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张一杰:凌晨四点(十五届叶圣陶杯复评二等奖作品一)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大赛佳作

张一杰:凌晨四点(十五届叶圣陶杯复评二等奖作品一)

2018-04-04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仿佛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袭来,我蓦地在这个仲夏的良夜醒转,闹钟在床头,荧光指针分明的指着四点的方向。黑夜里的空气掺杂了些许透亮的蓝光,想必是太阳初升前一步,晨昏线先至的样子。

不过两三秒钟大脑就彻底醒了,然而冥冥之中的怪异感觉仍未褪去。我迅速从席子上坐起,席子的尽头是卧室门,门口边上有一个绿釉青瓷大鱼缸。现在鱼缸与门之间多了一个黑影。

一只猫!恐怕它给予我的惊吓远胜过我给予它的。没有回撤的准备,也没有弓起身防卫,只是定定地用目光锁住我。眸子是亮的,甚至于我看着它在月光下缩成了一道竖缝,散发出绿幽幽的鬼魅的色彩。

家里的鱼缸少过两条鱼了,当时的地上莫名其妙有水渍和爪印。我知道是有只猫——这一栋楼里某一户顶楼住户的,总惦记着我们家的金鱼,趁夜从楼上阳台溜进来。于是恨意慢慢涌上血液,鱼养了几年也有感情,竟成了它的美餐了。我一掀毯子从席上跳起,冲它奔去:显然这只淡定的花猫陷入了慌张,十分愚蠢的向阳台反向跑去,等意识到无路可走又蹿上阳台时,我已在那里恭候它的到来。一人一猫又在月光下定格,陷入对视。

终于它耐不住了,循着空隙就要借墙跳出窗去。我未及反应,只是本能的出手拎住了猫的尾巴。猫的挣扎超乎我的想象,我紧张地向窗外一送,却使它飞出了瓦片界限。宁静的凌晨滑过一声凄厉的长啸……

“呵!”我从梦中惊起倒抽一口冷气,闹钟的指针分明地指着四点,来不及为梦中的暴力而愧疚伤神,我又看到了门口被定住的黑影。

一只猫,它被我的惊起抖了一地碎毛。月光投影到斑驳色彩的柔顺的毛上,又被毫无保留的反射向黑暗的四周,直至消散。我定了定神,掀开毯子从席上上一跃而下。显然,它被发现做贼时的慌张填满了内心,愚蠢的向阳台的反向跳去,等它意识到错误时,我已经占领了唯一的阳台通道。它无处可去,只好慢慢踱步过来。

情形有点微妙。

我快步走上阳台,第一件事情就是关了窗。我看着它身上原本柔软的毛竖起,像弓一样绷住身体,眸子再次眯成竖缝,死死锁住拦路的我。月光被这团愤怒的毛球搅起波澜,心跳与空气共振至同一频率,人与猫都被紧张填满。此刻的对峙仿佛激起对远古的幻想,似人与虎,人与一切凶猛事物的抗争与对敌。然而这只是一只偷了鱼的花猫。

月光逐渐收回银彩,让第一缕阳光从参差毗邻的楼房缝隙中溜进来。猫的瞳孔不再缩紧,随之它的毛一同柔顺下来。冲动的恨意不再涌动在血液里,我只觉有些索然无味了。

放了它吧。

清新的空气在我开窗的一瞬间涌入,与浊热的陈味旺盛的对流,裹挟着声声鸟鸣。我回过头,猫没有动。

我大踏步的走出阳台,走到门口时转身,目送那个瞬间飞身而出的影子。

意识是清醒的,意识是模糊的。

当我从清晨的梦中醒转时,荧光闹钟分明地指着三点五十五分。凌晨的澄净月光投射到门外的青瓷鱼缸的水面上,在天花板上也创造出了一个波光粼粼的池塘。睡意被我留在席子上。走出房间踏入月光,到阳台关闭了敞开着的门,继续回到屋里温热的席子,抱着刚才扔下的睡意,一觉到天亮。

 

【作  者】张一杰 江苏省苏州中学高三 

【指导老师】朱怡婷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