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蒋仪轩:爱与表达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大赛佳作

蒋仪轩:爱与表达

2018-04-04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爱与表达

蒋仪轩(江苏宿迁中学高二)


我和我爸——小时我叫他爸比,叫他父皇,现在我叫他爸,就是这样——仿佛一直处于争吵。他话多,我也话多。我们会说那么多话,只是在相互比尖锐,比刻薄。我敏感,他暴怒。他大男子主义,我大女子主义。吵吵吵,吵完他气、我哭。

高二升高三,双足入炼狱。高二期末考,我班级倒数第十三,这个在西方象征不吉利数字在我这里也应验了。他似乎怎么看我也不顺眼。每天都是指责,吃饭也不例外。

“我早说你这样自以为是不会有好结果!”“我早知你只有这点货色!”“怎么有你这样的女儿!”

我回击了什么话已经忘了,心里燎燎狂怒,像一支有无尽子弹的手枪,扳机一次次扣动,枪口指着养我至今的男人——硝烟、战场、伤害。

我躲被窝里哭,灯光明晃晃的。他的屋子早熄了灯。我望着窗外,把自己缩回骨骼里,那里流淌着来自他的滚烫的血。

我想起小时候他骑车送我上学,我拿着收音机背英语。风把他的衬衫吹得鼓鼓的,揉着我的脸。他是个武断的爸爸,他不理解我,他那么凶,他自作主张安排我的生活。我无数次恨他是我爸。可我想起他的衬衫时会想哭。明明再凶狠的话刚刚也对他说了,现在却只想原谅和请求原谅。

因为爱就是不设前提的宽容和没有理由的心疼。我只是看他低着头就会鼻酸。喜恶太分明,感情太热烈,行动太懦弱,渴望表白,而敏感到令自己心酸。我是那么古怪的一个孩子,完完全全地像他。

都说父亲和女儿是前世情人,究竟为什么上辈子我们互相选择?一点也不互补,是两块完全一样的碎片,拼不到一起,只能互相撞击摩擦,直到棱角全无。

很多时候我想跟他说:“我爱你。”“谢谢你。”但说出口的只有“不用你管。”究竟是什么阻挡我表达爱意?

小时候我自称大姐,据妈妈说,每次爸爸下班回家我就会拍着胸脯说:“大姐想爸爸了。”何以现在这事如篡位登基一样艰难?我明明那么爱他,只想现在冲进他房间狠狠抱住他,在他几乎秃顶的头上吧唧吧唧地亲吻,我还想做那个撒娇的孩子。

第二天,我们谁都没开口,他假装听不到我的哭声,我假装没看见满地烟蒂。然而,我看见他冷着脸从我面前经过,他的鞋左右脚穿反了。我心里窜动一种几乎要吐出的情感。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痛苦,只因他的痛苦。

我扑过去抱住他就哭,我只能哭,我拼命哭,我什么也没说。返校后假期里的测试,我考了班级第四。是的,长大后的我失去了用语言表达爱意的能力,却学会用行动。我果真是他的女儿。

他有多久没说爱我,他是炎日下的墙,永远是我走在阴影里。他也只会用行动,不会说,即使我们话都那么多。那些说不出的爱只等被发现。

有些爱的表达从不开口,有些爱之沉重开不了口。他又一次在我面前假装轻松,我刚转过身,他就沉沉睡去。你说父女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世情人,今世囚笼,或者是深入骨髓的牵绊?

 

【指导老师】臧  伟

【获奖理由】小作者写的是父女之情,跟爸爸吵架,跟爸爸大哭,自称大姐,叫爸爸为父皇。这种家庭气氛很宽松,正如作者写道:父亲和女儿是前世情人。他们相互撞击摩擦,父亲沉默,女儿不说,爱字都不表达,其实早已深入骨髓。文章以“我”的心理描写反映了女儿长大后与父亲的叛逆之情,真实可感。本文获现场决赛特等奖。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