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赛佳作

程煜淞:翠荫山

2018-04-04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翠荫山

江苏省运河中学高三  程煜淞


不用刻意寻找,只需循着淡淡墨香,就能从蜿蜒的小巷里找到这扇古朴的朱红大门,门头破旧的匾额上,墨迹依稀可辨:翠荫山。

庭院植满盆景,奇松怪柏列作其中,院中卧一小土丘,一棵银杏树荫蔽四方,花竹满亭,四时生趣,小院之中自有天地山川,故书斋雅号:翠荫山。

一缸墨池为这满园苍翠增添了一笔墨色与文色,盆景一旦定型就不会改变形状,笔一旦触纸就会永远留下痕迹,时间在这院落中变得粘稠,不顾外面多么蹉跎,有个少年曾在这里泼墨朝阳,临风书雪。

记忆中翠荫山的冬天很冷,盆景都猫在屋里过冬,而我们依然来上书法课。砚台里的墨水都结了冰,老师这时会拿来一瓶白酒,笑呵呵地给每个孩子的砚台里倒上几滴,说:“这样就不会结冰了,放心写吧。”窗外北风呼啸,屋内的我们伴着酒香阵阵,我们的字,从一开始就有了李白余韵。

在翠荫山中,每个放置字纸的地方都有老师亲手写的“敬惜字纸”的便条,浪费纸张是严厉禁止的。年幼不懂事的我,总是喜欢在纸上信手涂鸦,然后把自己的“狂草”作品向师兄师弟们展示,可这样浪费字纸的事情被老师发现,撕碎了我的作品并让我面壁思过。当时的我不明白,老师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直到后来我看到老师写过这样一段话;‘“对于不识字的人来说,字纸就像未曾谋面的神灵,是为天地之礼,生命之敬。”老师说:纸、笔、墨都有生命,珍爱它们吧。

在翠荫山中不只是习得书法,还有做人的道理。

翠荫山中有的不只是书法,还有形态各异的盆景。老师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盆景国王”,翠荫山是老人家一手所创,年过七旬仍整天摆弄盆景,常常唱到:“一盆一景一世界,半农半艺半神仙”,对他来说,与盆景相伴,就是最快乐的时节。

就这样,在翠荫山中我以笔为杖,走过了自己的笔墨童年。

时至今日,我手中的笔墨早已变成0.5毫米的签字笔,墨色勾勒的眉峰也被岁月折弯。冬去春来,人间的四季轮回了一番又一番,我已经多久没有回到翠荫山?多久没有享受笔墨洗礼的仪式?每天奔波于两点一线,在单调的生活中没有发出过一声纯粹的笑声。所以,循着那条熟悉的路,我又一次走进了翠荫山。

记忆的碎片散落满地,我却找不到一丝熟悉。这里的盆景零零稀稀,老师的双鬓已秋,院中的大银杏据说也差点没撑过一个夏日的雷雨。

我试着把这些碎片拾起,企图拼凑成一个完整的自己,“写几个字吧。”老师的一句话打破了我的沉默。

触笔的那一刻,我便入了戏。

我看到自己曾经擎笔疾书的姿势,曾经那个小书童,以江河为砚,以日月为笔,在缱绻的帛纸上勾钓峥嵘岁月。这里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我看到墙上“戌子夏九岁书”的作品,看到书房角落里过冬的盆景,时光在这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墨里没有酒,而我已微醉。

总有一片海,不论过了多久你都会记着它的浩瀚与包容;总有一座山,山上的每一棵树都曾在你的梦境出现,这座山,让你忘记岁月,忘记悲欢,你像它的一抔黄土,血脉相融,永不分开。

有一天,我或许会走得很远,但只要随着这淡淡墨香的牵引,我永远不会迷路。

 

指导老师】潘  明 

【获奖理由】  

作者选取生活中的一件乐事,于翠荫山中习练书法,斋中人、景、情交织,作者以笔为杖,彳亍笔墨童年。而这段难忘的记忆成为自己的一方精神家园,翠荫山便是精神的乐土。有了这座山,守住精神家园,便找寻到回家的路。作者选取书法这一传统文化,让生活中情趣感、文化感得以突显,同时以盆景为烘托,呈现了一种雅致、恬淡的生活情景。虽然盆景王国中的老人着墨不多,但分明是一种人生态度,令人获得生活的感悟。本文获冬季现场决赛特等奖。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