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倪协克: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倪协克: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

2017-09-27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小作家简介】

    倪协克,男,16岁,浙江省乐清市白象中学高二学生,至今已在《温州日报》、《小溪流》、《求学》、《青少年日记》、《成长读本》、《教育信息报》、《中学生天地》等20余种刊物上发表文章30余篇,主要作品有《一个人的童话》、《我于旧街巷的怀恋》、《天堂来的鸟与花》、《半价的黄菱》等。

【写作感言】

    从小我就钟情于童话里纯美清新的世界,我认为,没有童话的童年不是真正的童年。生活与作文者的心扉相通,我文字里所有的思维和情愫都是生活的馈赠,而我用笔写下的点点滴滴却远远比现实生活浪漫。现实的日子像水一样平淡,作文者却让它流进心灵,酝酿,发出香味。我想,写作就是将寻常的日子酿出童话的滋味。

【作品选登】

 

鸭淀里

 

    鸭淀里,玛瑙一样的红栗果已熟透了,鲜亮鲜亮。

    一大群麻鸭兴奋地扑打着翅膀,淌过浑浊的泥水朝这边一窝蜂似地涌来。“哗哗”声中,松软的泥滩上留下了一串串长长的蹼印。

    红栗果是麻鸭的爱物,他们伸长脖子贪婪地吞食起来。真甜,真好吃……远处的苇草后面,一个戴着毡帽的赶鸭人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悠闲地砸嘴吸起烟来。

    瞧,一只非常漂亮的大水鸟飞过来了。那滩浓黑的影子下面,一个小家伙跌跌撞撞地紧跟着,他把脑袋抬得高高的,费力地摆动那对羽毛稀疏的翅膀,却怎么也飞不起来。

    我是一只小水鸟,小家伙一直这么认为。

    四下里被雾气裹得严严实实的,他在小石子上蹭了蹭嘴巴,然后很不屑地瞥了一眼前面这些低等的禽类——丑陋的麻鸭。

    挨在大水鸟的身边,他很大度地接受了那些羡慕的目光。

    哦,英明的神主,让我出生在了一个美丽的鸟儿的巢里。要是这个鸭淀中有清澈的水该多好啊,那我就可以照照自己俊俏的容貌了。话音刚落,麻鸭们发出一片嘘声。

    滩上的红琴果红得好象要滴落下来,巴掌大的绿叶在轻风中细微地晃悠着。

    赶鸭人的视线很快捕捉到了白色的大水鸟。

    可恶!赶鸭人最讨厌这些偷吃粮食的家伙了。他鼓起腮帮子,熟练地俯下身拾起一杆东西,眯缝着眼睛对准了……啪……啪……

    大水鸟倒在了一片血泊中。

    几排苇草被受了惊拥在一起的鸭群挤断了,发出一阵劈劈啪啪的声音。那个小家伙的魂被吓到九霄云外去了,羽毛直僵僵地竖起来,两蹼陷在了淤泥里,瑟瑟发抖。他要赶快逃命啊!

    他使了很大力气从淤泥里跳出来,一头蹿进了红琴果的藤蔓下面。

    奇怪的是,赶鸭人放下了手中的东西。

    红琴果的藤蔓下面,开满了小花,花香和着水汽一阵一阵地朝他飘来。他擦擦汗低头看了一眼。

    清澈的积水就像一面镜子一样,镜子里,一身棕灰色羽毛,一对粉色鸭蹼……一双黑乎乎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哦,智慧的神主,幸好我只是一只小麻鸭。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佛堂里的尘缘

 

    在这个开满春花的佛堂里,一只欲寻春情的画眉鸟望见了一截小尼姑的睫毛。

    她的睫毛太美丽、太有灵性了,一如微雨中青草略弯的芽尖儿,含着芳泽,清纯可爱。佛前浮起一幕弥蒙的香烟,画眉鸟已然忘了自己是一只鸟。

    然而小尼姑如何能觉察到一只鸟眼中的秋波?她只顾默默地拿着笤帚,俯身扫平香案前香客留下的足印。偶尔有一两对城里来的青年男女,执着地从她的素衣边掠过,她只失神地一瞥,便连忙合掌念道阿弥陀佛了。

    不过这没什么要紧,画眉鸟喜欢的仅仅是她美丽的睫毛而已。它只求她的睫毛也喜欢它,此生就再没遗憾了。

    从此画眉鸟便恋上了这段春情。无论是在花草清丽的阳春,还是在落叶满院的秋天,它都要飞来等那个小尼姑出门扫地,然后一往情深望着她的睫毛。

    终于有一天,它感到那截有灵性的睫毛冲它灿烂地笑了一下。

    佛堂里的日子像一张没有生气的牛皮纸,在小尼姑的笤帚下没精打采地流走。城里仍旧有一对对青年男女手牵着手过来许愿,香案上的香灰已堆得有一指厚了。失神的小尼姑每每看见堂前的画眉鸟,睫毛便不自禁地眨动起来。

    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又是一个开满春花的春天,这日,百无聊赖的小尼姑忍不住跪倒在佛的脚下,双手合十,苦苦哀求佛说:“我自小进了佛堂,从不敢妄想拥有情爱。现在我感到有一只画眉鸟真心爱上了我的睫毛,求佛把它们化作一对幸福的情侣,以代我去受世间的尘缘。”

    小尼姑捧着佛的一脚,带着沉沉的哭腔:“在剪下我的睫毛后,我情愿用一生来侍奉你。”

    后来,那只画眉鸟和那截有灵性的睫毛当真一齐消失在这个烂漫的阳春里了。小尼姑自此长久地在这佛堂里等待,渴望能等来一对比翼双飞的恋人来这里上香。

    后来的后来,小尼姑变成了老尼姑。然而她等待的那对恋人还是没有到来。

    就在她弥留之际,佛堂里出现了两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一个男青年,眉毛浓黑得俊朗无比,从堂里匆匆走出去;另一个是姑娘,睫毛弯长得秀美,从堂外匆匆走进来。那个男青年呆呆地望了望姑娘美丽的睫毛,姑娘专注地看看他的眉毛,继而两人朝不同的方向渐渐走远再没回头。

    老尼姑安安静静地躺在佛的脚下,听见佛说:“当初你求得的尘缘,仅是眉对睫毛的情意罢了。”

    老尼姑圆寂后,每到春天,佛堂里的春花便开得别样的灿烂。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