,手上脚上都起满了水泡,可他还是坚持给我做饭,把甲鱼身上最珍贵的裙边夹在我碗里,我没有拒绝,或许是因为习惯了爸爸对我无私的默默的关怀,习惯了他那一双大手,为我包办所有。我一直觉得,在他生命最后的半年里,我没有好好珍惜他。

十一月,病房外狭长而幽静的走廊里,纵然九个小时的守候,还是没能把他挽留。掀开金黄的绸布,爸爸的脸,和蔼而安详,一股子难言的酸楚,顺着我的胸腔往上涌,我转过身,已是泪流满面。生命的脆弱在那一刻变得恍惚,直到此时,我才清晰地意识到,匆匆一见成永别是何等的悲怆。

在爸爸走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在攻克物理题时情不自禁地叫他一起来探讨。一回头,记忆中那个随时准备好为我答疑解惑的男人已不在那里,每到这时,我都能感到一种落寞,一种难以稀释的怨恨——怨我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他,恨我为什么在他那么痛苦时还让他做饭。我像跌入了云端,在苍白中迷失了方向,这份忧郁和遗憾鬼魅般地把我拖向深渊,我甚至没有挣扎,似乎被其纠缠才更让我感到心安。这就像对灵魂的救赎与涤荡,仿佛可以减轻我所背负的“罪恶感”。

好在成长的过程就是一场对自我的救赎。

那天晚上,我猛然抬头看见了头顶闪耀的群星。记得小时候,我总和爸爸数星星,他总攥着我的小手,为我指出天狼星、连出小熊星座。脑海中我们在一起的画面一帧帧划过,我难道就背着他们、背着罪恶感一直走下去吗?

其实不需要。

我心如针扎,是因为我们今后再无机会共度美好年华,而这重要吗?在爸爸陪伴我的十六年里,我已经体会到了父爱的深沉。爸爸对我满溢的爱,全都融进了那浩渺的宇宙和那一道道解不开的题里。我很幸运,在我们短暂的十六年的交集中,爸爸带我认识了何为宏大、何为渺小;他给我爱,更给予我爱与被爱的能力,以及思考万事万物的方法和自由。这些都是爸爸留给我的,足以此后余生受用。

这一次是我没握住他的手,但其实不需要什么所谓的救赎。我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安慰自己,爸爸的病能被治愈,一直选择逃避珍惜、逃避相处。可我也看得见现实,看得见不如人意的结局。我选择了放手,选择了理性地面对爸爸的去世。况且,我与爸爸的感情也不只是通过双手传递,在我们的目光,甚至心中波形交汇的那一刻,就已经传达到了最深迥、最柔软的地方。

想到这些,我似乎一下子摆脱了那些“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桎梏,这场救赎也随之结束。

很多东西,其实本来就是我们强加给自己的负累。我们要在必要时做加法,无用时做减法,这样才能拥有照得见清风霁月的洒脱胸怀。今年一月三十一日的晚上,我在与作业的“博弈”中错过了一百五十年一遇的“蓝血月亮”,很是遗憾。其实,没看见又何妨呢?我看见与否,宇宙都还会像昨天一样运行,日月星辰的周期、轨道仍旧如旧。大到自然界壮丽的诞生与消亡,小到生命的逝去、物质的结构,面对那些这些不可逆转也无法改变的事物,又有何可遗憾的呢?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其实不需要无意义的救赎,不需要为已失去的感到后悔或遗憾,因为我们没有更改的和挽救的能力,但我们可以挣开束缚着自己思想的枷锁,从当下崭新的起点再次起航。

卸下柔软的外壳,卸下肩上沉重的负担,望着星光下的城市,当明天第一缕晨曦射向她时,我又将披上坚硬的铠甲,重新出发!

 

获奖理由一个错失与爸爸最后相守机会的孩子在经历过痛苦的挣扎、纠结和悔恨之后豁然开朗,卸下了厚重的负罪感,丢掉了不需要的桎梏,重新认识了父亲所留下的“财富”。

文章开篇表达了对父亲的深切的怀念与愧疚,叙述了自己背负着沉重的负罪感生活的种种,而后在一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突然顿悟:其实不需要如此,人本来应该放下包袱,不断前行。

文章的情感表达是真挚的,思考也是比较深刻的,既饱含深情,又积极向上,是一篇好文章。但在结构上还有一些值得推敲的地方,开头叙述父亲的这一部分用笔过多,使得后面的转变看起来比较生硬,其实可以调整一下,将两部分结合起来写的。怀念和前行本来就是一致的,只是不需要将怀念变成包袱而已。

 

t01cd28e105bb6dc36e.jpg

其实不需要


 王江泽(江苏省泰州中学) 

 

搬入新家,惊喜地发现房子附送了一个露台。暗红色的防滑地砖铺了大半边,而在东北角靠墙的地方则通人意的为我留了一方花圃。望着那黑黝黝的泥土,种花的意愿悄悄在心中萌发。

不多时,花木公司便为我送来了两株山茶花。一株幼苗强壮茂盛,另一株相比之下,则有几分瘦弱与寥落。于是,我决定将强壮的那一株移至室内精心培养,另一株则种于花圃之中听天由命了。

在室内,我为它精心挑选了一只大陶盆,赭色的盆壁还雕着些浮饰,与那山茶苍翠的叶子一映衬,显得格外好看。我洋洋得意,《囚绿记》中一株绿藤便让那阴冷灰暗的小室充满生机,而我这满眼葱翠的山茶,不知要胜过它多少倍了。想到这里,更是喜爱这花,愈发精心侍养,盼它早日开花。而露台上的那株,则早已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浇水,松土,钾肥与磷肥混用,小苏打调碱性……我全身心投入到种花事业中去,而那山茶花也颇通人意,一日急过一日的拔高,从顶芽到底茎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拼命把自己拉长,恨不得一个拉成两个用,如同得到了竹笋的真传,而外面那株呢,青灰的茎还是那么细小,原来翠绿的叶上也蒙上了一层都市的尘土,一点也不好看。

但生活总喜爱波折。不知从哪一天起,室内的花停止了生长,叶子也有些萎蔫的迹象。生病了?翻遍各类花卉手册也未找到类似的症状;有虫害?仔细检查每片叶子连根蛛丝都找不到;缺少太阳?每天五小时纯日照恨不得精确到读秒。疑惑越来越大,但花的状态是越来越糟。枯黄从叶的边缘开始,沿着白色的脉络上溯,如黄色的洪水一般,冲刷尽大片的绿意。接着,叶子开始掉落,一片,两片……仿佛瘟疫一般,我亲爱的山茶的生命在被吸取,被榨干……

两周后,它死了,如一个壮士陨落。我痛苦而又疑惑,便去问爷爷,爷爷仔细检查了它,回过头来朝我叹了口气,“是你把它害死了。”“我?怎么会!”我急切地向他追问,他只是不说话,用手抠开土,刨出根对我说:“地方太小,你让它长得太快了,反而长死了。其实足够的空间才是它真正需要的,你的肥啊,药啊,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就像这盆上的雕花可有可无的。”

我恍然大悟,“明白了,我应该及时给它换盆,对吧。”这下,爷爷急了。“你读书读呆了,山茶花要长地里,空间不是换地方就行。要让它从小就在自然界生长,不然,换再大的地方,它也会疯长至死。其实它真正需要的,是像外面那株一样。”

顺着爷爷手指的方向,我来到了露台。十月的风已经有了一点凉气了,那山茶花虽未长多高,却枝叶精壮,墨绿的树皮虽没室内那株淡青的好看,但却于无形之中透出一种饱经风霜的威势,挺立于寒风中,根部是一丛丛中枯黄的杂草,似乎在向他俯手称臣,瑟瑟地摇动着,“这才是他所需要的,”爷爷叹道“好山茶,有王者之气!你的那些理论与方法,其实不需要的,反而害了它。”

我望着山茶,山茶也望着我。冥然天地之间,一花一人,若有所思。

种花如此,人亦如此。人为万物之灵长,自然之精华,当于风雨中磨砺起来。如今,许多家长一味娇惯子女,养出的“小皇帝”、“小公主”任性撒泼,成才不足,成患可忧。而有些人则认为要逐渐开放空间,等孩子大了便可以把他从温室中放出来。这样其实更加危险,任性惯了再放之于社会,无疑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以上两种做法,都不可取;这些办法,亦不需要。

一个人真正要的,其实是社会的磨砺。磨去傲气,留下锋芒;磨去软弱,留下坚强。生活的刁难,苦难的折磨,其实这才是你真正需要的,因为它们会增加你心灵的厚度,提高你灵魂的纯度,使你获得无上的勇气,去探索未知的前路。

 

获奖理由一个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作者从自己种植两株不同山茶的经历中,以隐喻的手法对这一哲理性难题作出了自己的回答,那就是:“一个人真正要的,其实是社会的磨砺”。这一论点虽然并不新鲜,也谈不上深刻,但却十分明确而突出。

而文章最值得肯定的地方在于叙事集中,线索清晰,主体部分全都不离写花,可又语带双关,恰到好处地展示了花和人的之间的隐喻关系。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