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陈疏影: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陈疏影: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

2017-09-27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小作家简介】

陈疏影,17岁,四川省成都市嘉祥外国语学校高二学生。自幼热爱写作,现为校新锐文学社社长、校文学类杂志《sea》主编。有《一生有你,水木清华》《游鹿野苑》等文章发表在《华西都市报》《曼陀林》等刊物上。

【写作感言】

写作的意义何在,我常问自己。唯有对生活充满感动对生命充满敬畏以后,才能真正笑看人生。我想写作的意义便正在于此处,如果文学是一把钥匙,那写作的人就是锻造它的工匠,一位好的工匠能为他的读者开启一个深刻却美好的世界,能让他的读者在这个世界里有所思有所得,在反复的思与得中获得一种笑看人生的豪迈。我愿做一名好的工匠,予以世界真实予以读者感动和思考。

【作品选登】

深黛的温度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错落有致的别院,像深黛一样令人难忘的的女子,就这样浸润了整个锦官城。

杜甫在离开草堂后的第五年乘鹤西去,同年草堂旁,他用一生悲苦换来了绝色佳人薛涛,一个像深黛一样的女子,这个作诗神童,生为女子作起诗来却“托意深远,毫无女气”。

也许上天正如人所说是很公平的,他给她才华和容颜,却吝啬得不肯给她一份爱情。

从韦皋到李德裕再到元稹,酒过三巡,备好砚墨纸笔,薛涛就在最美的这一刻登场,姣好的面容,明媚的微笑,一切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无论是风流伟岸的韦皋,还是视红颜为祸水的李德裕,抑或是到处留情的元稹,都始终难忘她满身的才气和安静中透出的一点点执拗。这三个男人经历的是薛涛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三个时段——及笄之年,馥郁成熟,风韵犹存。

诚惶诚恐地游走在黑洞一样的官场,小心打点人生的无限风光,功利的彩绘为他们描了一副令人崇敬的脸谱,精妙地装饰了他们的虚伪和生理上的庸俗,猥琐。而薛涛的出现,为盛唐的文化原野注入一股春的气息,为精神土地翻了一翻新土。薛涛凭着她的资本,在古唐盛世中,重彩地涂鸦了中国男人的疏忽和愚昧。

薛涛本是一个十四而孤,闻名四川的乐姬。在她及笄之后的第一年,韦皋的出现使她的命运出现了转折,“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一首清丽怅古《谒巫山庙》,秋波不经意间流泻的美,在这一刻,薛涛让这位极为霸气的韦皋多了一种信仰——要让她做自己的女人。那一晚,没有风花雪月,没有红帘遮目,却让她第一次归人所属。

薛涛30岁那年,韦皋去世。此时的薛涛已是半老徐娘,但这并不妨碍她迎来生命中姗姗来迟的春天,“引书媒而默默,入文庙以休休。”简约的诗句让三十而立的御史元稹年轻的心有了一种强烈地触动,交谈中,薛涛也被他不凡的谈吐吸引。很快,两人便如情侣双进双出,“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与元稹在一起日子是薛涛诗最甜的时候,可她知道么?元稹是不会给发她任何名份的。

元稹自离去便了无音信,只留下当初对薛涛的承诺散落在风里,聪明绝顶的薛涛又怎么会不明白元稹的意图呢?“不结同心草,空结同心人。”

薛涛用青春,换取了出人头地,而非沉沦。她的灵魂依然高贵,薛涛终身未嫁,不是她心属元稹,而是看透了权贵的猥琐。迤逦的生活造就了像深黛一样的女子,不因岁月的流逝而褪色。爱是她的温度,向飞蛾扑火一样的执著,始终决绝地热烈燃烧自己,拒绝彻底地调零。

像深黛,像飞蛾,像薰衣草守着无望的等待,是深黛的温度。

昨日取出一件干净的衣裳,轻轻一抖却是尘埃满地。薛涛的生活亦然,心中孤独的泛滥如潮汐浸湿海岸,昏暗的日子落满纤尘,生活让薛涛在顺从中学会拒绝,在哀怨中坚韧,“众类亦云茂,虚心能自持。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

 

在突然想起幸福的时候

 

你是不是已经不再记得,那时你的微笑?我们曾一起在茵绿的草坪上奔跑,你背过身来,大声说你想变成一只白色的飞鸟,在辽阔的天空里飞翔。

我一直都记得你说的这个梦想,当你哭着离开我的回忆。每个夜晚,我在思念里醒来,带着满是泪痕的双颊。夜晚的微风拂过我的双手,我甚至感觉到你正拉着我,准备飞翔。

你说过,每一种花都有自己的花期,应期而开,逾期而谢,信守着美丽的约定,即使七月的炎烈,夏花依旧盛放,绚烂如宴席,星尘如花粉,于是,风也变得温润起来。

夏日的阳光一笑倾城,宁可在此刻在此处再与你相见。苍白的阳光栖息在手掌,静静地凝听它绵长而嶙峋的声响,仿佛未来就藏在指尖的逆光中,生命的曲线蜿蜒得总是看不到尽头。

流年偷换,似水无情。愿你还可以记起。晓风残月的湖岸,席地而坐,秉烛风过。最真挚的感情不需要语言的画蛇添足,这一夜的月光,更像是一觞流水,任凭它湿了衣袂。

明明都知道彼此每次没有这样的默契,我们都还是倾尽一生去寻觅。三月烟花扬州,四月芳满人间,五月顺江而下,六月骊歌深处,七月木槿花开,八月夏光忘返,九月秋叶蝶舞,十月蓝天忧伤,十一月纤月如钩,十二月疏影横斜,一月旧夕不再,二月风起柳絮。

这便是我们的一年又四季,一杯下午茶的功夫,快乐淡淡盛放,爱,如此繁华,如此简单。你替我绾起青丝,我替你整理好长裙,便一起折叠映照在书页上安然的光阴。

但终究做不到这样合契,所以我淡然与你们分离,记不清的姓名,携刻着怎样的面目,如何的笑声,所有回忆里的菲薄剪影,如风落花开,终会依依散尽,如同陌路行人擦肩的缘也换不取。

缘来如三千弱水只恰恰取得一瓢,缘散则如万江东去,覆水难收。

我们相识在一个落英缤纷的节气,离却在夏初少见的雨季,时光浩浩汤汤盛大不可抵挡,被时光洪流冲激四散,不是一叶扁舟即可来去自如,谁都无法溯回从之,寻找遗落在时光里的水中兰汀,无处回头,无法自主,身不由己,于是伴着回忆一醉方休,在七月花期宿醉,醒来会不会听见杨柳岸桨声切切地回荡,穿过传说的厚重烟尘。

曾认识你,那是一件很美好的往事。

终究,两厢思念,不若,痛快遗忘,丢弃一切丝丝缕缕缠绕如茧的记忆,碰一杯离酒,无需西出阳关,已无故人。相忘于七月,花信风如约。

在青丝纷飞的南风里,带着微微笑靥,释然空明,缘尘已尽,于是,转身,逆着光,各自,赴下一场,宴会。

当有天老去,才终于看见你是我最美的时光。

在突然想起幸福的时候。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