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汪炜: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汪炜: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十佳小作家

2017-09-27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小作家简介】

汪炜,男,19岁,浙江省义乌市第三中学高三学生。在《美文》、《北斗》、《枣林》、《语文导报·校园文学》、《作文评点报》、《义务商报》等报刊发表作文11篇,获全国性作文大赛奖4项。主要作品有《蓦然回首,我还是我吗?》、《嗜睡者》、《人情与为官》、《看门老头》等。

【写作感言】  

文学要贴近实际,正如六六的《蜗居》里,苏淳本来和海萍幸福的生活着,结果这种生活在买房之后就结束了,这体现了小老百姓的无奈。文学要给人怦然心动的共鸣,要有普世的价值观,如《围城》中一位女角色对方鸿渐说:“你是好人,但是没用。”我就觉得这句话说到我心里了,仿佛就在说我。创作文学的笔调要多样,可以用幽默的、生动的、严肃的、含蓄的。

【作品选登】

看门老头

学校有个看门老头,外省来的。

不知何时起,校领导下了一道禁令:禁止外校车辆进入。显然,这是针对学生家长接送车的,社会发展快啊,新事物、新现象不断涌现,曾几何时,汽车走入了寻常百姓家。

我是本校的一个学生,学习不那么自觉,已是到了高三下学期,我却还跟高一新生一样悠闲,我的父母自然是十分着急,劝导我要时刻备考学习,而我只是当面敷衍一下,父母便更是着急了。

正是冬春交际之际,天气变暖,冬天用的厚被子和厚垫被显然不合时宜,周末回校,我带了一些春季床上用品,有薄棉絮,薄垫被来替换,还有两大袋吃的用的等等,好难拿。我爸便向那老头打招呼,请求将车开进去,老头严肃地说:“校领导的意思是校外车辆免进。”老头俨然是“校领导将军”的警卫员。“可东西比较多啊,老师傅,开进去一下马上出来好吗?”老头头一扬“不行!”“东西很多啊,我儿子要高考啦,一定要抓紧时间啊,车开进去不仅省力,还可以节省时间让我儿子看书备考,万一现在看的题考到了呢?”妈妈的嘴巴像冲锋枪一样,在15秒内咬字清楚的说出了这番话。我也在一边附和说:“就是!就是!”“我丈夫是电视台的新闻部主任,向来支持学校的宣传工作的!”妈妈说。爸爸也着急地跟着说:“她是市中心医院的科主任,校长,副校长的亲戚都在她的科室住过院呢。”

老头楞了一下,他可能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突发状况”,但他还是摇了摇头说:“不行的!这是校领导的要求!”

没辙,最后一块王牌也打出了,真要想进去也只能撞门了,我们一家三口人只能徒手搬着“补给装备”进去……

后来了解到老头虽来自外省农村,看上去70多了,但精瘦,听其他门卫介绍他是一国企退休职工,多少还有些文化,曾因为政治思想先进什么的荣获过“先进个人”等称号。

自那天起,我在校园里看到他买菜背都挺直了,步伐也大了,不过好景不长……

第二个星期周末回校时,照理说我们家的车可以随意进出了,原因是爸妈弄来一块“校园通行证”,他皱了皱眉头,他还是没开门,说这是校领导的要求,不听我们任何解释,直接走入传达室。

高考在即,仅剩百日左右,高考复习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我虽然不紧张,但也没闲工夫,这件小事也就没放心上。

几天后,副校长找我谈话,其内容无非是别紧张,要集中精力学习,向高考冲刺。我要说的也只有 “好的、好的、好的……”,当我在说第N个“好的”时,那个老头兴冲冲的跑来,边擦汗边笑着说:“校长好!”“什么事啊?”副校长也笑着问他。他有些得意得说:“校长,按照领导的意思,我对校外车辆管得严,所以那里秩序还好,就是有辆车硬是要进来,最近他们可能还复制了一张通行证,不过还好,我没让他们进去!”老头认真地说完后才看到我,这让他大吃一惊。紧接着,副校长扔给他一句话:“那块东西是我给的,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吗?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他和我差不多时间出来,我在身后看着他,他的背

还是直直的,步伐还是大大的…

人情与为官

 “人情”与”为官”,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自古以来,“为官”乃世人所孜孜之追求,“人情”又往往被人们所看重,何也?稍微熟悉历史掌故的人小文化人,就深知“为官”在一定程度上又脱离不了“人情”的干系。

在中国古代,皇权决定一切。为官公正廉洁,往往会遭受不白之冤。明太祖朱元璋曾大开杀戒,光翁憔庸一案就诛杀了三万人,被杀者当中有许多是不会做人情、刚正不阿的为官者。由此观之,不懂“人情“者,即使“为官”,风险也很大,懂“人情”者也有被诛杀的。

不过,在官场中取得黄金屋的人都是懂得人情世故的。只要掌握为官之道,就能一路青云直上。晚清重臣李鸿章说:“天下最容易的事便是做官。”李宗吾的《厚黑学》总结的为官之道为:“空、恭、绷、凶、聋、弄。”我的理解是要对政敌不择手段,所谓“无毒不丈夫”;对掌权者察言观色,即“恭”;自己有时也要明哲保身,此为“聋”。由此可见,为官之道与世故人情是密不可分的。

科举制度虽然完善,但并不是所有政府官员均源于中举之人,比如宦官。许多人是主动请求受宫刑入宫当宦官的,这样就容易接近权贵或皇族,对他们察言观色,巴结攀附,做足人情,争取得到他们的宠信。二是捐官,实质上是封建政府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说到底还是有钱人给政府“人情”,然后官府授给有钱人官职,这算是政府给有钱入的“回报”吧!

除以上之外,还有一条既不用花钱也不用流血,更不要苦读的一步登天之路,那就是皇亲贵族或大官僚的子孙借助自身家族地位轻松得官。亲情虽不能算人情,却胜似人情。口蜜腹剑的一代奸相李林甫,便出身于唐宗室,承蒙皇恩,早年为仕,初任千直长,后为太子中允,国子司业、御史中丞、刑部侍郎,他工于心计,城府很深,见风使舵争宠幸,两面三刀除异己,嫉贤妒能专朝政,在朝中布满了“人情网”,搞得人人自危。他在治国方略方面毫无才能,却在宣扬上一路凯歌,一直到宰相之职。这样的例子很多。南宋著名奸臣贾似道也是依靠裙带关系在官场上过关斩将,把自己的政敌一个个除掉的。人情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中国是一个重视人情、亲情的国家,不过在当今社会我们应该更理性地对待这一文化现象。人情文化既能安抚人心,稳定社会,也能激化社会矛盾,不利于法制建设,可以说它是精华中有糟粕,糟粕中有精华。值得注意的是,人情文化仍在当代中国社会盛行,进步的是宦官太监已经消失,法律也不再承认捐官的合法性,但借助自身家族地位轻松得官的现象仍屡见不鲜。然而,我深感在文明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在加快法制社会建设的今天,依靠“人情”手段攀附“为官”的,真正应该休矣!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