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优秀作品选(二)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大赛佳作

十六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优秀作品选(二)

2018-03-29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且听秋声

 

 何家毅 山东省莒县一中高三 

 

随着最后一声蝉鸣的戛然而止,瑟瑟的风里隐隐透出了些许凉意,夏天卸下了它的浓妆,岁月的枝头上,又一个秋天就这样地盛开了。一场秋季的张扬激昂,秋季的饱满热烈,秋季的厚重雍容,已经款款而来……

    时光悄然,匆匆流年把思绪折叠在一袭秋声里,慢慢发酵,把酷热的焦躁变成清爽的闲适。“秋霄日色胜春霄,万里霜天静寂寥”。是呀,秋天涵泳着一片宁静博大,是那么的独特而让人着迷。“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晖,冬岭秀孤松。”与春天的浓艳热闹相比,秋天是肃穆静寂的,与夏天的芜杂茂密相比,秋天是简洁透明的,与冬天的空灵虚幻相比,秋天是厚实宽容的。秋月朗朗,鹊桥飞渡;风萧雨绵,秋虫私语……岁月悠悠,秋意浓浓,秋的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人怦然心动。

    秋风是洁白的翔云的翼。秋风起的日子,落叶丰盈着诗意。清晰的叶脉,镌刻着穿过春夏冬的印迹,饱留着阳光雨露清风明月的笔墨,深含着枝干的款款密语。秋风穿行在家乡的田野,林间阡陌,人家屋顶,带着熟稔的信息,唱着农人的喜悦,吹响那收获的号角。“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秋风翻过千山万水,层林尽染;秋风飞舞在水清云白之间,天蓝云淡。当它穿行在发梢间,顷刻间便让人有了“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恬淡与开朗。当它托起南行之雁的翅膀,唱起“云中谁寄锦书来”的秋歌,远行之人便又多了一份无言的牵挂。

   你听,风一路踏歌而来,送来金桂的芳香、秋菊的甘爽,牵牛花的希冀、夜来香的高洁……风来心动,风过留香;你听,风又一路轻吟而去,留下鸭梨的金黄,葡萄的圆润,金芒果的清香,菠萝蜜的硕大……风来果甜,风去人醉。这神奇的秋风啊,带给了人们几多惊喜、几多欢乐、几多甜蜜!

  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雨,总是和秋日有着很深的缘分,无须相约,无须叮嘱,如期而至。秋天的雨,没有春雨的绵绵不断,而是有“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的干脆与利落;它也没有夏雨的来势汹汹,咄咄逼人,而是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和谐与自然;它更没有冬雨的寒冷彻骨,孤寂悲戚,而是略带“雨色秋来寒,风严清江爽”的清新飒爽。

   这秋雨啊,最是温柔多情。它飘洒在小巷姑娘的油纸伞上,回眸一望,那雨声便在脑海里回响。你听!滴答滴答,是秋雨落在村落间石板小路上的轻轻吟咏;噔噔泠泠,是秋雨打在人家屋瓦上的阵阵欢声;叮咚叮咚,是秋雨跃入小河池塘,溅起朵朵水花;唰唰啦啦,是秋雨飘洒在孩子雨伞上的声声私语你没法不激动,没法不感慨,这自然的宠儿!它如天籁之声,涤荡心肺,净化灵魂!它如同声声叮嘱,切切爱恋,丝丝柔情,美妙绝伦!

秋天是有灵性的。她总是悄悄然来到这个世界,又默默然离开,安静,却也热忱。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她从不缺席地为我们带来成熟,带来喜悦,也带来自然的讯号。而秋天那些你所听到的那些,便是她与世界的耳语,和时间的情话。因此不管是秋风还是秋雨,那声音中总饱含着一丝来自自然的柔情,一缕发自内心的感动,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且去听听秋吧。听那秋声,你能饱览一季繁华,收获一份丰硕,获得一片安宁;听那秋声,你能感受生命的轮转,体会时间的流逝,感悟人间的美好。

山高水长,秋声自远,无论你来自何方,无论你去向何处,且按下浮躁的心灵,停下匆匆忙的脚步,然后撷一片落叶,去倾听那风声、雨声和这个美妙的季节。

 【获奖理由】朱熹有诗云: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仔细聆听,你会发现秋天的声音原来如此动人,如此美好,如此振奋人心!此文,以细腻的笔触,善感的心灵,灵动的才思,揭示秋之意蕴,传递秋风秋雨中深沉的个性思考,可谓文质兼美之作。本文获初赛一等奖。

 

你是我人生最难忘的过客

 

刘月冰 辽宁营口开发区第一高级中学高二 

 

当一壶茶烫了一遍又一遍,当翠色褪去成了黄白,萦绕口鼻间的沁香犹在,浓郁的难以忘怀。我知道它一直都在,只是在虚空中怎么也捕捉不到。似乎茶凉了,色褪了,茶香淡了,有的不过是舌尖的苦涩。

不久前,一场电影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她实在是令人在意,虽然岁月模糊了她的脸庞。

“周末看场电影?新上映的……”当屏幕上的小企鹅欢快地跳动时,我的思绪正遨游在那一摞有待整理的同学录上。我漫不经心地敲着键盘,想到了那一页页附满涂鸦和歪歪扭扭的字的卡片,似乎仍然看到背后的灿烂的笑脸。我应了朋友的邀请,在周末的午后看了场电影。电影在缓缓地放映着,每个情节都敲打着我的心,有些东西在不断重叠着,黑暗中,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人生漫漫,岁月如梭,人与人之间相互联系,交织或平行,但最终也都成了过客,又有谁能相伴走到最后。正如电影中女主角一样,她在年少时有着相似的经历。那些经历如伤痕般触目惊心,深深地烙在她弱小的身躯上,难以泯灭。

曾在开学初见时,有人对我说:“离她远一点,她可烦人了,很恶心。”我顺着那人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一个女生,厚厚的棕色眼镜遮住了她神色,脸上有星星点点的红色痘印。她躬着身子,辛苦地在值日。

“哦”正如大多数人的回答,我语气中有着打发的意味,毕竟在我的第一印象中,被指的女孩还不坏,实在没必要厌恶。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推移,她就真的渐渐与我们隔离开。似乎有那样一道看不见的墙横在了她与我们之间。然而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我们”。从第一次被欺负之后,便有了两次,三次……到后来欺负她成了某些人在校的“必修课”。尽管我们当中有人不满,却仍不会出面打破这种所谓的“平衡状态”,毕竟,没有人想被连累。

这就是人,自私而怯懦。甚至有些人为了应和那些人而也开始说话带刺,把伤害当作消遣。我也真正的见识到什么是三人成虎,恶语伤人。“你真恶心”几乎全班的人都说这样的话。而很多的时候,这都是说来给别人看的。这些话如同利刃,毫不留情地刺向她。她的泪水许是她受伤留的血吧。我开始憎恨那些人,也厌恶她的懦弱。有的时候真想拍拍她,把她拍醒,去告诉她何必向这些人低头,向他们说抱歉。

可悲的是,这些人在几年后便将此都忘尽了。想空中不定的云,说散便散了。只有她还在原地,受着过去的伤痛。

后来的她成了全班的笑话,不幸的事总会降临在她身上。恶作剧的新样总是层出不穷。记得一次上课,她后座的女生将她的卷笔刀偷走,有将里面的铅笔屑一股脑的倒进她的书包。她与那女生评理,老师以扰乱课堂的罪名让她罚站。她就像是暴露在聚光灯下,束手无策。

孤独也许会让一个人崩溃,她跪在我面前时,我却忘了反应。这种震惊不亚于被雷震醒。我没有任何准备,但我不会“见死不救”,关键在于我不敢迈出这一步,来打破平衡。那一刹那间,我觉得两个人总归是要好过于一个人的。于是,我与她同行。两年的时光不长,转眼到了毕业季,在夏日的蝉声里,同学彼此填写同学录并拍照留纪念。我在人群中搜索着她的影子-----她没来。学校没能给她留下美好的回忆。我沉默,我想我是懦弱的,我不敢主动去帮助她,我所做的无非是忏悔。我直到那一刻的触动才真正走进她,才真正正视她。我为之前的旁观无视感到羞愧。我该早些的,再早些。

听说,她走了,去了另一所学校,另一座城市,听说她父亲去世,又听说她抑郁……我一直听说着。当电影中一幕幕与深藏心底的片段重叠,我仿佛在泪水与光影的朦胧间看到了她。

回忆如温水泡开的茶,温和的,萦绕着,苦涩的。

 

                       指导教师:吴丽君

 

【获奖理由】从内容上看,该文章隐含了当下教育比较关注的一个话题,校园冷暴力。作者是以一个旁观者角度去回忆一个遭遇冷暴力经历的女孩,并在其间夹杂着情感变化。(明暗双线)以独特的视角和真实感受让读者看到一个真实可感的形象。从语言上看,文章多处描写了作者内心感受,夹叙夹议,富有感染力。从结构上看,文章首尾呼应,构思严谨,由现实到回忆,又有回忆过渡到现实。选取了与会议有共性的媒介——茶香。好像在茶香萦绕间展开一段回忆,又在茶香的苦涩中结束。本文获初赛一等奖。

 

花开,不为倾城

 

姜晓颍 山东省烟台第一中学高三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举步如和风拂柳,启齿似燕语呢喃,一管玉笛,漾开了园中牡丹经久的芬芳,吹绿了一岸春柳未了的牵恋,却终是散不了眉宇间的愁怨。

一汪清眸如水,一抹黛眉如烟;一袭白衣,纷飞水袖,卷起漫天朦胧纱蔓;一展桃花扇,一蹙柳叶眉,对襟双领衬如意,款款裙摆印双蝶;轻舞纤指,细白如葱,玉唇微呼成天籁。台上的便是名旦陆云霜。

清晨,斜射入眼的和熙阳光下,云碧轩的桃花睁开了睡眼。深粉色,蔷薇色,樱粉色,粉白,继而淡白,深白,光线寂寞地在花枝间轻微摇曳。迎面走来的云霜,裙裾款摆,眼敛低垂,宁静得仿若一株植物飘行,美好与桃花匹配相衬。

“师傅早!”芷玥将双手交于身后搓了搓。

“丫头,冷吗?”云霜轻抚着徒弟的额头、脖颈,紧了紧芷玥领口的扣子。“练了多久了?”

“师傅,我刚到!”芷玥挠挠头,迷蒙的双眼闪烁,像某种长着翅膀的小昆虫,忽而被遮蔽,又忽然挣脱遮蔽。一排整齐的白牙露出来像理髻的玉梳。

“实话!”云霜的脸突然冷下来,双唇紧闭,抿成一条线,干净的面庞更显清冷,似寒谭底的千年冰玉。

“两个时辰,师傅您别生气,之前您说徒儿的台步不好,徒儿这才勤加练习,徒儿并非有意欺瞒。”芷玥“咯噔”一声跪在青石板上。

“起来吧。”云霜的嘴角微扬,双眉再次舒展开,“今日,师傅教你兰花指。”温柔的声音像柔弱的花瓣从枝头飘落,滑过漫长的流年,才飘到芷玥头顶。

“徒儿拜师未满两年,多谢师傅厚爱”芷玥赶忙起身,擦擦膝盖,整理衣服。

“这兰花指讲究食指、中指和小指的伸缩和与头、眼、臂、腰、臀、腿的协调。”云霜的大拇指与中指松弛地搭连着,如垂露之态,又似含苞之姿,食指伸出上翘,其余两指与中指并拢,宛若伸萼之兰。钩似圆月,柔若无骨,白如玉石,瘦似麻秆。

芷玥在一旁模仿,滴露手形类似持扇,垂露又像手持酒斗。《汾河湾》中的柳迎春道白“奴柳迎春——”时,伸出自指式的“蝶姿”,而唱念“郎请——”时,便需小拱手式的“逗花”。当虞姬闻听楚歌时,手掌与众指翻转颤抖,便是“翻莲”。 空灵的歌声没有歌词,却宛如凋落的残香,萦纡在这云翳下的世界里。

堆积的云层贴近悠长的地平线,像一群乖巧温顺蜷伏在那里的小动物,激情与棱角全被过滤,只是疲倦地待着,唯有眼睛微微闪动生命气息,风吹过时他们毛发倒伏。日光隐没在云层中……

“玥儿,天晚了,换身衣服去吃饭吧。”云霜拭去徒弟额头渗出的晶莹,轻叹一口气。

“是!”芷玥一溜小跑跑回房中,按照规矩兰花指需拜师三年以后师傅才能教,而今天师傅不仅答应教她还教了好多,她这心花儿算是放开了!

“出来吧。”云霜低吼道,淡淡柳叶眉又蹙起来。

来人身着西装,中分黑发,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嘴锈黄牙。“陆先生,哎呀,陆先生,恭喜恭喜!”

“陈老板,何喜之有?”云霜瞥了一眼,冷言道。

“日军司令部的高级军官今晚要来园儿里听戏,特意点了您的《霸王别姬》呢!这还不是天大的喜事吗!”来人堆出一脸的笑,脸上的皱纹形成了一道道沟壑,像运输铜臭的管道,云霜看不清他的眼睛,如果有,也许也和铜钱一样圆吧。

一把扫帚从侧面飞出,正中陈老板的脸,“滚出去,我师父绝对不会去给那群畜生唱戏!滚!”芷玥鼓着两腮喊道,拾起扫帚,又是一棒。陈老板只得悻悻离开,临了不忘“陆先生,日本人咱们惹不起啊!”,一扫帚飞出却被躲开,芷玥气冲冲回去了。

“师傅,您可不能被那王八蛋给骗了啊!”芷玥睁着水灵灵的眼睛,暗黑的瞳孔中好似有满腔的仇怨。

“玥儿,替师傅刮片子。”云霜的声音很轻,有一丝疲倦,也有一丝无奈。

“师傅!”芷玥死命地摇着头,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云霜的双腿,眼眶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像断线的珠子砸在地上。“师傅,您说过,您——您——热爱着这个国家,绝——绝——不会屈服于侵略者的!您说过的话,难——难道都不记得了吗!”

芷玥的话一字一字回响在云霜耳畔,她怎么可能忘?那是她对天发下的誓言。“玥儿,你起来吧,个人得失荣辱比诸国家利益实在是微不足道,师傅对这个国家的爱,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云霜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波澜,像一泓平静的水,芷玥只能看到师傅眼中的那份坚定与执着,但她仍旧不明白师傅的用意。

云霜缓步走入房中,画好彩妆,对着壁镜贴上大柳,戴上齐眉穗系水纱、如意冠、银泡双联和鬓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轻车熟路。穿上鱼鳞甲,套了一件略有宽大的披肩,云霜对镜浅笑。“玥儿,今晚你便不要跟着我去了,你替我去看看你师伯吧,现在就走!”云霜抬着头,没有看芷玥,她望着天,空中没有了阳光的痕迹,只有一缕一缕的云线像在诉说着一个漫长的故事,远处的地方,还有一点晚霞洇染的血红色,好像预示着什么。

望着徒弟远去的身影,她的芷玥已经长大了,是个懂事明理的孩子,“玥儿,师傅来世再教你那一式怒发!”云霜呢喃着,分不清是对自己的承诺,还是对芷玥的承诺。

“汉军已略地,四面楚歌声”,甜润的音色,灵俏的兰花指,迷幻的眼神和婀娜的腰身柔美地共同旋转,真是风舞杨柳枝,满台春风起。所谓“春山做骨,秋水为神”莫过于此。

台下的叫好声不断,云霜缓缓地移步至那些高级军官身边,“君王意气尽,妾妃何聊生”,双指直挺,腰身似弓,姿态偃蹇舞出倾城缱绻,曲调婉转唱出绝世情殇,于无声处,云霜按下了披肩下的炸药的起爆装置。

云霜旋转着,即使身上的痛毫不留情地吞噬了自己,她也没有任何怨言。她笑着,脑海中一一浮现:6岁她拜师学艺,8岁她在寒冬之中仍练着台步冻伤了脚,12岁为了练好兰花指她一个姿势两三个时辰不动,16岁师傅为了保护她惨死在刺刀之下……花瓣飘落了,留下的是寂寞,陪伴她的却是一条划过星空瞬间即逝的流星。

云霜就这样旋转着,四周的火光像赤色的红莲吞噬了她,也吞噬了她身边的一切……

如今,这片土地就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般,开满了云霜鬓上的鸢尾,微微低语。蓝色的花瓣湛蓝不褪色,蓝得有些忧郁,就像那夜月光掉在云霜如花的脸上时,眼中落下的一滴泪……

(指导教师:李  蒙)

【获奖理由】在当下保守西方洗劫的思想界,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里,能立足于文化自信,有充实的传统文化底蕴和专业知识,并对此十分热爱,将其融入到写作之中,实属难得。情节安排十分巧妙自然,伏笔到位,民族气节大义凛然。这在当下以价值观为重要人才选拔标准的时代,实属佳作。本文获初赛一等奖。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