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参赛学校

四川省双流棠湖中学

2020-08-05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校长和文学社成员.jpg


 

四川省双流棠湖中学春铃文学社:海棠满目

 

 

社团简介

棠湖中学依傍棠湖公园,海棠满目2014年12月13日,春铃文学社这里诞生。我们传播正能量塑造棠中品牌。先后培养出青少年作家万亿、青少年诗人孙澜熹等。棠湖中学秉承‘尊重差异,因人施教’的理念,先后创办了《春晓》、《大棠人物》、诗刊《燎原》、小说专刊《时光》、《棠影》等十二种校园刊物,寓意十二生肖,旨在弘扬传统文化、培育文艺新苗,构建积极向上、与时俱进的校园文化阵地,最大限度地为学生的成长搭建平台,力争每一个学生在棠湖中学都能找到自信心,找到生长点。

(指导教师:黄宇翔)

 

 

校长寄语

在今天,读书是值得我们去做的事情;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思考,是特别有尊严的事情;大胆地言说和自由地写作是通向独立自由的最重要途径。

——四川省双流棠湖中学校长 刘凯

 

 

社员佳作

 

 

《雷雨》那迷人的爱情

 

田锐高二

 

《雷雨》中的正义观是我个人很喜欢的,没有天生的好人,也没有天生的坏人,他们都只是在现实中迷了路的可怜人。周蘩漪、甚至是周朴园都并非生来淡漠阴翳,利益至上,他们都有过真正的爱情,都曾有一颗热诚的心。他们几乎没有善恶之分,美丑之别,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由爱生恨。美好的爱恋偏移了轨道,顺着时间的流逝,自然会扭曲成后来可怕的模样。

 

                 Part1.周朴园对鲁侍萍的爱

我相信他们之间的的确确是存在过爱的,而且还是非常深刻的一段感情。在陈思和老师的文章中,他给了我们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鲁侍萍被赶走是在27年以前,而二人怀念的是30年前的生活,并且鲁侍萍的孩子不是偷偷生的,而是光明正大的,住在俩人自己的房间里,精心呵护着生下的两个孩子。如此一想,俩人的恋爱长跑可是足足进行了三年以上。再者,周蘩漪到来之后,数次感觉热想开窗,下人都回答老爷不让。这是为何啊?因为鲁侍萍怀孕时不宜吹冷风。所以我相信并坚信俩人是有过一段真挚且真诚的爱情的。但是在那样一个矛盾的时代里,爱情又算的了什么呢?唯有物质才能让自己深处乱世以内而得以安身呐。所以当爱情与利益发生直接冲突的时候,这份爱便成为了一份负担,一个必须丢掉的累赘。

  出于对爱人的愧疚,这一种深刻的,可以说是间接导致了周朴园后两位妻子死亡的情感,他想修葺一下“亡妻”的坟墓,却在得知爱人未死时变得惊诧。当不安逐渐喷涌,这份历经岁月沧桑的爱意便逐渐被掩盖,被遮挡,最终可以忽略不计,只剩下赤裸裸的利益和浓浓的算计。当他真真实实地见到侍萍的那一刻,没有奔涌不止的狂喜,只有谨慎,对待敌人一般的谨慎。“你来干什么?谁指使你来的?”这诛心一般的字眼无情地敲碎了侍萍心中的那层美好的滤镜:原来,他爱的不过是三十年前那个柔弱乖巧,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的侍萍。原来那个真心实意呵护她,珍惜她的男人已经迷失在岁月的洪荒中不复存在了。也许,他表现的每一分爱意都是发自内心;也许,他每一个午夜梦回的思念都深入骨髓;也许,他们真的相爱过。但现在他却无比害怕她来破坏自己安逸的生活。他心中仅存的一丝愧疚,在利益面前烟消云散;他诚挚的爱意,成了这场封建盛宴中不重要却必要的牺牲品。

这份爱的扭曲,或许来自于周朴园对名利不顾一切的追逐,但我更愿意将它归结于这个时代的不善,这片浑水养不了深情郎,只留的下薄情汉。

 

                 Part2.周蘩漪对周萍的爱

  作者曹禺是这么形容这个女人的:“她是一个受过一点新式教育的旧式女人,她有她的文弱、她的明慧。”

周府是沉闷的,可女人的内心是火热的,更别说周蘩漪嫁进周府时仅仅17岁,如花似玉的年纪。但这份浓烈的感情周朴园无法填补,所以她只能选择压抑,安分地做一个漂亮得体的花瓶。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这份爱终于在遇见周萍的那一刻倾泻而出。尽管这是为他人所不耻的事,亦如一匹执拗的马,踏着艰难的老道,想逃离这个残酷的牢笼,尽管这条路指向死亡。

对于这份爱她自己是这么形容的:“我已经预备好棺材,安安静静的等死,一个人偏把我救活了。”“救活”这是一个多么慎重且庄严的词汇,用来形容一个满身土气的乡巴佬真的好吗?如果蘩漪在这儿,我想她会毫不迟疑地回答:“好。”对于即将油尽的蘩漪来讲,周萍就是那最后的稻草,给了她希望,给了她幻想,给了她一个美好的梦境。于是蘩漪遇见周萍,就像干柴遇上烈火,瞬间爆发绚烂的火焰。这份爱不可抑制,更不想抑制。他想要的更多,她想给的也更多,于是这个女人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反抗。

于是,她说:“我不是你的母亲,我是见着周萍又活过来的女人。”一字一句无不彰显着她对追逐幸福的坚定勇敢。但是周朴园无情的逼迫使她的心灵逐步扭曲,是他命令她喝药,命令她看医生,命令她上楼。冰冷的命令束缚了她单薄的身躯,使她开始绝望,使她决心反抗;残酷的现实亦浇灭了她炽热的内心,使她走向不归的道路,使她悲凉的生命中交织着最残酷的爱和最不忍的恨。

 

                 Part3.周萍对鲁四凤的爱

  首先我要点明这份爱只有在特定的场合才会展现。为什么呢?一位网络博主“兰花小草谢仪”如是说道:如果心里没有藏着对父亲的愧疚,没有背负着与后母私通的负罪感,周萍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爱上四凤的。但生活是没有如果的。于是在经历了种种变故之后,他深爱上了这个单纯活泼的女人。他说:“(后母)叫我恨一切受过好教育,外面都装得很正经的女人。过后我见着四凤,四凤叫我明白,叫我又活了一年。”正因为不堪忍受的压抑和深入骨髓的向往,所以周萍才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想要感知外面世界里的纯净,所以他不可抑制地爱上了四凤。

我不能肯定,这是否源于一种新鲜感,这种爱情是否牢靠。但在经历了种种家庭变故和各种阻挠之后,这种爱再也不能是最真诚的、不掺杂任何功利的爱了。在我看来,这与若干年前周朴园与鲁侍萍是异常相似的,无论情感,无论结局。对于这些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了。因着《雷雨》本身自带的极强戏剧感,侍萍不但自己没能逃出周家的牢笼,就连她宝贝的女儿也深陷其中无法逃脱,甚至还怀上了自己同母异父的亲哥哥的孩子。于是,一声枪响,一瞬电窜,原本还算圆满的两个家庭只余留下了一个落寞的老人,一个可怜的疯子,真真是好一出悲剧!

 

 

小杜的生日愿望

 

陈瑞馨高二

 

小杜的家里这几天有些热闹,她躲在卧室门的缝隙后面偷听着姥姥姥爷和妈妈的谈话,看上去他们每个人都很平静,并不是在商量明天该怎么给她过生日,这她感到轻微的失落。

他们是忘了自己的生日吗?还是说是在准备一个大惊喜?

这些猜测直到客厅只剩下妈妈一个人时落于尘埃了,妈妈背对着她,窗外的灯火通明,嘴里吐出青色的烟一吹即散。

小杜走了出来,伸手挥了挥空气里看不见的烟味。

妈妈脸上扯出一丝笑,掐灭烟,把窗户开大一点,走到她旁边摸了摸她的头发,蹲下说,妈妈要出差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陪姥姥姥爷好吗?

“我要和你一起去,我去把我的护士服带上。”

 

生日愿望说出来的话就不会显灵,但不说出来,又怎么会让妈妈知道呢。

晚上十点四十,在楼下的快餐店里 ,小杜在一份快餐和小蛋糕面前度过了十二岁岁生日。

快许愿吧,妈妈笑着催促她。

小杜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我想妈妈……”

不可以说出来哦。

小杜睁开眼睛,不满地瞪着妈妈,“我过生日我说了算!”

哎呀,那你不怕实现不了啊?妈妈眼睛笑成一条缝,一副讨人厌的样子。

“我想……唉,算了。”小杜的双脚在桌子底下晃来晃去,最后还是决定保密。

 

小杜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特别是在护士姐姐口中听到了妈妈说要去的地方是武汉时。

“你不是有年假吗?请一次假好不好?”小杜握着门沿,试探着问妈妈。

妈妈一边整理办公桌上的资料,一边看向站在门口的女儿,小杜这次好像很需要妈妈呢。

小杜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你只管那些好病人好不好?不要再理那些动不动就打人的坏蛋了。”

他们也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受难,不能正常传递自己的情绪。妈妈走过去帮小杜整理了下头上的小护士帽,上面还绣着几颗橙色的小星星。

“那你是要去武汉吗?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了!我什么都知道!”

妈妈愣住,伸手想摸一摸小杜的脸颊却被一把开。

 

早上七点,姥姥姥爷还没起床。小杜偷偷摸摸打开行李箱,换上护士服,把准备好的小跨包挂肩上。

她一手拿着小镜子一手理了理护士帽,接着扛着装了一小盒口罩的行李箱直接从一楼的窗户口翻了去。

她在出租车上捏着手机告诉司机车牌号已经发给了妈妈,所以请务必将她完好送到目的地。

到家楼下后,她等了一阵,趁妈妈和几个同事搬东西的空隙,看准时机,跑去把车的后备箱打开,把行李箱塞里面,跳上去关上门,躲进行李箱,再拉上一半的拉链。

一个人走过来又放了点东西后把后备箱彻底关严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左边多了一个行李箱。

不一会妈妈和同事上车了,车子启动不久,她在颠簸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早上出发,凌晨到了酒店,伊白打开行李箱时发现自己的女儿正睡在里面。

跟她住一起的两个同事也靠了过来,跟着她一块大眼瞪小眼。

“伊主任,这怎么办?”一个反应快的还没来得及剃头的长发姑娘问她。

“还能怎么办?现在就去安排车辆送回去。”伊白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联系别人。

 

小杜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辆陌生的车里,司机看她醒了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旁边座位上有几袋压缩饼干。

她看了看司机,他是妈妈的同事许叔叔,又低头看了自己的护士服和挎包。

天现在还是灰蒙蒙的,车里比外面路灯还亮,一眼望去只能看见空空的街道和店铺。小杜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4:32。

许程透过后视镜看她耷拉这脑袋啃着饼干,于心不忍,便给她说一会出了城休息一阵再继续走。

“我想上厕所,”小杜突然冒出这样一句,“我肚子不舒服。”

 

伊白收到女儿失踪的消息时才刚闭上眼睛,一睁一闭,她起身一个跟头直接从床上绊下来。

电话那头许程已经派附近的民警去找人了,只要不是人贩子之类的,只要是自己跑掉的一定可以很快找回来的。

“她戴口罩了吗?”伊白压制住声音里的慌张,冷静地问他。

“戴了!她自己戴了三层!”

伊白挂掉电话,颤抖着手打开手机里的定位系统。

 

刚跑了十五分钟,小杜在一条距离酒店不到两公里的街道上被找到了,许叔叔一路上责怪她不懂事。

伊白随后就赶到,抱着她摸遍了全身,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小杜大人怎么能乱跑?找不到到妈妈了该怎么办啊?”

“你手机里跟我绑定了丢失定位,怎么会找不到!”小杜使劲推开她,双手抱胸前带着哭腔质问妈妈:“你怎么又把我一人丢下!你不要我的话就早……早点说!”

 

一路上小杜都没有再理伊白,许程安静地开着车,伊白坐在副驾驶上半醒着打盹

然而,非常期间事情总不会那么顺利。

刚开不到半小时,一个男人从黑暗里蹿出,不要命似的冲向了他们的车。

虽然提前一天到武汉,但忙碌了一天又在这个时间开车,许程原本已经很疲倦,这猝不及防地冲出一个人让他险些踩错刹车,但还是听见了人体撞在车前的沉闷一声和男人的惨叫。

许程和伊白连忙去看男人伤势,小杜在后座傻了几秒钟,也赶紧下车。

“赔钱!你们别想走!我骨头断了!不赔几十万你们别想走!”

男人在车灯下抱着皱巴巴的裤腿蜷缩在地上,深色的血流了一地,浑身绷紧,一开口就咄咄逼人。他知道这车是天价,车主为了息事一定不会吝惜这点钱的。

“明明是你自己冲过来的!”小杜站在两人身后指责道,三双眼睛都朝她看来,“你妈妈没告诉你看见车要让开吗?”

男人没有接过话,抽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哆嗦着声音说:“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碰瓷的男人叫李三,刚结婚几个月老婆便怀孕了,但这个不及小康的家庭还没来得及举家庆祝就被新型冠状肺炎打入了死牢。

新房和嫁妆都卖掉了,短短几天之内在老婆和还未出生的孩子身上已经花光两代人前半生的积蓄,不仅如此还欠了一屁股的债,现在就算是剔骨卖肉也凑不出那黑洞般的医疗费了。

但李三还是不愿签放弃治疗的合同,一意孤行,心里一横,想着自己舍条腿,妻子孩子说不定还能活下去,便出了个这样的馊主意。

老婆和孩子能继续活下去就好了。

“他家里的情况就是这样的,”一位民警告知了他们李三的家庭状况,“不过你们放心,这小子也是傻,挑了这么久的地却不知道有车载监控器,这也是赔不了多少钱的。”

长发姑娘今早出去剃了头,现在成了假小子,她听完后努力扯了扯嘴角,从门窗上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病殃殃的男人。

手术费是她出的,但这双腿注定是保不住了。

假小子沉默了片刻,迟疑不定地问伊白他们:“要不,我们一起帮忙筹点钱吧?”

 

十一

小杜把护士服换下来,在妈妈的帮助下穿上了加大号的防护服,戴好护目镜,推着药品跟着伊白一起进入了病房。

孕妇一看见小杜,便笑着朝她挥了挥手,“我跟你说,我刚刚还感觉到他在踢我!”

小杜把推车放一旁交给伊白,手伸过去轻轻摸了摸她的大肚皮,似乎没有什么感觉,便把耳朵靠上去听。

“哎呀,你这样是听不到的,”孕妇揉了揉她的头,像是对自己孩子那样温柔,“你得等一等,说不定一会他就会踢你呢!”

小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双手放在大肚皮上,耐心地等着婴儿用脚踢她。

伊白很快换好了药,带着小杜一起出去了。

回去路上,小杜问她,她小时候是不是也在肚子里踢她。

“是啊,我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怀了个小猴子,”伊白打趣她,但话音却突然停下,“日夜不停的踢来踢去,你爸爸他还……唉,我说这些干什么,过几天姥姥姥爷就会来接你回去了,到时候小杜大人得说话算数乖乖回家哦。”小杜不动声色地“哦”了一声,她早就对这个从来没有在记忆里出现过的人渣爸爸失去了兴趣。

直到看见了那个男人抱着孕妇哭得跟个小孩子一样,她才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原来这个缺了腿的男人是一个爸爸。

“小杜觉得可怜吗?”伊白突然问她,“那些病人,不仅是身体病了,心也跟着一起病了。”

小杜摇了摇头,推着车继续走着,“那些整天躺在病床上等死的人才可怜,连变好的机会都没有。”

 

十二

第二天,小杜在和几个护士姐姐住一起的小房间里玩手机。

这时,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条新通告,小杜眼睛倏地就亮了起来,因为这是不仅是一条官方消息,上面还写着“免费”两个大字。

消息说,国家出了新政策,对于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治疗是全部免费。她立即把消息转发给了妈妈,嘱咐妈妈赶紧去告诉那一家人。

下午吃完饭,小杜也换回了她的小护士服,戴着的护士帽上还有妈妈亲自绣的橙色小星星。

她想改改自己的十二岁生日愿望,当然也不会说出来,万一不显灵就完蛋了。

姥姥姥爷拖着行李箱站在小杜的身后,妈妈蹲下身和女儿平视。

小杜板着脸,严肃地帮妈妈理了理口罩,用小大人的口气对她说:“我走了就没人照顾你了,你要记得每天乖乖休息,记得把用过的口罩丢掉,不可以不消毒就回卧室。”

知道啦,妈妈的手悬在空中,想摸一摸她的脸却顿住。

“摸吧,这次勉强让你摸一摸 ,”小杜把头低下,“你回来后我要继续当你的护士,继续在医院帮你照顾病人。”

妈妈轻轻揉了揉她的脸,软软的。

“该走啦!姥姥在身后提醒她们,“时间不早啦。”

 

  

 

 



更多阅读
  • 莒县文心高级中学

    2020-09-16

    查看详情
  • 东营市第二中学

    2020-08-27

    用心滋兰树蕙,以爱培桃育李 查看详情
  • 西乡县第二中学

    2020-08-12

    淡墨书痕文学社是我校师生文化活动的一块主阵地。在这里涌现了一大批热爱写作的校园小作家,创作了大量优秀作.. 查看详情
  • 四川省双流棠湖中学

    2020-08-05

    棠湖中学依傍棠湖公园,海棠满目。2014年12月13日,春铃文学社在这里诞生。我们传播正能量,塑造棠中品牌。先后培.. 查看详情