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山鹰不会把巢筑在屋檐下(十七届叶圣陶杯初赛获奖佳作)

2020-08-27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山鹰.jpg

山鹰不会把巢筑在屋檐下

 

□ 华晓雯(江苏省徐州市第一中学高二)

 

易水河畔,两千年前的土地上曾伫立着一位星眉剑目的男儿——荆柯。

后世有许多人评价过这个人,有褒有贬,各有各的理由。然而,这些人都是麻雀,再歌喉婉转的麻雀,也做不了荆轲这样的山鹰——那是神的使者。

山鹰是不会把巢筑在屋檐下的。

有人认为口出狂言,头头是道便可以压服别人,便气势汹汹地一直讲下去,把不能自圆其说的东西说成理所当然,认为是正确的。有人总爱独出心裁,往往巧言令色,哗众取宠,借此躲开正题,孰不知自己的一言一行就像是屋檐下的麻雀,叽叽喳喳,却只是招人厌烦。明人解缙曾嘲讽这些人“墙头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这在讥笑不学无术之徒之余,又对浅薄无知予以深重的讽刺与批判。

嵇康临刑前从容奏乐广陵散;刘伶以天地为房屋,自居其间;王唯“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孟浩然“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他们或游戏生死,或肆意放荡,或迷花倚石,贤人孤傲的灵魂以浅陋之人的眼光来看,却都成了放荡、不堪的代名词,实在是可笑至极。

假想一下,倘若从人的头脑中除去愚蠢的见解、媚俗的憧憬、错误的估价、自欺欺人的想法,那剩下的就是一些卑微贫乏的意愿,充满着忧郁的恶意,这恐怕是一种可怜的下场——这样的人是终究成不了山鹰的。

一个人是否浅薄与其地位的高低、财物的多寡并无直接关联。汉代孝文帝身为一代明君,然而他的“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却将他的浅薄暴露了彻底,虽然是求贤若渴,可惜他殷殷垂询的不是安民之策,虚心听取的只有鬼神之事。虽然听得入神甚至移膝前席,又有何用处?晚唐时期整个王室都沉浸在鬼神之事中,无知地认为只要有天地的庇护便可保江山安定,却不知王朝早己空虚,只需轻轻一推,万丈高楼便会轰然倒塌。霍尔巴赫曾说过,人之所以迷信,只是由于恐惧;人之所以恐惧,只是因为无知。智者支配环境,无知者受制于环境,就是这个道理。

“你以后想做什么?”“我以后要当明星!”“为什么?”“赚钱多!”微博上的这一则内容曾引发了无数人的感慨。我说这话的目的不是说当明星有什么不对,只是孩子的话揭露了人的浅薄,实在令人叹息。明星可以因为自己优雅的风度、不俗的谈吐或机智的头脑成为令人崇拜的职业,但绝不是因为赚得多,而成为千万人争抢的“香饽饽”。一个人可以富裕,但富裕不应成为他奋斗的理由,苹果集团的创始人乔布斯曾经说:“ I would trade all of my technology for an afternoon with Socrates.”(我愿意用我的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乔布斯身为世界首富、万众嘱目的巨星,可在崇高的精神面前,他谦虚地低下头,匍匐在苏格拉底的精神高峰脚下。这是他成为千万人心目中的偶像的重要原因之一。乔布斯不是浅陋的人,他追求的是无悔。“Life is brief,and then you die,you know?”(生命很短暂,然后你就死了,知不知道?)

智者不认为比别人聪明,愚者永远把自己的判断看作万无一失。韩愈在《师说》中提到“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则群聚而笑之,问之,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而足羞,官盛则近谀’”。何其浅薄!圣人没有固定的老师,郑子、苌弘等人,论贤德不及孔子,孔子却都是不耻下问,以这些人为师,因为他知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也是孔子广博胸怀的体现。

山鹰,一种伟岸的生灵,在昏暗模糊的黄昏里,在虚无广阔的沙漠中,它大张双翼,以挺拔的姿态和锐利的目光守护着清冷的山巅。而在那花红柳绿的山脚屋檐下,是叽叽喳喳的百鸟,它们因为无法飞到雄鹰所在的高度,而在山下唱着媚俗的小调,妄图将高高在上的雄鹰拉到这残瓦之下。然而没有一只山鹰会遂了它们的心愿。

浅陋就是浅陋,谁也没有权利相信它能衍生出任何东西。永远不要去夸耀无知,无知就是无力;认何时侯都不要自诩无知,无知就是无能。只有我们正视自己的无知,才能扩充自己的知识面,才能成为现代社会的山巅雄鹰。

毕竟,山鹰是绝不会把巢穴构筑在屋檐下的。

(指导老师:高  原)

【点评】

本文开头就以后人对荆轲的褒贬为例,引出“山鹰不会把巢筑在屋檐下”的观点,立论之后即通过嵇康、刘伶、王维等的事例进行正面论述,又以汉文帝、微博“当明星,赚钱多”等的事例进行反证,同时穿插乔布斯、霍尔巴赫等的名言名语进行补充说明,层层递进,深化论点。此外,本文大量引用古诗词、名人名言及其事迹,可见作者积累之丰盛。本文荣获初赛一等奖。


更多阅读
  •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十七届叶圣陶杯..

    2020-09-16

    “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了!”政治老师在课上说。巴黎圣母院、烧毁,这两个词我都很熟悉,但是组合在一起,却让我有片刻.. 查看详情
  • 山鹰不会把巢筑在屋檐下(十七届叶..

    2020-08-27

    易水河畔,两千年前的土地上曾伫立着一位星眉剑目的男儿——荆柯。 后世有许多人评价过这个人,有褒有贬,各有各.. 查看详情
  • 记事簿(十七届叶圣陶杯初赛获奖佳..

    2020-08-19

    查看详情
  • ​荷香飘满江南(十七届叶圣陶杯..

    2020-08-12

    雨中采莲别有一番韵味。划一只竹筏,撑一支长篙,披着蓑衣的采莲人,婀娜多姿,仙姿绰约,在一朵朵散着清香的荷中悠悠..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