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颜炜钰: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颜炜钰: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

2017-09-27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小作家简介】

颜炜钰,女,17岁,江苏省姜堰市姜堰中学高二学生。2003年至今,有《我的小黑板》、《第一次杀鸭》、《找春天》、《寒秋之魂》、《古镇溱潼》等多篇作品发表在《中国少年作家》、《语文之友》、《泰州晚报》等报刊上。2007年当选为江苏少年作家学会副主席。

 

【写作感言】

    我觉得,作文就是文学创作的起点。文学创作要具备三要素: 要有敏锐的眼光,勤于观察;要有丰富的文化素养,源于读书;要有丰厚的实践能力,注重积累。文无定法,千姿百态便是文章的魅力。写百家之事,舒一己之见。让满怀激情凝聚于生活细节,将人生苦乐倾泻于真实笔端,用自己的语言录下心弦的颤动。

【作品选登】

 

    那年冬天,我第一次见到了他。

    那是个大雪纷飞的清晨,他蜷缩在大街的一角,年轻的脸被冻得红红紫紫的,眼角上方长了块圆形胎记,很显眼,鼻涕糊得满脸都是,两只手紧紧地护在轻薄透风的棉衣袋中,不住地发抖。

    他是个流落街头的打工仔。

    清晨的街道已经挤满了卖早饭的小贩,推着一辆辆香味四溢的小车大声吆喝着,来往的顾客亦络绎不绝。

    他有气无力地望着面前热闹的街市。他又冷又饿,饿得两眼冒出冒出金花,大脑眩晕,呼吸声也愈来愈微弱,像是病重了。他大概有好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可是,被骗子骗光了钱的他穷得连一个馒头都买不起。

    我望了望他,叹了口气,买了几个肉包子走到他的面前,递给了他。

    他惊讶地望着我,我微笑着对这个可怜的年轻人说了一声:

    “吃吧!”

    他蠕动了一下嘴角,哽咽着接过包子,便狼吞虎咽起来。忽然,正大口吃着包子的他哭了起来,泪滴浑浊了他布满灰尘的脸。

    “谢谢你小姑娘……不是你,我真得死了,谢谢你——”他终于泣不成声。

    我同情地看着他,眼角也有些湿润了。

    穷人,吃的是命啊!

    冬去春来,春去夏又来,好几个月后的一天,我第二次遇见了他。

    那时候,我正和朋友在一家中档餐馆用餐,一个穿着某公司工作服的年轻男子走向我。

    他傻呵呵地冲我微笑着:“朋友,还记得我吗?”

    我望着他干净,阳光的面孔上的一块胎记,过了很长时间才隐隐约约想到那个寒冷的早晨。

    “是你啊!你看起来生活得还挺不错的嘛!”

    “哈哈,我现在一家大公司当销售人员,因为勤劳肯干,还当了个副组长!当初要不是你伸出援助之手,哪有我的今天啊!”

    我看着他,开心地笑了,言重了。

    奋斗的人,吃的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啊!

    就在随后几年的日子里,在我渐渐地又将淡忘他时,一个凉气袭人的深秋,我第三次和他遇见了。

    这次,是我认出他来。因为他右眼上方的那块圆形胎记的提醒。我怎么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大腹便便,靠在沙发上自在悠闲抽着软中华香烟的中年男人会是他。

    我像是遇见了久违的朋友,高兴地冲到他的面前:

    “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谁,别来烦我”油光可鉴的大头动也没动,一幅陌生透顶的样子。

    “多年前的那几只肉包子,你忘记了吗?”

    他突然望向我,带着一丝羞愧朝我牵了牵嘴角,转眼又望向别处去了。

    “徐总,这位是?”站在吧台上的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一边问着,一边向这里走来。

    “呵呵,以前的一个邻居。”他透着红光的胖脸上不自然起来。

    我原本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凉了下来,他真的变了,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他瞥了一眼手腕上名贵的金表,站起身来,“小妹,我请你到包厢喝咖啡!”

    我望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暗色的包厢里,他喝得有些醉了。透过那些缤纷的光束,他的脸在玻璃杯的投射下红透着。

    “吃点水果吧,你看你都醉了!”我在一旁提醒他。

    他却一下子靠在了我身上,“哥吃的不是包子不是水果,哥吃的是寂寞。呵呵,小妹,你来陪陪我?”

    热乎的酒气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我惊讶万分,愤然离身,留下差点摔个狗吃屎的他诧异地望着我离去的背影。

    ……

    吃,给了一个人三种命运的迁移。我不禁冷笑。

  

圣诞礼物?

 

   冬日的夜晚,宁静的山上,漫天的大雪纷扬而下。整个山庄都被雪覆盖得严严实实。

    山坡上,被路灯照耀得闪着亮光的小雪花,正调皮地飞舞着。忽然,大树后面来了一个戴着红白相间圣诞帽,穿着红衣服和红靴子的老人,他正驾着由12只驯鹿拉的雪橇,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红色包袱。

    这,不会就是圣诞老人吧?

    细细观察他,会发现他的眼睛闪着一种迷离的光,或许是这晶莹的大雪折射出的吧!他的脸白里透红,蓬松的胡子上落满了霜。

    偌大的山上,只有零零落落的几户人家。他挑了一户最偏远的地方,扛着大红色的包袱走了过去。

    踏着松软的雪,他轻轻地来到这户人家的窗前。透过凝附了一层薄薄水雾的玻璃窗,他看见一位美丽的年轻女人和她可爱的儿子。

    女人坐在泛黄的藤椅上,抱着小孩哼唱着圣诞节的歌曲。小孩忽然仰起头问女人:“妈妈,今天是平安夜,圣诞老人会不会出现啊?”

    “当然会啦,明天就是圣诞节,他会在今天给所有的好孩子送去圣诞礼物!”女人温柔地说。

    “我想看见他!可以吗?”

    “哦,托马斯,这是不可以的!圣诞老爷爷只会悄悄送给你礼物,他不会出来见你的!”女人微笑道。

    “这样啊……”小孩遗憾极了。

    这时,窗外的他听见了小孩的话语,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而后,他背起那个巨大的包袱,打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天啊!圣诞老人,圣诞老人!”孩子惊喜地叫着。

    他蹲下肥胖的身子,慈祥地抚摸着小孩冻得发紫的脸蛋。女人也惊喜地捂住嘴巴,不敢相信真的会有圣诞老人来到这么贫穷的家里。

    热闹了一阵,他有些累了,便休息起来。寒冷的风肆虐地从房屋的缝隙中汹涌而来,他虽坐在火炉旁却仍然感受到风的袭击。他望着这个破旧的家,神情中带着一丝厌恶。而屋子里的另外两个人却一点也没有发现,仍然兴高采烈地为这位从天而降的贵宾烹饪食物。女人忙活了一阵,回过头想再看圣诞老人时,那只硕大的包袱却猛得占据了她整个眼睛。

    她的脑海突然冒出了一种想法,可是过了一会儿,又被理智压回去了。她回过神来继续洗菜,却明显心不在焉起来。她又重新定了定神,望着家里的米袋只剩下半碗米,想到她的男人又早在3年前因病去世,整个家都需要她一个人操持时,她深吸了一口气,向圣诞老人走去。

    圣诞老人正朝火炉加木柴,女人拿起靠墙的木棍就一下子砸向他的头中央,他立刻倒下去,头上顿时渗满了鲜血。“不要怪我……我迫于生计,只能这样做……”女人撑着头,痛苦地说。

    “妈妈!”看见小孩从房间里跑出来,女人赶紧擦掉了眼泪,一脸和气地说:“圣诞老人睡着了,他告诉我门口包袱里的圣诞礼物都是给你的!你快看看呀!”

    年幼的小孩信以为真,高兴地将包袱连推带滚地送进了自己的房间。

    女人这才松了口气,站了起来,提住他的脚就向门外拉去,一不小心将圣诞老人的脸磕到了桌角,女人叹了口气,就去扶圣诞老人,谁知,这一撞击,圣诞老人的脸上竟脱落下一层厚厚的人皮面具,露出他黝黑的脸,好一副狰狞的面目!女人惊得愣在了那里。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里传来了孩子的抱怨声:“妈妈!圣诞老人送的礼物真没劲!除了一大堆的废纸团就只剩下一把锤子和斧头!”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