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辗转的柿树(十八届叶圣陶杯初赛佳作)

2021-02-23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辗转的柿树

黄雨婷(广东省紫金中学高三)


                                 一

午夜醒来,发觉窗子忘了关。我的房间如书中说的那般,一屋子风雨味。

“班长,你瞧那柿子,多大多红啊,下课我给你摘一个吧。”那小子喝着饮料,看着窗子说。我用手肘碰碰他:“语文老师。”我不再理他,摩挲着书本上凹凸的方块字,却又听见他咂巴着嘴念叨:“那周五放学,你等着我。”什么周五不周五的,我低头欣喜地笑,却不自觉地答:“鬼要等你啊。”

    我看向窗外,是一排柿树。肥肥的绿叶拥簇着胖胖的柿子。柿子的香气溢出来,招蜂引蝶。或许我对那些红彤彤的小家伙并不感冒。仅仅是喜欢看,看衰败与盛放,看孕育和成熟,看无聊的枝桠伸进窗子里边,向钢筋水泥里的我们诉说绵绵情话。我猜想她是厌倦了身边和她长相一般的柿树,觉得一切都太寂寞了。

    她是美的,因为生命是美的,自然是美的。我问她,梦想是什么?未来又是什么?我这个扎着马尾的女孩,以后的时光都会这样过去吗?

    但谁会理我?除了那个聒噪的小子。“及时行乐,班长。”他踩着铃声向外跑去,“走咯。”

    但那个周五我没等到他。我没等到他用家里偷来竹竿摘的柿子,也没等到他再向我闹着要答案。

    如果他来了,或许会把偷竹竿的故事给我讲一遍,然后笨拙地拉下那些枝桠,和蜂蝶争果子。

    但是没有。老师说他去学体育了,他再没有出现过。

                              

    后来,我到了人们口中所谓未来和梦想的跟前,看着云层被日头吻红了脸颊,时间逐渐沉寂。

    我在桌前执笔轻笑,回忆那个记忆里陌生的朋友,回忆那个未完的故事,回忆从前的自己不知风花雪月,只知平铺桌上的黄粱一梦。那些个无知的幼稚问题依然困扰着我,让我承受着关于未来的无情批判和鞭打。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了记忆里的柿树,她随着我一起离开了过去,辗转到异乡眺望未来。如今的这棵,从不开花从不结果,可她比任何树木都要艳丽,都要醒目。

    “情催桃李艳”,我想着,还有……还有,“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我在柿树下灿烂地笑,树下老奶奶摇着蒲扇看我,也眯眯笑。

    竹椅上的老奶奶,或许把柿树看老了,柿树也把她看老了。她们缱绻,一同喝茶,一同细语,空中的呢喃繁音在婆娑。而我踌躇,想上前问奶奶,能否折下一枝夏叶给我,聊以慰藉。

    可我没有,没有迈出步伐去询问,也没有鼓足勇气诉衷情。

       在后来一个漫长的黑夜里,悄无声息地,老奶奶和柿树一同消失了。空中的喃喃随着柿树被砍断,所有以往和现在的片片回忆已然消逝。

                            

    可满船清梦压星河,与我擦肩的他们挥之不去。

    一棵又一棵柿树离我远去,一个又一个过客随风而逝。我永远学不会把握,就像夜巡的猫头鹰,无法在日头下清醒。

    所以我放慢脚步。不再庸人自扰,“冲就完事了!”贪恋的南柯一梦终究会消逝,那我为何不留在地平线,匍匐前进?彩虹没有尽头,但当下触手可及。

    “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他就越真切实在。”我依然不忘,不忘摩挲方块字的动作。如今这些凹凸不平的句子给的不再是虚幻的想象,它给予我的是厮守时光的真实和脚踏实地的幸福。 

    一切都在向好,风雨已过,留下的不论是绿肥红瘦还是浮生半日凉,都让人神清气爽。

                                 

    阳光透过隙罅。独坐树下的我写道,“微凉,日子却看红了小柿娃娃的脸。”发送,小诗问候世间,问候朝霞。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我默念,苏轼写雨我写晴。

我拍拍裙上的灰尘,头顶柿树叶落,我拾起一片夹进书里。在弯腰的瞬间,我忽的明白了,这记忆里落款,陪我辗转多时的柿树到底意味着什么。

    它在我的人生扎根,于心底独处一隅,提醒我其实还有曾经错过,或不敢把握的东西等着我去怀念。

    于是我抚着叶脉,看着从不理我的柿树说:“我再也不是夜巡的猫头鹰了。”我会是晨间早起的麻雀,啄食文字饱腹;我还会是枝头的小柿娃娃,学会活在当下。

    头顶的阳光愈加灿烂,我向朝霞走去。

    “班长,你瞧那柿子,多大多红啊,我给你摘一个吧。”

    我诧异,回头,辫子却甩到自己的脸

    “好啊。”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夏叶葳蕤。

    我笑自己愚笨又聪明,他也是。


 

指导老师:叶淑芬

 

 

【点评】

这篇文章写懵懂的少女情愫,写朦胧的少年心事。写这种题材的文章当然无可厚非,这是最美好、最纯粹的感情,也最值得珍惜与纪念。但是怎么写好却是值得思考的,文学的本事就在于将美好的感情化作可感的意象,在是与不是之间引人想象。这篇小说选择了柿树这一意象,一方面,它是实际生活中存在的事物,是当初一段似有若无的情感中的“道具”——所有的感情都要有的,哪怕是一块石子儿,一片落叶。另一方面,它又是一个幻想,结出果实也好,不结果实也好,都是美丽的。    文章在一个个画面细节中淡淡地叙述,像电影镜头的蒙太奇一样,充满诗意,耐人寻味。

 

 

 



更多阅读
  • ​ 陋 习(十八届叶圣陶杯初赛佳..

    2021-02-25

    日子不会因为穷就过得慢一点。一转眼,大儿子来福到了该成家的年龄。好在凤兰出嫁时就说好了要换亲,老寇一直在.. 查看详情
  • 人间草木(十八届叶圣陶杯初赛佳作..

    2021-02-25

    喜欢悠然吃遍山野的感觉,嚼着山野里随处可觅的野花野果野草野菜,天地间所有的雨露阳光、日月精华,那初霁的第一.. 查看详情
  • 救 赎(十八届叶圣陶杯初赛佳作)..

    2021-02-23

    想象一座山,万仞千尺,耸入云霄,他的存在让人叹服于自然界的雄浑力量;想象一处村落,委身于群山环簇之中,一条从山峰.. 查看详情
  • 辗转的柿树(十八届叶圣陶杯初赛..

    2021-02-23

    我看向窗外,是一排柿树。肥肥的绿叶拥簇着胖胖的柿子。柿子的香气溢出来,招蜂引蝶。或许我对那些红彤彤的小家..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