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邓楚瑶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邓楚瑶

2017-09-30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王大妈

 

“又来了一群人。”我望着村口的大路。

“算了算了,随他们去吧。”翠花说完,就转身跑去接待那群人。

不记得这是第几批了,来到这个村,拜访王大妈似乎成了城里人的新爱好。

城里来的那一群人,他们把开来的小轿车停在了村口的大路边。那些被小轿车弄得飞扬的尘土还没完全落下,那群人已经在翠花的指引下踏进了王大妈的家里。我望着那些高档轿车,那群拎着大小礼盒的人,暗笑,那些大腹便便的人,油光满面,愚蠢无比。

他们来的目的,很简单。男的,西装笔挺,问前途;女的,淡妆浓抹,问姻缘。当然,有时候会有几个孩子,问学业,会有几个青年,问未来,会有几个老人,问寿命。总之,王大妈的一张好嘴把自己说成了活神仙。她甚至还拿自己的儿子做广告,她说,因为她的仙术高,所以她的儿子才会是弱智,这就是仙界的众生平等。可事实上,王大妈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妇。

王大妈在我10岁那年成了寡妇,丈夫死后她一个人照顾弱智的儿子冬至和童养媳翠花,这一切本值得村民们同情,可是王大妈为人蛮横跋扈,小肚鸡肠。所以村里的人大多都不太理她。而在我看来,翠花更值得同情,因为她真的很可怜。

翠花是我的好朋友,在她6岁的时候就被卖到村里来,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叫什么,只记得自己叫小翠,爸爸妈妈很疼爱她。就连她是怎么被人贩子拐骗来的,她也不记得。在那时候,我就和她成为了好朋友,她被叫作翠花,而我叫杏花。我们一样大,却有不一样的命运。

在我10岁那年,村里来了一批青年,妈妈说他们是帮助致富的技术员。于是,村里的田开始被积极利用了,大棚建起来了,各种温室高价水果开始试点种植。秋天的时候,枯叶吹落,也吹来了片片金黄的丰收。即使在大冬天里,温室里也可以运出鲜红的草莓和鲜艳的花儿,沿着村口的大道,开向附近的城镇。总之,在他们来到之后,我们的生活都好了。田里没有牛了,家里没有井了,割麦机和拖拉机成了每个农民都会操作的机器。就连我,也可以背起书包去上学了。

可是这样美好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翠花身上,即使村里的孩子都陆陆续续去上学了。因为王大妈开始自称通灵,为别人看起手相,算起命,而翠花必须要照顾冬至,照顾那个跑出去就回不了家的弱智,照顾那个动不动就打骂自己的弱智。

于是,这样的生活,翠花从6岁过到18岁。

我等着,等着,等到那群人满脸喜悦地离开,等到翠花来吃我18岁的长寿面。傍晚的晚霞染红了整片天空,笼罩了这个小小的村庄,似乎想散去所有阴霾。

翠花安静地吃完面,我安静地听她说今天的故事。

“今天来的是三个大老板,他们带了各自的一个儿子。”

“看样子,那三个儿子和我们差不多大。”

 “嗯,他们今年就要考大学了,是来问考不考得上的。”

“哦?王大妈是怎么回答的?”

翠花没有回答我,只是举起了一根手指。

“什么意思?”

“她告诉那群人,天机不可泄露,这就是最好的提示。”

“那一根手指,算什么提示?”

“如果只有一个人考上了,就应验了。如果只有一个人没考上,也应验的。如果没有一个考上,或者没有一个不考上,那也应验的。”翠花慢慢地说道,这些对她来说已经是小技巧了。

“真绝!”我感叹。我早就说过,那是一群愚蠢的人。

“不想听听那三个老板问了什么吗?”

我摇摇头,无非是问事业的,问怎么样才可以赚更多钱。而那些回答也不过是模棱两可的东西。

翠花要走了,她跑出院子,带着我的旧书。

她忘记和我说生日快乐了,就像她忘记了十六年前的一切,不是故意的,可就是这样忘记了。

王大妈,束缚住了一颗求知的心,可是却没有蒙蔽她的眼睛。

而,那一群又一群的人,自己将自己的心束缚在所谓神灵鬼怪上,那对眼睛就好像摆设。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