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冯心怡:梦里月光,醒时灯火(十六届初赛复评一等奖作品二)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大赛佳作

冯心怡:梦里月光,醒时灯火(十六届初赛复评一等奖作品二)

2018-01-26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0.jpg

我常常会做梦。

醒来时,梦里春秋都忘得干净,就连作为背景的河山也不甚分明,我唯一记得的,是一种泼墨天地的激越在心中回荡不绝。我不承认,这些只是臆想。正如弗洛伊德所言在某种程度上,构成梦的所有素材都来源于经历,而梦,则是欲望的满足。

梦中常出现的一种意象是月光。事实上,我见过很多次月光。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和不同的人。我到过山巅,在齐腰的苍白苇草间,看过琼冰碎落。我驻步长街,在人群匆匆交汇处,望见孤月凌空。这些不及,不够哀伤,也不够寂寞只是平庸日常诗词文章里李清照写:皎月初斜,浸梨花。那是形单影只的落寞孤寂;赵嘏落笔: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那是人事迁变的击箸而歌。伟大的诗人总擅长编织美梦,任后人如何追索,却走不进那个梦里。

因为梦即是所思,是成全所有虚构的专属王国。我梦见月光,也梦见风暴,甚至是梦见天地翻覆,沧海横流。都是如出一辙的不合理,天真又狂妄可谁不曾有梦仗剑行侠,江湖诗酒的李白有梦他梦见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病卧孤村听风吹雨的陆游有梦他梦见铁马踏冰河,重整旧江山;再到数百年后,大洋彼岸的黑人领袖,发出时代之音,他说,我有一个梦想。你看,人们从来不乏梦想者,哪怕现实落下一场豪雨,也总有人长歌当哭一意孤行。

那些是别人的梦,而我的梦是一条月光河流。在黑沉沉的夜色里,我看见月光,也同样看见人间灯火。灯火很近,热闹缤纷;但月光却很远,无言苍白。西方哲人说:一片森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罕至的一条,从此决定我一生的道路。我不记得对于自己而言,这种取舍是否也如此严肃悲壮。但想来应该是没有。我梦里的月光流淌着诗的优美,是句的从容,或壮阔,或精致,或温暖,或悲凉。唯有文字才能汇聚成这样浩瀚的月光海洋,它有时亦长风浩荡,掀起我心中无可言说的惊涛骇浪。这是我的梦,也是我的热爱与渴望。

我正站在十七岁的尾巴上,翘首望着未知的十八岁,这场梦是我的顽疾,它如影随形变化无端,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做那些梦,我只能任由它们在心里恣意生长,直至满溢。它们把我变成一个不合时宜的人,徒增烦恼无数。也不是没有想过,该干脆地抛开一切幻想,去做个最实际冷静的人,不再理会梦里的光怪陆离,把最后一点野心都掐灭,就这样淹没于人群中,把最后一点野心都掐灭,再甘心去度过平凡庸碌的一生。像很多人一样,也未尝不可。

可我到底还是想要去做梦。

尽可以笑我自命不凡,但倘若岁月赠与的一腔孤勇还没有挥霍殆尽,那就不必说放弃。至于我,我当然还要在这个年纪去做场美梦,不怕它一朝破碎成空满目萧然,我只担心它不够燃烧我全部的热爱和信仰,不能够用梦中一刻换我用一生去怀恋回想。

今天晚上的月光还是很好,它是如此公平而善良,流转过亘古时光,披落在每一个人身上,像是最广博的温柔。我虚握这一掌月光,安静放在心上。如果要我自己写个结尾,就该是:她做过一场美梦,梦里有她一生从未见过的壮阔美景,比将军折戟还要悲怆,比烟花落尽还要寂寞,比明月千里还要皎洁,比星辰流转还要炫目。她做过了这个梦,然后就走进了昏黄的灯火里,成了大地上匆匆来去的过客中不起眼的一个,没有人知道,她曾如此骄傲。 

                    (指导教师:武  )

 

获奖理由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梦,在我们年轻的时候,那些梦或波澜壮阔,或平淡无奇,可是那都属于我们青春时期最美好的念想。本文作者娓娓道来,向我们诉说她的梦这个梦也许不宏大,不伟岸,但是这才是青春时期特有的梦。有梦真好愿我们每个人不管走多远,都不要忘记最初心中那个最真的梦!本文荣获复评一等奖。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